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化了的NMN真有這麼玄乎?(二)

3、修復基因損傷,延長細胞壽命

《Nature》雜誌上曾發表過一篇文章,揭示了PARP酶對斷裂的DNA進行修復的過程與分子機制,為癌細胞對抗癌藥物產生耐藥性提供了新的破解思路。
而這個酶起效的重要底物之一就是NAD+。當NAD+水準下降時,PARP酶被迫與另外一個因數結合而失去修復DNA的作用;當NAD+水準上升時,PARP的修復作用才會恢復。

2017年,哈佛大學醫學院在《Science》雜誌上發表一項研究,把22個月大的老鼠分成兩組,同時暴露於輻射狀態,一組作為對照組——不作治療,一組作為實驗組——腹腔注射NMN 500mg/kg/天,一周之後,注射NMN組的老鼠體內的NAD+水準明顯升高,同時,PARP與另一因數的結合過程顯著受到干擾。

圖D:暴露輻射的22個月大的老鼠,腹腔注射PBS和NMN之後NAD+含量變化;圖E:暴露輻射的22個月大的老鼠,腹腔注射PBS和NMN之後結合物的濃度變化

因此,腹腔內注射NMN能間接修復基因損傷。

4、維持新陳代謝,協助體重管理

提到“新陳代謝”一詞,想必大家都不會陌生,減肥、美容、康復、祛痘、抗衰老等各個過程中都會涉及到。

俗話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只有把那些失效的、功能減退的、衰老的東西從體內排出,才能促使全新的、功能健全的、活性的物質生成,而這種不斷進行的物質交換和代謝平衡,恰是維持生命的關鍵環節,也是保持體重的本質所在。

2017年,新南威爾士大學的一支團隊以遺傳性肥胖的小鼠為研究對象,分別給予NMN和運動,結果顯示兩者均能減少體重,改善葡萄糖耐受性和線粒體功能;但是,NMN在肝臟的脂肪分解代謝和合成代謝上比運動更有效。

2019年,馬里蘭大學向老鼠注射NMN,發現能促進老鼠大腦的海馬體中的線粒體NAD+水準增加,促使腦組織的能量分子ATP上升,提高線粒體中抗氧化酶的活性,提高機體能量代謝。

圖C:注射NMN後老鼠大腦的海馬體中的線粒體NAD+水準變化;圖E:射NMN後老鼠大腦的海馬體中的線粒體ATP水準變化

5、改善血管彈性,促進心腦血管健康

隨著久坐式工作及西餐式飲食的流行,肥胖成為了新一代人群的象徵,可怕的是,脂肪不僅會堆積在皮下及內臟器官,還會在血管壁內沉積,從而導致一系列的血管疾病。

此外,年齡的增長又會讓血管逐漸喪失彈性和柔軟性,乾巴巴的血管無法有效搬運氧氣和二氧化碳、營養物質和代謝廢物等,使人體的組織器官如同一潭死水,失去活力。

人體最重要的兩大器官——心和腦——失去了血液的供應,就像魚兒離開了水,人體的健康失去了保障。

2018年,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Sinclair教授率領團隊,對18個月大的老鼠喂服NMN持續2個月,發現這批老鼠的毛細血管的數量和密度恢復到了年輕小鼠的水準,而且運動耐力提升58-80%。

在低強度和高強度運動試驗下,喂服NMN的小鼠的運動耐力的變化

另外有研究表明,腹腔內注射NMN,不僅能防止缺血期間心臟中NAD+的減少,保護心臟免受缺血/再灌注損傷(可以理解為給一個餓極了的人吃大魚大肉,反而會對本就脆弱的胃腸道增加更大的負擔);還能減輕大腦微血管內皮細胞的氧化應激,保護血管內皮的功能

6、改善胰島素抵抗

通俗而言,胰島素抵抗就意味著機體對胰島素的敏感性低,這些胰島素就失去了效果;當人體攝入葡萄糖時,沒有足夠有效的胰島素去降低血糖,就會導致糖尿病。
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Kelly L.Stromsdorfer博士發現肥胖小鼠和老年小鼠體內的NAD+水準下降,與器官的胰島素抵抗相關。他們建立胰島素抵抗的小鼠模型,通過在飲用水中注射NMN餵養小鼠,發現其體內的血糖水準明顯下降。
可見,NMN胰島素抵抗有逆轉作用

圖B:NMN餵養之後的小鼠體內NAD+的含量變化;圖C:注射NMN之後小鼠體內血糖水準隨時間的變化

7、防止骨密度下降

隨著年齡的增長,不僅人體的外貌出現衰老,體內的臟器也會功能減退。
衰老永遠不會缺席,卻可以遲到通過人為的補充營養或良好的生活習慣,可以

有效較少衰老因素的堆積,從而延緩衰老的進程。
2016年,華盛頓大學開展了一項長期試驗——將口服12個月NMN和正常衰老的小鼠對比,發現口服組能有效消除各種與衰老相關的生理衰退,如體重增加、代謝降低、體力不足、視力減退、免疫力低、骨密度下降等,且沒有毒副作用。


紅色代表口服NMN組;圖F:骨密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