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效果之好遠遠出乎意料

別再患得患失,NMN效果明顯尤其令我們欣慰的是, 對一些目前醫學界束手無策、藥石無靈的疾病,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漸凍症、脫髮等,NMN有明顯緩解乃至全面改善的作用。就老年癡呆症而言,至少有近十例報告服用NMN後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其中有三例改善非常明顯。考慮到這些使用者服用NMN時間尚短,試用者也僅寥寥數十例,此結果之好遠遠出乎意料。

雖然文獻對NMN治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等已有推測。但實際的成功,畢竟令人振奮。又如,據使用者回饋,80%以上長期睡眠障礙者,服用NMN 1-2星期後便有明顯的改善。

複合維生素在多功能方面與NMN可有一PK,但絶大部份維生素如維生素A,C和大部份B族維生素均可通過日常膳食獲取,而NMN的含量在所有食物中微乎其微,少於幾萬分之一,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從飲食中補充之。

NMN產品問世才一、二年,已聲名遠播,但飽受假冒偽劣保健品荼毒的消費者,即想捷足先登,早日享用NMN的好處,又怕再次上當。

患得患失的心情,筆者感同身受,完全可以理解。同時,“名滿天下,謗亦隨之”,一些抱殘守缺,囿於老經驗和陳舊知識之士也想當然地認為NMN宣稱的效果如此之好,必定有詐,下意識地來說三道四。

A.最顯而易見的質疑是:“雖然動物實驗表明NMN可有效地抗衰老和延長壽命,但人體臨床還沒做,動物有效人體未必有效”。

誠然,動物實驗成功,並不等同人體有效,但是:

a.動物實驗的成功表明NMN有可能也在人體成功,這其實是向人體成功邁出了一大步;

b.過往數據表明,通過動物實驗的藥物之一半在人體中失敗。但失敗的藥物大都不是人體的內源物質,而且它在動物中的作用機制與人不盡相同。 而NMN則不同,它是生命體內最基本的生化物質,其結構和作用機制在各種植物、動物和人體無甚差別。通過動物實驗後也通過人體檢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當然,任何人都完全有權利選擇等待,坐等人體臨床全部完成再決定是否服用,這裏需要提醒各位:

(1)人體臨床所費不貸;且曠日持久,等閒3-5年;

(2)臨床試驗每次衹能進行單一適應症(即一種病);

(3)衰老目前並不算疾病, 因此無法進行有關的臨床試驗。

對患有神經退化等病患者而言,時不我待。因此筆者認為有義務告訴社會大眾事情的真相,既要小心謹慎也不求全責備,讓老百姓自行行使知情權和選擇權。

之所以能夠斷崖式下降產品價格的原因是:得風聲之先,積數十位科學家20年研發之功,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力打造了具有原創性知識產權和全產業鏈的、世界領先的生物催化劑平臺。

NMN與啟動細胞

NMN從根源上啟動細胞能量 ,喚醒生命活力 。

2013年,哈佛大學抗衰老先驅大衛·辛克萊爾教授及其團隊在權威科研雜誌《細胞Cell》上發表文獻,表示補充一種叫做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的物質可有效延緩乃至逆轉衰老,改善身體各項衰老相關症狀,因此被《時代》雜誌評為100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

人體有數十萬億個細胞,每時每刻許多細胞都在通過分裂而繁殖新生,完成新陳代謝。而細胞繁殖分裂過程中,伴隨著DNA的複製,可能會導致DNA損傷。DNA的損傷與修復是生命活動中重要的現象,據統計,每個細胞每天會受到至少六萬次的DNA損傷

在年輕時,人體自身擁有良好的DNA損傷修復機制,並能保持良好的細胞更新速度,以維持機體的正常生長、發育、生殖。30歲以後,隨著年齡的增加,人體內DNA損傷修復水準下降另外,受個體和環境的影響,如應激和勞損、損傷和感染、免疫力反應衰退、營養失調、代謝障礙、濫用藥物,以及不良生活習慣、疾病、環境污染等因素,都會加速DNA損傷速度、降低修復水準。

NAD+是決定著人體衰老狀況的“抗衰因數”,參與細胞新陳代謝、氧化反應、蛋白質轉錄等上千種人體反應。NAD+作為人體關鍵性輔酶,能夠修復DNA、啟動長壽蛋白,預防因年齡增長導致的機能衰退,在人體抗衰老中起到重要作用。

NMN9600複合了NMN、NADH,通過NMN和NADH來補充NAD+含量。NADH進入到人體,可分解成NAD+與H(氫)。NMN是NAD+的前體,補充的NMN進入到細胞內部之後,再消耗一個ATP,就形成了NAD+分子,這樣能有效地增加NAD+在體內的含量。從而幫助人類自身修復DNA的損傷,啟動細胞,延緩衰老。

NMN9600致力從根源上啟動細胞能量,喚醒生命活力! 複合多種成分,啟動人體七個抗衰酶的活力,改善線粒體代謝功能障礙,修復受損萎縮細胞,全面提高免疫系統機能。

​NMN,對抗百病之源

新冠肺炎的疫情繼續蔓延,目前全球已經有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受疫情影響,看到如此兇猛的病毒,隱形的敵人,各國頂尖專家都暫時束手無策,不禁警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連病毒都進化了,我們的保養如果還停留在“三頓飯吃飽”,或是基礎的補充型營養,早就不夠應付了!保健和手機一樣,要隨著科技進步而更新換代。掌握抗老科技的最前沿,才足以因應瞬息萬變的趨勢。

