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化了的NMN真有這麼玄乎? (一)

為什麼連小孩子都不相信的“長生不老藥”,大人們卻信了?

古代時,“長生不老”、“延年益壽”等都是“上層階級”追求的終極目標,所以各種靈丹妙藥應運而生;如今,生活水準提升,教育發展進步,各種“抗衰老”、“逆齡生長”宣稱的食品、保健品層出不窮;但有點不可思議的是,在21世紀的今天,仍然有“長壽藥”備受消費者追捧:
2013年,哈佛大學一個研究團隊發現了一種名為“β-煙醯胺單核苷酸(NMN)”的物質,宣稱能夠有效延長小白鼠的壽命,製造商們便從中發現商機,此後各種含有NMN成分的食用產品在國外及國內網站上賣得火熱;
2017年,富豪李嘉誠在服用美國公司ChromaDex一款含有NR(NMN的前體)的補充劑後表示“感覺回到20歲”,隨即投資2500萬美元;
2019年,商界大佬潘石屹發微博親證,吃了麻省理工學院研發的一款NMN產品後,指甲長得很快;
除了富豪圈的大咖,還有學術圈的大咖也對NMN抗衰老的理念表示支持,其中不乏有諾貝爾得獎者……
在這些權威人士的認證下,在那些頂流人群的推動下,NMN迅速成為了風靡市場的香餑餑,各大媒體平臺爭相報導,各大小型企業爭相生產,於是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NMN被傳得神乎其神!
為什麼連小孩子都不相信的“長生不老藥”,大人們卻信了?今天將帶大家揭開NMN這一傳奇的面紗!

NMN是誰?

被“神化”了的NMN其實也不過是人體中很常見的維生素B3(又名煙醯胺)的衍生物,學名為“煙醯胺腺嘌呤單核苷酸”,以兩種形式——α和β——存在於部分水果蔬菜(花椰菜、捲心菜、牛油果、番茄)和禽肉(牛肉)中,而發揮生物活性作用的主要成分是β-NMN。

當NMN被吸收入人體後,可以直接跨越細胞膜,通過線粒體等“能量加工器”轉化為輔酶NAD+(氧化型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而這一輔酶參與了機體內幾乎所有的生理反應,如能量生成、損傷修復、新陳代謝、組織再生等。

此外,研究表明,體內的NAD+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減少,而直接補充這一輔酶又不易被人體吸收,所以,作為NAD+的前身——NMN既好吸收又可體外合成——成為了當之無愧的明星產品。

NMN究竟“神話”在哪里?

1、支持NAD+生成,延緩機體衰老進程

早在1904年,NAD+就在釀酒過程中被發現,因其在酵母細胞代謝過程中的關鍵作用——提供能量——而被不斷探究。

煙酸、煙醯胺、煙醯胺核糖、NMN等NAD+前體在一次次實驗中被挖掘出來,尤其是它們的抗衰老、延長壽命的作用成為了經久不衰的熱門話題。

1937年,生化學家ConradElvehjem利用煙酸治療了狗的糙皮病,自此便開始應用在疾病治療中;而它經過醯胺化便可成為煙醯胺,至今都活躍在各大品牌的美白護膚品中。

1944年,煙醯胺核糖被發現能夠促進流感嗜血桿菌的生長;60年後,它才作為NAD+的前體應用於抗衰老研究。

2007年,美國愛荷華大學生物化學系教授CharlesBrenner發現了NMN延緩衰老的作用,此後對於NMN的研究就沒有停止過步伐。

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的團隊分別對6個月大和22個月大的小鼠服用PBS(磷酸鹽緩衝溶液,可作為安慰劑即沒有治療作用)和NMN,一周之後,他們發現22個月大的老鼠體內的NAD+和ATP的量有顯著的上升,還有一些其他的衰老方面的生化指標也都有所逆轉。

圖E:6個月和22個月大的老鼠分別使用PBS和NMN之後,體內的NAD+的含量變化;圖I:6個月和22個月大的老鼠分別使用PBS和NMN之後,體內的ATP的含量變化

以上四種物質發揮作用的機制,均是在細胞內轉化為NAD+之後,提高線粒體的活性,加速組織修復和再生,輔助機體新陳代謝,從而提高人體免疫力、延緩衰老。
但是,相關研究表明,煙酸會引起皮膚潮紅、肝臟毒性等不良反應,煙醯胺在體內逗留時間過短、藥效發揮不充分,只有煙醯胺核糖和NMN不僅副作用少,還具有良好的口服生物利用性。
因此,NMN和煙醯胺核糖更多地被運用於膳食補充劑等保健品中。

2、啟動蛋白家族Sirtuins,參與生理反應

Sirtuins家族共有7種蛋白,分別存在於細胞核、細胞質和線粒體中,各司其職。
繼20世紀70年代,遺傳學專家Amar Klar博士發現了第一個SIR2蛋白之後,SIR3、SIR4、SIR5等其他蛋白被陸陸續續挖掘出來。
隨著科學家對這些蛋白的深入研究,它們的功效以及機制逐漸明瞭。有參與調控熱量限制的SIR2,有加快細胞修復、降低細胞對氧化損傷敏感性的SIR6,還有限制腫瘤細胞生長發育的SIR7……
因此,這一家族被人們稱為“抗衰老蛋白家族”。
而該蛋白的活化依賴的正是NAD+的催化作用,也可以說,NAD+發揮抗衰老的重要途徑之一便是啟動Sirtuins蛋白,使其調控細胞的新陳代謝以及基因的修復應激等過程。
2019年,科羅拉多大學生理學系的一個團隊開展了一項實驗,分別把年輕老鼠和年老老鼠分成對照組和NMN組,結果得出不管是年輕還是年老的老鼠體內,補充了NMN之後SIR1蛋白的水準都有顯著的提高。
此外,通過比較主動脈中乙醯化NFκB/總NFκB(比值越高,SIR1活性越低)這一數值發現,補充NMN能有效降低老年老鼠組的這一數值,也就是說,能有效恢復老齡化主動脈的SIR1活性。


YC:年輕小鼠對照組;OC:年老小鼠對照組;YNNM:年輕小鼠NMN組;ONMN:年老小鼠NMN組:圖A:SIRT1蛋白含量;圖B:乙醯化NFκB/總NFκB比值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