​NMN,對抗百病之源

新冠肺炎的疫情繼續蔓延,目前全球已經有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受疫情影響,看到如此兇猛的病毒,隱形的敵人,各國頂尖專家都暫時束手無策,不禁警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連病毒都進化了,我們的保養如果還停留在“三頓飯吃飽”,或是基礎的補充型營養,早就不夠應付了!保健和手機一樣,要隨著科技進步而更新換代。掌握抗老科技的最前沿,才足以因應瞬息萬變的趨勢。

自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 David Sinlcair 教授揭示了 NMN 的“延長壽命”功能以來,NMN 成為學術界的明星分子,可以說是目前最新、也最廣受矚目與肯定的抗老聖品。從頂級富豪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就可以確認。要知道,這些成功人士所作的決定不是個人的決定,而是有智囊、顧問,許許多多聰明的腦袋,綜合林林總總的資訊而做的選擇。在不缺錢、不缺資源的情況下,NMN 能擄獲他們的心,那麼肯定也是你我可以放心跟隨的。

由於受到的矚目越來越多,又有這麼多研究資金的支持,NMN 相關的研究越來越多,僅僅2019年就有十幾篇相關文章發表,包括在認知能力、心血管疾病、肝功能、血糖平衡、脂肪代謝、睡眠、酒精代謝、生殖能力、抑鬱症等方面,都有令人驚喜的研究成果。而在2020年的2月,又有三份 NMN 研究出爐:包括調節炎症衰老、逆轉神經細胞衰老和挽救女性生育能力的功能。

我們先來看看 NMN 在調節炎症衰老的方面。過去的幾年裏,科學家陸續發現幹細胞中許多因為衰老而造成的功能損耗是可以被逆轉的,而透過試驗發現了逆轉的“開關”,這個開關所控制著的是兩項十分關鍵的衰老相關症狀── 慢性炎症和胰島素抵抗。

在衰老過程中,壓力因素和環境毒素會導致自身的免疫系統過度的、非正常的運行,進而形成慢性炎症。同時,慢性炎症又會反過來加速衰老過程。慢性炎症也是引發糖尿病、阿茲海默症、帕金森症、癌症等疾病的導火索。

如果有人說,有一種東西可能導致百病,那麼這個東西,非炎症莫屬。炎症就像森林大火一樣容易蔓延,只要一個地方有炎症反應就會在人體中蔓延,造成破壞。炎症水準高的人,心臟病發病風險會翻倍,很多最新的研究發現,導致心臟病、動脈粥樣硬化的主要原因不是膽固醇,不是脂肪,而是炎症。

炎症有兩種類型: 急性和慢性急性炎症是一種重要的免疫反應,是人體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是有助於抵抗感染的正常免疫過程,所以有些人在服用NMN之後,會有一些類似上火的好轉反應,其實那就是“急性促炎”的現象,在醫學上時是屬於對人體有益的健康反應。因此如果服用NMN之後有類似上火情況發生,不必擔心,這是它在進行自我癒合、修復受損組織、抵禦病原體的一個象徵,這個時候多喝溫水,也可以加點清熱降火的菊花或蓮心。

而慢性炎症可以說是毀滅性、破壞性的火災,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自由基的過量產生 導致的,如果控制不當,身體持續處於發炎狀態,就會損害細胞,增加罹患糖尿病、心臟病、中風、癡呆、抑鬱症、癌症或類風濕關節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機會。所以稱發炎為百病之源並不誇張。

發炎過程拖得太長太久了,就會發生“自體免疫疾病”。相信有不少人聽過這個詞。常常醫生診斷了半天,無法歸咎出疾病成因的時候,就會說是你的免疫力失調、自體免疫能力出問題了。而這類疾病的型態及發生率確實持續增高中,例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及牛皮癬等,都是身體長期慢性發炎導致的問題。事實上,癌症及阿茲海默症也是不同部位的細胞產生慢性發炎的結果。幾年前《時代》雜誌曾做了一個封面報導。說的是與心臟病、癌症及阿茲海默症的發生,密不可分的“秘密殺手”。這會是誰呢?正是越來越受重視的健康議題── “發炎反應”。