自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 David Sinlcair 教授揭示了 NMN 的“延長壽命”功能以來,NMN 成為學術界的明星分子,可以說是目前最新、也最廣受矚目與肯定的抗老聖品。從頂級富豪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就可以確認。要知道,這些成功人士所作的決定不是個人的決定,而是有智囊、顧問,許許多多聰明的腦袋,綜合林林總總的資訊而做的選擇。在不缺錢、不缺資源的情況下,NMN 能擄獲他們的心,那麼肯定也是你我可以放心跟隨的。

由於受到的矚目越來越多,又有這麼多研究資金的支持,NMN 相關的研究越來越多,僅僅2019年就有十幾篇相關文章發表,包括在認知能力、心血管疾病、肝功能、血糖平衡、脂肪代謝、睡眠、酒精代謝、生殖能力、抑鬱症等方面,都有令人驚喜的研究成果。而在2020年的2月,又有三份 NMN 研究出爐:包括調節炎症衰老、逆轉神經細胞衰老和挽救女性生育能力的功能。

我們先來看看 NMN 在調節炎症衰老的方面。過去的幾年裏,科學家陸續發現幹細胞中許多因為衰老而造成的功能損耗是可以被逆轉的,而透過試驗發現了逆轉的“開關”,這個開關所控制著的是兩項十分關鍵的衰老相關症狀── 慢性炎症和胰島素抵抗。

在衰老過程中,壓力因素和環境毒素會導致自身的免疫系統過度的、非正常的運行,進而形成慢性炎症。同時,慢性炎症又會反過來加速衰老過程。慢性炎症也是引發糖尿病、阿茲海默症、帕金森症、癌症等疾病的導火索。

如果有人說,有一種東西可能導致百病,那麼這個東西,非炎症莫屬。炎症就像森林大火一樣容易蔓延,只要一個地方有炎症反應就會在人體中蔓延,造成破壞。炎症水準高的人,心臟病發病風險會翻倍,很多最新的研究發現,導致心臟病、動脈粥樣硬化的主要原因不是膽固醇,不是脂肪,而是炎症。

炎症有兩種類型: 急性和慢性急性炎症是一種重要的免疫反應,是人體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是有助於抵抗感染的正常免疫過程,所以有些人在服用NMN之後,會有一些類似上火的好轉反應,其實那就是“急性促炎”的現象,在醫學上時是屬於對人體有益的健康反應。因此如果服用NMN之後有類似上火情況發生,不必擔心,這是它在進行自我癒合、修復受損組織、抵禦病原體的一個象徵,這個時候多喝溫水,也可以加點清熱降火的菊花或蓮心。

而慢性炎症可以說是毀滅性、破壞性的火災,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自由基的過量產生 導致的,如果控制不當,身體持續處於發炎狀態,就會損害細胞,增加罹患糖尿病、心臟病、中風、癡呆、抑鬱症、癌症或類風濕關節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機會。所以稱發炎為百病之源並不誇張。

發炎過程拖得太長太久了,就會發生“自體免疫疾病”。相信有不少人聽過這個詞。常常醫生診斷了半天,無法歸咎出疾病成因的時候,就會說是你的免疫力失調、自體免疫能力出問題了。而這類疾病的型態及發生率確實持續增高中,例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及牛皮癬等,都是身體長期慢性發炎導致的問題。事實上,癌症及阿茲海默症也是不同部位的細胞產生慢性發炎的結果。幾年前《時代》雜誌曾做了一個封面報導。說的是與心臟病、癌症及阿茲海默症的發生,密不可分的“秘密殺手”。這會是誰呢?正是越來越受重視的健康議題── “發炎反應”。

NMN對脫髮有緩解作用嗎

很多朋友頭痛脫髮的問題,尤其當代惡臭年輕人,滿頭化學顏色,最堅持的就是熬夜,熬夜精神壓力就大,精神壓力大就脫髮,脫髮就熬夜,熬夜就…..

其實也沒那麼無藥可救。

有研究顯示NADPH隨著年齡的上漲而上漲,而5α-還原酶( 5α-reductase)是依賴還原型輔酶Ⅱ( NADPH)的膜蛋白酶,其功能之一為催化睾酮轉化為二氫睾酮( DHT) ,而二氫睾酮正是雄性脫髮的罪魁禍首。NADPH可通過將電子轉移到NAD+上變成NADH,NAD+隨年齡的增加而下降,導致大量NADPH沒有機會變成NADH。因此,有可能男性年齡越大,二氫睾酮水準越高,禿發越嚴重。

另一方面,即使二氫睾酮隨著年齡下降,NAD+水準下降後,毛母細胞沒有足夠多的ATP來進行毛髮的蛋白合成,最終毛母細胞失去活力,最終也會導致脫髮。而補充NAD+前體(NMN),可以加強三羧酸迴圈,產生ATP,令毛母細胞有足夠多的能力生產毛髮蛋白,從而改善脫髮。

