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衰老研究速遞:NMN解鎖“解酒護肝”新功能,有助於改善酒精性肝病

正如“吸煙有害健康”印了這麼多年也不見煙草行業倒閉,酒精的危害雖然在昨天的推文裏被我們安排得明明白白,

但有一點你我心知肚明:指望讀者看完就戒酒?mingt那是在做夢!

勸人戒酒有多難筆者這裏就不細說了,但退而求其次,

咱們還能利用一些現代科學的產物緩解甚至逆轉酒精帶來的危害。這不,一項研究解鎖了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解酒護肝“的新功能,

算是給頂著脂肪肝、癌症、腦衰老、高血壓、中風、糖尿病、情緒障礙等副作用的酒鬼們帶來了一點好消息吧……

01亞洲人喝酒更傷身

酒精本身不可怕,它在代謝過程中產生的乙醛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酒精的分解代謝主要有三步:

1、酒精(乙醇)在乙醇脫氫酶(ADH)與NAD+作用下轉化為乙醛

2、乙醛在乙醛脫氫酶2(ALDH2)與NAD+作用下轉化為乙酸

3、乙酸進入三羧酸迴圈,轉化為二氧化碳和水

乙醇能讓我們產生醉意,但沒什麼毒性,乙酸說白了就是醋,二氧化碳和水更不用說。但乙醛,即使是沒學過化學的人,一聽這個“醛”字也要心裏打鼓。

科學研究告訴我們,乙醛不僅能引起DNA損傷突變,是明確的致癌物,還與腦衰老、免疫衰老、骨折、葉酸代謝變化(影響下一代)脫不開干係。

當然,酒精主要的代謝場所是肝臟,所以喝酒時肝臟首當其衝,受到的危害最大。長期飲酒對肝臟造成的損害初期表現為脂肪肝,

進而可發展成酒精性肝炎、肝纖維化、肝硬化和肝癌;嚴重酗酒還可能導致肝衰竭

ALDH2基因正常的人能夠及時將乙醛分解;而當ALDH2存在缺陷時,乙醛只能在肝臟中蓄積,被肝臟中的氧化酶P450慢慢氧化代謝

引起面部潮紅、心跳加速、頭暈目眩、噁心嘔吐等不適、更容易對內臟器官造成傷害,遺憾的是,約30%-50%的中國人屬於ALDH2基因異常人群

這意味著喝酒對我們而言更加致命。少喝一點行不行呢?18年柳葉刀發表的重磅研究告訴我們:酗酒不可取,小酌也傷身。

“適量飲酒有益“的說法根本不存在!為了健康著想,最好一滴都別喝

02NMN解酒護肝原理解析

有些時候,不是我們想酗酒,而是喝酒不可避,此時應該怎麼辦呢?研究人員認為,關鍵在於提高NAD+含量。

根據酒精代謝的相關化學反應,乙醇與乙醛的代謝均涉及一種人體內關鍵輔酶,NAD+的參與。在先前的不少研究中,

服用NMN能夠快速提高肝臟中NAD+含量,加速酒精的分解代謝,從而發揮快速解酒的作用。

不過NMN能做的不只是解酒,它對肝臟的保護作用是這項研究的重點。因此,研究採用了Lieber-DeCarli慢性乙醇模型,這些成天酗酒的小鼠不負眾望地在六周內患上了酒精性肝病。

當給這些小鼠隔天飼喂500mg/kg NMN後,含量恢復至對照組水準的不僅是NAD+與一系列前體物質,

還有TCA迴圈代謝產物如丙酮酸和2-氧戊二酸。這些代謝產物是TCA迴圈過程中的關鍵中間體,它們的含量隨酒精而降低,導致氧化應激和脂肪變性,從而影響肝功能。

 

 

血漿ALT(丙氨酸氨基轉移酶)與AST(天冬氨酸氨基轉移酶)是特徵明確的肝損傷生物標誌物。

為了評估NMN能否保護肝臟免受酒精引起的損害,研究人員還測量了血漿中ALT和AST的含量,實驗發現,補充NMN能夠阻止乙醇誘導的ALT和AST升高

 

看來,NMN或許真的可以對付酒精肝。不過研究也發現,NMN對其他肝臟標誌物如甘油三酯、肝臟重量和血漿中乙醇濃度無明顯影響,

研究人員推測原因可能在於他們採用的是早期酒精肝模型,限制了NMN的發揮,也不排除給藥頻率、劑量和途徑的影響。

僅分析肝臟標誌物並不能解釋NMN護肝的原因,因此研究人員隨後從基因層面探究了NMN逆轉肝損傷的分子機制,他們通過RNA序列分析發現,

乙醇顯著改變了1778個基因的表達,而NMN處理能減弱乙醇對其中437個基因的影響(約25%)

 

 

據此,研究人員認為NMN改變肝代謝的機制主要有:

1-NMN預防乙醇誘導的Atf3過表達

Atf3是乙醇影響最明顯的前五位基因之一,也是受NMN影響最大的基因,它是一種應激反應轉錄因數,

依靠亮氨酸拉鏈結構形成二聚體發揮作用,它的過表達被認為是肝臟的有害影響因素。

2-NMN恢復了Erk1/2信號傳導

細胞外信號調節激酶1/2(Erk1/2)是MAPK途徑中的核心蛋白,在代謝、細胞週期和細胞存活中發揮作用。

而NMN能夠阻止乙醇對Erk1/2磷酸化的抑制作用。

總結

這項研究發現,NMN能夠提高肝臟NAD +水準,通過Atf3和Erk1 / 2信號傳導阻止乙醇誘導的ALT和AST升高,

並改變25%受乙醇代謝調節的基因的表達,對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療具有重要意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