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臨床心理學家 George Slavich 研究抑鬱症多年,他認為抑鬱症不僅與心理有關,也與生理和身體健康有關。抑鬱症患者不僅有炎症因數增加,也有炎症反應增強,健康人會因為接種疫苗後的炎症反應出現暫時抑鬱或焦慮狀態。

   

魯道夫·路德維希·卡爾·菲爾紹( Rudolf Ludwig Karl Virchow)

而大約150年前,病理學家 Rudolf Virchow 將癌症稱為“無法癒合的傷口”,他注意到惡性腫瘤組織含有高濃度的炎症細胞,腫瘤通常在慢性炎症部位形成。

所以雖然發炎是我們在生活中不陌生的名詞,卻千萬不要輕忽了“發炎”所帶來的後果。

發炎了怎麼辦?最常見的方法是找醫生開點消炎片,但每一種藥物都有相對應的副作用,為了抑制發炎、疼痛而吃藥,結果卻招來另一種問題,濫用抗生素,會導致嚴重的不良後果,將急性炎症演變成為“慢性炎症”那麼不想陷入吃藥的迴圈的話,應該怎麼做呢?有沒有什麼優良的營養成分可以取代藥物,既能產生治療的效果,卻又不會有副作用呢?

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小鼠體內發現了一種分子“開關”── 名為SIRT2的蛋白,它控制著引起身體慢性炎症的免疫機制,這項最新研究有望帶來新方法,阻止甚至逆轉人類許多與老化有關的疾病。

這些接受試驗的小鼠與正常的兩歲小鼠相比,通過基因變異阻止小鼠產生 SIRT2 蛋白,而培育出來的小鼠顯示出更多炎症跡象。此外,這些小鼠還表現出較高的胰島素抵抗,這是與2型糖尿病和代謝綜合征相關的症狀。

研究團隊還用輻射破壞老鼠的免疫系統,然後用造血幹細胞重構這些小鼠的免疫系統,結果發現這些擁有炎性小體的小鼠,胰島素抵抗在6周後得到改善,表明關閉這種免疫機制可能會逆轉代謝疾病的進程。

研究的結果是:發現長壽蛋白 SIRT2 在衰老過程中維持葡萄糖代謝和胰島素抵抗起到關鍵作用。

小鼠和人類都有7個長壽蛋白,其中Sir1,Sir2,Sir6, Sir7似乎起到表現遺傳調節因數的作用,Sir3, Sir4, Sir5則存在於粒線體中,這七個長壽蛋白是重要的代謝因數,能防止與年齡有關的疾病,因此也被稱為長壽蛋白。

過去我們也聽說過其他明星抗衰老成分可以啟動長壽蛋白,抗衰老專家哈佛大學的 David Sinlcair 博士在白藜蘆醇研究後,開始找尋有更大能力啟動長壽蛋白的物質,他把研究重點放在了提升體內NAD水準上。

2013年,他在《細胞》上發表文章:人體裏重要的輔酶 NAD ,被稱為是輔酶1,是參與上千種細胞更新反應的輔酶,為什麼叫輔酶1,不是輔酶 3456,也能看出其重要性,因為 NAD 是上千種反應的輔酶,所以其功能也是方方面面。

NMN 是 NAD 的前體,可以轉化為體內 NAD,它的功能也主要通過 NAD 體現,關於NMN的逆齡、抗衰老,其實都是在圍繞 NAD 展開。

David Sinlcair 博士發現:用 NMN 提升 NAD 一周後,22個月大,相當於人類60歲的小鼠和之前有天壤之別,與6個月大,相當於人類20歲的小鼠在粒腺體穩態、肌肉健康等關鍵指標上不相上下。

大衛辛克萊爾博士比較了他自己的兩項發現:白藜蘆醇只能啟動Sirt1,而 NAD 能讓整個長壽蛋白家族1-7火力全開。

透過科學家們的研究,我們可以有把握地知道,補充 NMN 能啟動長壽蛋白Sirt2,防禦炎症和胰島素抵抗,進而避免各種可怕的、頑固的慢性病。

生老病死是人生最大的課題,縱然我們掌握不了生與死,但借助科技的發達,我們可以避免疾病與衰老,讓人生的意義發揮到極致,這正是 NMN 最大的價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