所以猜測,通過補充NAD+前體(NMN)可以治療雄性脫髮。

現有治療雄性脫髮的藥物非那雄胺是5α-還原酶抑制劑,其雖然可以有效抑制脫髮,但有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 原因可能是因為單純抑制5α-還原酶而破壞了身體的內在新陳代謝平衡。

NAD+參與人體中的上千種反應,提高NAD+使身體恢復年輕來抗脫髮不會破壞身體平衡,所以我猜測其不會有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NAD+與性激素之間的相互作用複雜,比如其可以通過抵抗糖皮質激素的作用來提高睾酮水準。所以雖然NAD+會降低二氫睾酮的水準,但能通過提高睾酮水準來維持性功能。即使NMN治禿頭效果弱,那麼用NMN配合非那雄胺,也可以抵消非那雄胺對性功能的削弱副作用。

這個猜想可以解釋為什麼男性在20歲開始出現雄性脫髮症狀,人體內的NAD+大概在20歲開始下降,下降到一定程度就控制不住二氫睾酮的水準,然後出現雄性脫髮症狀。

其實脫髮還不是最壞的事情,NAD+水準下降會降低DNA修復能力,還會使胸腺萎縮,胸腺萎縮導致免疫系統衰退,免疫系統衰退到一個臨界點,再加上DNA損失累計,我們人體就無法阻止癌症的爆發了。

我們人體每天都會產生癌細胞,NAD+作為每個細胞都需要的重要輔酶雖然也會為癌細胞提供營養,但強大的免疫系統可以將腫瘤細胞扼殺在搖籃裏。(這就像雖然食物都為員警和罪犯提供能量,但只要員警足夠強大,就可以阻止犯罪分子)

作為NMN的新興產品, 基於在世界頂級雜誌《科學》和《自然》發表的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Sinclair教授開創性的長壽基因研究成果著手,他們在紐約組建了一個夢想研發團隊,集世界一流生物醫藥,化學及營養學專家的共同智慧,經過4年的不懈努力幾千次實驗。一經推出,就被市場熱捧,

服用NMN啟動劑後,額角禿掉的地方長出的頭髮粗、黑、密了一些,禿掉的發際線處也重新長出了頭髮,而且原來頭皮屑很多並且經常掉頭發,現在頭皮屑很少,頭髮掉得也少了。

歸根結底,NMN得到了權威機構的認證,健康的本質還是防範與未然,和我們身邊息息相關,瞭解健康的知識,從點滴做起。

康朗NMN面市火爆,修復DNA,延緩細胞衰老

近年來,隨著人類對健康優質生活的追求越來越高,世界生命科學領域得到了極快的發展,湧現了一批可以提高免疫力,延緩衰老的生物科技產品,極大的提升了人類的生命品質和平均壽命。其中,以NMN為代表的基因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科學家們有望真正把握了“人類長壽”的密碼。

NMN的核心物質是煙醯胺單核苷酸,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是人體的內源性物質,也是NAD+(輔酶I)的直接前體,NAD+廣泛分佈在人體的所有細胞內,參與上千種生物催化反應,是人體內必不可少的輔酶。

2013年,NMN的衰老抑制效用被哈佛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首先發現。作為人體內一種關鍵的輔酶NAD+的直接代謝前體,口服NMN能夠快速補充體內逐漸減少的NAD+分子,從而有效啟動“長壽蛋白”,起到延緩衰老的效果。

2016-2018年間,哈佛醫學院及華盛頓大學、日本應慶大學等世界頂尖科研機構也分別從逆轉肌肉萎縮與提高體能、抑制衰老引起的認知能力下降,保護心腦血管等多個角度對NMM進行深入研究,證實了NMN在抗衰老方面具有卓越的效果。

同時,在《細胞》、《自然》、《科學》等權威學術期刊中,關於NMN的報導不勝枚舉。

這些重要發現讓NMN引起了各界廣泛關注,在國內外頂尖科研團隊努力、主流媒體跟蹤報導下,國內消費者對於NMN的抗衰老延壽價值逐漸有了更為清晰的認識,但由於NMN的吸收效率和穩定性難以把控。因此NMN產品在研發生產過程中,對產品配方設計、生產過程和儲運環境有較高要求。

哈佛醫學院、日本慶應大學等全球頂尖學術機構的研究均顯示:免疫力是人體應對外界病毒感染和疾病侵襲的最有效武器,免疫力會隨著年齡增長和壓力增大衰退。

外源性提高免疫力,補充NMN是提高人體免疫力的最有效方式。

科學家指出,人體內有一種名為NAD+的生命因數,其可以在體內通過啟動sirt1蛋白進而啟動免疫系統。免疫力低下的身體易於被感染或患癌症,免疫力超常也會產生對身體有害的結果,如引發過敏反應、自身免疫疾病等。所以,我們人體免疫力的最佳狀態,應該是處於中間平衡位置,既不過弱,也不過強,才能更好地保護健康。

NMN,在平衡人體免疫力方面具有重要作用。NMN進入體內會產生大量NAD+因數從而修復受損免疫細胞激發身體源動力,補齊身體免疫力短板,補充NMN後,迅速提升血液、肝臟等器官中的NAD+水準,從而增強細胞活力,啟動受損免疫細胞,起到延緩衰老、增加抵抗力目的。

在服用期間,精力更加充沛,氣虛、乏力、失眠等亞健康症狀狀態逐漸消失,身體煥然一新。這正是重新啟動免疫細胞,平衡人體免疫力的效果。

您的健康管家NMN: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一年中陽氣至盛的時段,就是夏天的時候,一年比一年熱,天氣較煩悶,假如工作壓力大,人體生理氣血運行不順,容易煩躁憂鬱、心悸胸悶。尤其今年各地都還處於防疫狀態,面對不確定的因素以及宅家的焦慮,很多人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身心問題,但這麼熱的天,“進補”是不可能的,NMN可以幫助我們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說到防病和避毒,大家最要躲避預防的就是新冠病毒。隨著各地逐漸開放和各種社會事件所帶來的影響,新冠疫情反反復複,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更加嚴重,最近北京好不容易松了口氣,卻又有疫情興起,令大家的神經又緊繃起來。

對抗險惡的傳染病,我們都知道最直接的方法是通過接種疫苗,用抗原來刺激機體產生抗體,從而增強機體對病毒感染的抵抗力。然而研製疫苗是非常複雜而程式非常嚴格的過程,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又是新發現的冠狀病毒,美國的傳染病首席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表示,目前疫苗的實驗結果樂觀,這真是好消息!那目前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 提升主動免疫力是關鍵。

於是市面上各種宣稱可以提升免疫力的產品在此時都大行其道,從高價的補品如冬蟲夏草、枸杞、人參、黃芪、靈芝,到平民食物蔥薑蒜、香蕉、橘子皮,還有各種維生素、微量元素,只要說能提升免疫力,都能脫銷!

 

免疫力就像保衛身體的軍隊,但我們擁有的到底是社區門衛級別的免疫力,還是驍勇善戰的天兵神將?而且拿中草藥來說,若非經過專業人士辯證,很可能“補錯了”!我聽說連花清瘟膠囊對新冠病毒有益處,托了朋友千辛萬苦寄來,可連花清瘟基本上是寒涼的藥材,萬一患者本身體質是偏寒,還不適用呢!這就好比找來陸軍做海防,空有一身本事卻發揮不了作用。不管是新冠病毒,或是身邊圍繞的千千萬萬種毒,迎戰看不見的敵人,我們需要拿出最強大的實力。與其道聽途說四處嘗試,不如相信科學,給身體最好的裝備。

在尋找有效的治療手段的過程中,多國的科學家不止一次的提出外源性補充NAD+將成為一種可行且有效的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3月23日,來自伊朗伊斯法罕醫科大學的科研團隊也以預印的形式公佈了他們最新的研究成果:人體內NAD+的損耗或許是諸多新冠肺炎症狀的根源。

研究中,科研人員深入分析了新冠肺炎的分子作用機制,發現新冠病毒感染會使肺部細胞生成大量含氧自由基(ROS),造成DNA損傷。為了進行修復,肺部細胞會生產大量DNA修復酶PARP-1。在這一過程中,體內儲量有限的NAD+被嚴重損耗,引發ATP短缺,最終導致細胞死亡,加劇炎症。

現有的諸多相關理論雖然存在細節差異,但是核心思路相對一致,那就是:新冠病毒感染理論上會啟動宿主細胞中的PARPs,加速NAD+消耗,從而引發多種生理問題伊朗團隊研究認為新冠病毒會“爭奪”體內的NAD+。而其帶來的“炎症風暴”產生的大量含氧自由基(ROS)會消耗大量的NAD+, 因此補充NAD+可以緩解甚至治療多種新冠肺炎症狀或許可以作為一種全新且可行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在新冠病毒還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任何探索都值得關注。而目前,來自美國愛荷華大學的Brenner團隊帶來一線曙光,他們從實驗上得到證實:外源性的補充NAD+或是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毫無疑問NMN是最有效和最直接補充NAD+的方式,補充NMN等NAD+前體可以輔助新冠治療。

我們來看看科學家們是怎麼說的:

理論上,當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探查到進入體內的新冠病毒後,會激發一系列免疫應答來保護自己,其中最關鍵的一項措施就是大規模的轉錄PARPs,PARP是DNA修復酶,它在DNA損傷修復與細胞凋亡中發揮著重要作用。PARP是以消耗NAD+來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愛荷華大學的團隊的體外實驗結果與理論的預測基本相同:發現人類的支氣管上皮細胞在被新冠病毒感染後,PARPs的轉錄水準確實會大幅提升。

科學家們在雪貂身上進行活體實驗中,研究人員發現染上新冠病毒的雪貂體內PARPs水準也表現出顯著的升高,同時細胞質NAD+水準大幅下降。病毒感染宿主細胞後,會挾持細胞內的NAD+代謝系統,生產並消耗更多的NAD+來為自身的複製提供能量;同時,先天免疫系統檢測到新冠病毒後所生產的PARPs,為了抑制病毒複製,也需要使用大量的NAD+來為自己提供“彈藥”。

接著科學家們在新冠病毒受害者的肺部細胞上再次重複了這個實驗,越發肯定:不論體外實驗、活體實驗,還是新冠病毒患者的樣本分析,所有數據均顯示:提升PARPs活性,將會是幫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PARPs活性很大程度上由NAD+水準決定,如果PARP是軍隊,那麼NAD+就是他們手中的輜重武器。

但在新冠病毒感染情境下,研究團隊建議對NAD+“開源節流”—— 一方面抑制CD38相關的NAD+消耗,目前這方面的研究數據還需要進一步的實驗驗證。但補充NAD+前體或許是在新冠疫情下提升NAD+水準和PARPs活性的最好方式。根據現有數據,兩種主流NAD+前體,NMN和NR的代謝通路都未被新冠病毒感染影響,轉換的有效性能得到保障;其次,新冠病毒對NNMT的抑制作用理論上可以進一步提升NAD+前體的轉化效率。

有了實驗數據支撐,先前學術界反復提出的“通過補充NAD+來干預和治療新冠肺炎的理論” 補充NAD+的前體NMN,不僅能預防NAD+因衰老或病毒入侵而引發的各種生理問題,還能提升PARPs活性,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

NAD+是人體內固有的物質,對人體細胞有重要的生理功能, 通過NAD+體現。既然NAD+是我們人體原來就有的東西,也就沒有所謂“適不適合”的問題。NAD+又叫輔酶Ⅰ,存在每一個細胞中,參與上千項反應。有多重要就不必多說了!

NAD+的分子很大,很難透過食物或保健品取得,經過哈佛大學遺傳學教授David Sincliar博士的發現,可以透過NAD+的前體NMN補充,小分子的NMN很利於吸收,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科學家在201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指出,小鼠攝取溶解NMN的飲用水後,10分鐘內NMN在血液中的濃度逐漸上升,並且在30分鐘內,NMN隨血液迴圈進入多個組織中,並在組織中合成NAD+,提升NAD+水準。

而康朗NMN9600的分子細小,擁有基因修復科技、營養催化科技、奈米小分子科技,可以透過舌下直接吸收,2-3分鐘就可以通過血腦屏障,30鐘可以達到周身血液,1小時便可使NAD增加到峰值。

科學家們積極的實驗中可以發現,衰老和免疫力下降息息相關,也都是日積月累造成的,所以我們發現在新冠疫情中死亡的患者裏以老年人為主,首先衰老使得免疫力減弱,伴隨原有的慢性病,成為新冠疫情中最脆弱的群體,而最近在美國南部發現年輕人的獲病率大幅提高,因此即使我們現在還身強力壯,覺得衰老離我們很遙遠,也該及早做好抗衰老的準備。充足的睡眠,定期鍛煉,均衡營養,保持愉快的心情,降低人生欲望,這些都是需要從年輕開始逐步養成的。至於保健品的選擇,我們也應該隨著科技的發達而更新換代,走在預防醫學的最前端。

 

由於NMN的效果卓著,好評不斷,坊間各種同類產品也雨後春筍般出現,在眾多同類產品中,必須慎選擁有高級品質認證的產品。那麼很多人問:康朗NMN9600的競爭力何在?

首先我們要從原料說起。NMN的純度很重要,否則裏頭會有很多催化劑,即使有效,後遺症也會伴隨而來,同時,使用後能產生多少NAD+?使用後是否傷身,都是重要的選擇依據。

同樣是NMN,品質卻有等級之分,你吃的是實驗室級別,醫療級的NMN?還是一般的?甚至工業用的?你吃進去的是綠色科技萃取,無化學殘留,自然安全的NMN?還是添加了許多催化劑,濫竽充數的NMN?

那麼NMN9600為什麼值得信賴

最低出廠標準為NMN純度99%以上。NMN20000單瓶NMN含量為20000mg,每膠囊含量為333.33mg,而且性質穩定,常溫存放即可,便於使用和攜帶,並不需要特別的冷藏保存,堪稱NMN類產品的性價比之王。

主要針對產品的安全性,比如我和你都是賣橙汁的,我說我我的產品裏有1000毫克維他命C,你說你的有500毫克,當我們拿去檢驗的時候,

也因為我們擁有嚴格的官方認證,是我們的NMN獲得的推薦, 這些肯定不僅是是我們自己服用時的信心,也是我們分享時的底氣。

 

和手機一樣,保健品也在不斷進步。科技已將我們帶到基因平衡保健品的時代, 而康朗NMN9600,是NMN中品質最高的品牌!我們也相信,隨著公司的發展進步,我們還能保持在尖端科技的風口浪尖,讓我們可望逆轉衰老的規律,常保幸福快樂的人生。

 

神奇的NMN:一款經科學驗證的抗衰老物質

神奇的NMN:一款經科學驗證的抗衰老物質

自古以來,人們都認為衰老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但同時卻又不斷地去探求長生不老的秘方。面對衰老,我們真的就無能為力了嗎?衰老真的就是一種不可逆轉的生命現象嗎?

接下來就給您介紹一種神奇的物質-NMN或許能重新改變我們對衰老的看法。

NMN,全名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即煙醯胺單核苷酸是一種自然存在的具有生物活性的核苷酸,是人體內源性物質,在許多水果蔬菜中也含有,只是食物中的含量乎其微,無法僅依靠日常膳食得到有效補充。

 

NMN為全球首款經過嚴謹科學研究驗證的抗衰老物早在2013年12月,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兼保羅·F· 格倫抗衰老生物學中心主任的David Sinclair首度發表在權威期刊《Cell》的一篇科研論文上,證實了NMN具有逆轉衰老的神奇功效。
而隨後發佈於《Nature》子刊的一項研究成果也證實了該物質能夠將與人類相似的哺乳動物的壽命延長30%以上。

2018年3月,David Sinclair教授團隊又在《Cell》上發表的一項實驗報告,顯示NMN可顯著逆轉哺乳動物因衰老引起的心腦血管老化和運動機能退化,並使老年試驗動物的體能達到了同齡對照組的1.6倍以上。

之後David Sinclair團隊先後完成了第一期、第二期的臨床試驗,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NMN作為人體內一種關鍵的輔酶NAD+的直接代謝前體,口服NMN能夠快速補償體內逐漸減少的NAD+分子,從而有效啟動“長壽蛋白”Sirtuins,起到延緩衰老效果。
David Sinclair教授被《時代》雜誌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人”。

 

 

2018年12月,日本慶應大學的科學家在《Nature》子刊發表研究成果,成功利用NMN將失能的衰老幹細胞逆轉為了高活性的幹細胞。

這些發現使NMN迅速榮升為抗衰老醫學領域研究的重點與焦點。近年來,已有近百篇高水準論文先後發表於《Cell》、《Nature》、《Science》等權威學術期刊上,對NMN的多方位抗衰老功效及作用機制進行詳細闡述。

發酵法:日本主要採用發酵法生產NMN, 純度高品質優, 但過程複雜, 耗時耗力。因此一瓶NMN的成本高達幾十萬日元, 對於普通消費者而言, 很難負擔得起。

化學提取法:美國有一部分生產商為降低成本,使用化學方法合成NAD+的另一種前體NR,但很難避免化學殘留,而且合成NR的時候,需要加入氯化物,已經不是自然形態的NR,可能存在未知的安全風險。

生物酶法:2017年, 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科研團隊,模擬人體內催化酶的工作過程, 利用生物酶技術,體外合成並提取NMN,獲得成功。將NMN的成本降低了90%,為實現規模化量產鋪平了道路。

寫到最後:衰老是一種自然過程,最新的臨床試驗證明NMN可以有效地抑制衰老的過程。相信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我們的生命將會得到有效地延續,生活會變得更加美好。

科普小知識:NMN的內源性合成與代謝

NMN從胚胎發育時期就在多種細胞中存在,在人體全身廣泛分佈,對細胞生存、代謝很重要,因此除食物補充途徑外,人體內、細胞自身也具備NMN內源合成能力。

01NMNMN合成原理N合成原理

1分子煙醯胺和1分子5-磷酸核糖基-1-焦磷酸(PRPP)在煙醯胺磷酸核糖轉移酶(NAMPT,或NAMPRT)催化作用下生成1分子NMN和1分子焦磷酸(PPI)。除煙醯胺可生成NMN,1分子煙醯胺核苷(NR)在煙醯胺核苷激酶(NRK)催化下磷酸化生成1分子NMN。

圖:NMN 的合成與轉化

PNP:嘌呤核苷磷酸化酶

NRK:煙醯胺核苷激酶nmn台灣專賣店

QPRT:喹啉酸磷酸核糖轉移酶

NAPRT:煙酸磷酸核糖轉移酶

NAMPT:煙醯胺磷酸核糖轉移酶

NMNAT:煙醯胺單核苷酸腺苷醯轉移酶

人體中的NMN在經NMNAT酶催化後,生成NAD+,利用後的 NAD+被降解為NMN前體NAM,經過NAMPT催化再度生成 NMN、NAD+……如此一來,NAM、NMN、NAD+可在體內進行一定程度的回收再利用,保障了細胞內NAD+基本供應。

02NMN合成酶、消耗酶的組織特異性

由上文可知,NMN由NR或NAM合成,在合成NAD+時被消耗,該過程主要涉及3種酶:NMN合成酶NAMPT、NRK與NMN消耗酶NMNAT,研究發現,它們具有一定組織特異性。

NAMPT與NRK 

NAMPT在體內廣泛存在,但組織間表達水準有較大差異。在腦和心臟,NAMPT活性高,因其介導的NAM→NMN→NAD+合成途徑是主要NAD+來源;在骨骼肌, NRK活性占主導,其介導的NR→NMN→NAD+合成途徑NAD+的主要來源,與此一致的是,慢性 NR 補充引起肌肉的NAD+水準增加,但在大腦或白色脂肪組織收效甚微。

NMNAT

NMNAT分為NMNAT1、NMNAT2、NMNAT3幾種亞型。小鼠組織代謝譜表明,除血液外,大多數組織中NMNAT活性不太受限制,要顯著高於NAMPT酶活性。因此,NAMPT酶可視作由NAM合NAD+過程中的限速酶(或“關鍵酶”),而NMNAT則不是。

03NMN的轉運和轉化

NMN的轉運和轉化

口服或注射進入體內的NMN,如何被攝取轉運,是備受爭議的論題。一些科學家認為,NMN可能需要在細胞外降解為更容易穿透細胞膜的產物,隨後進入胞內,例如通過細胞膜表面CD73轉化為NR,隨後經平衡核苷轉運蛋白ENTs轉運入胞。

與此相對的是,另一些科學家在哺乳動物體內發現了NMN的直接轉運體:在小鼠小腸內名為SLC12A8的氨基酸、多胺轉運體,對NMN有很高的選擇性,能夠識別並快速吸收、轉運腸道NMN。該轉運體的發現,反駁了NMN在動物體內只能通過降解為NR,隨後才能由消化腔進入細胞內的論點,不過SLC12A8的表達與分佈還需更多研究。目前推測,NMN轉運攝取可能具備組織特異性,有的組織經轉運體轉運,攝取極快;有的組織經降解後攝取,相對較慢。

圖:NMN 進入細胞的方式

一旦進入細胞內,NMN主要有兩個去向:①直接被線粒體攝取,用於用於 NAD+合成,參與三羧酸迴圈、氧化磷酸化等能量代謝步驟,或作為表觀調節劑SIRTs的底物被消耗;②在胞質生成NAD+,進入細胞核,此處的NAD+主要作為表觀調節劑SIRTs、DNA修復機制PARPs的底物被消耗。NMN台灣哪裡買

科普丨NMN跟人體衰老的關係

part.1

人為什麼會衰老?

關於生物體的衰老,最簡單的回答就是生物體(比如人體)就像一架非常複雜而精密的機器。機器用的時間長了,總會造成磨損,暴露出各種各樣的毛病。人也一樣,無論是器官,還是細胞,裏面的分子逐漸受損,廢物也不斷堆積,最後總有喪失功能的時候。

其中生物體中的DNA(去氧核糖核酸)含量和活躍度,以及成纖維細胞分裂次數對生物體衰老週期起到關鍵性作用。科學研究表明,DNA的完整性可以促使生物體各項細胞保持活力,進行多輪細胞分裂。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人體中的DNA受到化學物質及射線破壞,含量直線下降,導致人體不可扭轉的衰老。如何保護修復DNA成為延緩衰老的主要途徑。

part.2

如何修復破損DNA?

DNA損傷之後,機體可以通過一些保護措施修復損傷,包括光逆轉、切除修復、重組修復等。在這些修復所需要的工具中,NAD+、DNA連接酶顯得十分重要。

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作為具有通用功能的輔酶,幾乎參與了所有能量代謝。除作為迴圈使用的遞電子體,更是作為被消耗的底物。

NAD+通過作為PARP、Sirtuins的底物以及為DNA連接酶Ⅳ提供腺苷酸參與DNA修復,補充NAD+將有助於修復DNA受損。

但NAD+屬於大分子結構,人體無法直接吸收,即使用過攝入的方式,吸收率也非常低。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研究發現攝入NMN具有延緩衰老作用,後經科學界多方實驗,證實了NMN是補充NAD+最有效的途徑。

part.3

什麼是NMN?

NMN又稱β-煙醯胺單核苷酸,是人體內固有的物質,也富含在一些水果和蔬菜中,但含量非常少。NMN是NAD+前體,其功能是通過NAD+體現。NMN分子適中,完全可以通過攝入的方式吸收到人體中,促使合成NAD+,再修復補充DNA,最終達到延緩衰老的效果。目前科學實驗已經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但長期以來,NMN的合成和提純很不容易,提純的成本非常高。直到生物酶法技術的誕生,才解決這個提純問題,大大降低生產成本。使得大眾也開始慢慢接觸NMN。

康朗NMN正是採用全球領先的生物酶法技術及自有生產原料工廠的保障,使得產品品質更有保障!

抑鬱症?也許你只需NMN調整睡眠

抑鬱症在我們生活的世代成為一種常見病,全球有超過2.64億名患者!抑鬱症不同於通常的情緒波動和對日常生活中挑戰產生的短暫情緒反應。它是社會、心理和生理因素複雜的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

抑鬱症可導致更大的壓力和功能障礙,影響患者的生活並加劇抑鬱症狀。長期的中度或重度抑鬱症患者可能會受極大影響,在工作中以及在學校和家中表現不佳。最嚴重時,抑鬱症可引致自殺。每年有近80萬人因自殺死亡。自殺是15-29歲年齡組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每位抑鬱症患者的症狀不盡相同。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DSM-5定義抑鬱症的症狀表現包括:


  • 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很抑鬱

並非只是說單純的心情不好而已。可能是煩躁、注意力不集中、坐立難安…這些都可能是心情低落的症狀。


  • 對日常生活皆失去興趣

抑鬱症第二個主要症狀就是不感興趣。原本喜歡的事情,現在都感到很乏味,提不起勁兒。

以上兩大症狀必須要符合一個才行,如果還伴隨著


  • 體重減輕或體重上升

有些人抑鬱的時候會廋,而且瘦得很厲害;此外有些人是變得很愛吃。抑鬱是一種情緒狀態,所以和飲食行為密切相關,患者大腦中血清素的量較低,而特定類型血清素受體(5HT-2c)與食欲有關,因此抑鬱的情緒也會影響食欲,造成體重的突然增加或減輕。


  • 睡眠習慣變化

抑鬱是引起失眠常見的原因。要不就是很早醒過來,然後就再也不能入睡,只覺得心煩氣躁,心情惡劣,越shui bu著越糾結,陷入惡性循環中。

有的則常常會發現其他人都還依然安睡,而只有自己獨自醒著,而感覺到空虛與寂寞。


  • 精神運動激昂或遲滯

患抑鬱症的人會感覺思考變遲鈍、說話變慢,或者感到世界運轉的速度很快,自己卻跟不上。


  • 疲勞或失去活力

患抑鬱症的人會失去生活的動力,慢慢的體力會嚴重耗損,變得很沒有精神,很沒有元氣。不只是心理上沒有力氣,連身體也跟著變得沒有力氣了。


  • 自我否定或過度的罪惡感

患抑鬱症的人經常感覺到罪惡感。覺得自己做錯事情,覺得自己對不起別人。


  • 思考力、注意力減退或容易猶豫不決

患抑鬱症的人思考變得很容易猶豫,沒有辦法去下定決定。一件事情要想非常的久,然後還是沒有辦法下定論,糾纏不清的結果是加重抑鬱的情緒。


  • 反復地想到死亡或有自殺意念、企圖自殺等情形

抑鬱症患者常常想到各種關於死亡的話題,可能是親人的或是寵物的去世、或是一些死亡的畫面。而自殺的念頭也是抑鬱症的特徵之一。這個程度可以分成從自殺的念頭到行為到有沒有實現,差異很大。

一般來說,由醫生判斷,給患者開一些抗抑鬱藥,多數患者僅用一種,但部分患者需要同時用兩三種。最先嘗試的藥物可能療效不足,此時應告知醫護人員繼續嘗試,不要放棄治療,有時需嘗試多種藥物或聯合治療方案才能確定有效的治療方式。

然而NMN的功用之一就是調節生物鐘對時差的適應性,消除了睡眠障礙,也讓我確知我身體對環境變化的適應力提高了。而在後來的學習中我得知:飛行時差不但會讓所有人苦不堪言。但它還會讓一部分人患上精神疾病。

大約十多年前,米蘭的精神科醫生弗朗西斯科·貝內德蒂博士及其同事注意到,在入院治療的躁鬱症患者中,被分派住進東向房間的那些人,會比住進西向房間的人早出院——很可能是因為清晨的陽光有抗抑鬱作用。

調整時差,調整生物鐘的意義絕不限於讓你成為一個長途旅行者,而是通過調節睡眠可以改善很多疾病,包括抑鬱症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美國每年都有約1800萬抑鬱症患者,其中一半以上伴有失眠症狀。科學家們表示,抑鬱症患者的失眠問題如果能夠治癒,他們全面康復的機會可能會提高一倍。無論是服用抗抑鬱藥物,還是安慰劑藥片患者,在每兩週一個談話療程,八週四個療程之後,87%不再失眠的患者抑鬱症症狀也消除了。

我們常說最有福氣的人就是白天吃得香,夜裏睡得穩的人,保障睡眠品質,可以讓我們在各方面得到更好的修復。世界經典電影“亂世佳人”裏郝思嘉的名句“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一夜好眠之後,許多情緒的床上也能被修復。

以色列科學家在《Nature Communications 》雜誌發表了一項新的研究成果:腦細胞在白天積累的受損 DNA,會在睡眠期間得到逆轉和修復。

NMN對睡眠的調節則是從生物鐘角度。其實還是和NAD+的作用有關。NAD+和生物鐘的關係大了,它和生物鐘的相互作用表現在:NAD+的代謝受生物鐘調控,反過來也對生物鐘產生影響。干擾生物鐘影響NAD+合成,干擾NAD+也對生物鐘有影響。通過外源性攝入NAD+的前體NMN能夠調節睡眠失常的人紊亂的生物鐘,使其恢復正常的晝夜節律。

簡單地說:NAD+通過SIRT1調節生物鐘,對晝夜節律顛倒或年齡增長引起的睡眠障礙都有幫助。當然,睡眠只是生物鐘的一個方面,整個生命的節奏都受生物鐘的調節。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上了年紀的人睡眠都有時間縮短、半夜多次醒來等特徵。其實這也是晝夜節律有問題的一種表現,原因和NAD+的缺失離不開關係:隨著年齡增長,振盪器和主時鐘的NAD+水準下降,SIRT1水準下降,時鐘基因表達下降,導致固有週期變長,適應性變差。因此補充NAD+的作用是調整了生物鐘的固有週期,使其適應性增強,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很多老年人服用NAD+的前體後睡眠品質提高、更容易一覺睡到天亮。

生物鐘會影響整個生命的節奏,睡眠只是生物鐘的一個環節,生物鐘背後的生理機制非常複雜,三位美國遺傳學家因對生物鐘研究獲得了2017年的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同樣的,能調節生物鐘的NMN也會調節整個生命節奏。它幫助我們生成因歲月而流失的輔酶1:NAD+,恢復年輕生命應有的蓬勃朝氣。

再回到抑鬱症的話題,NMN本身的機理並不直接針對抑鬱症,但是NMN提高NAD+以後,可以促進大腦的供血,這個有利於緩解抑鬱症患者腦部供血減少的問題。NAD+的增加有利於提高神經細胞的能量水準,增強其興奮能力和耐力,對於改善抑鬱者的情緒也會有所幫助,醫療上有針對焦慮症患者注射NAD+的方案,也是從能量方面提供支持。

另外,NAD+可提高多巴胺細胞的活力,有利於緩解多巴胺分泌減少的情況,也有利於改善情緒。

身心的健康是相互為用的,有康健的身體才有健康的心靈,有健康的心靈才有康健的身體,因此我希望更多的人擁有健康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