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啟動長壽基因

NMN降低大的彈性動脈僵硬度

大動脈即主動脈。人體內最粗大的動脈管,是向全身各部輸送血液的主要導管。近心臟的主動脈、肺動脈,叫大動脈。其管壁主要由彈性纖維構成,故又稱彈性動脈。

隨著年齡的增長,大彈性動脈的僵硬增加,並且是與年齡相關的心血管事件和臨床心血管疾病的主要獨立危險因素。尤其是增加的主動脈僵硬度會降低緩衝因每次心臟收縮將血液收縮壓噴射到大的彈性動脈中而產生的壓力升高的能力減弱。這會增加收縮壓和動脈脈壓(收縮壓與舒張壓之差),以及血流的“脈動性”,並傳遞至易受傷害的高流量器官(如腦和腎)的微脈管系統,導致終末器官損害和其他病理生理影響。

我們顯示,補充NMN8周可逆轉與年齡相關的主動脈僵硬,在本研究中,我們證明了補充NMN8周可逆轉I型全血管膠原蛋白的積累並增強老年小鼠的動脈彈性蛋白,這表明NMN至少部分降低了動脈僵硬度。通過改善隨著年齡增長而在動脈中發生的這些結構變化。

我們已經觀察到在經受其他短期晚年行為或藥理學干預在年老小鼠主動脈膠原減少雖然不是在所有情況下。有趣的是,NMN還誘導主動脈彈性蛋白部分恢復至與年輕對照動物無明顯差異的水準。

我們以前沒有觀察到主動脈彈性的增加與小鼠任何其他晚年的生活方式或藥物干預,儘管終生熱量限制可以防止動脈內的彈性喪失,包括彈性蛋白降解。因此,儘管需要進一步的研究為這種機制提供直接支持,但NMN可能通過模仿熱量限制的作用來部分恢復動脈彈性蛋白的喪失。

NMN啟動長壽基因SIRT1,延長壽命不是夢?

在許多哺乳動物組織中,NAD+生物利用度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降低,在衰老的臨床前模型中,施用NMN可以提高NAD+生物利用度。利用NAD+前體(例如NMN和煙醯胺核糖)增強NAD+生物合成,可增加NAD+依賴性脫乙醯基酶SIRT1的活性。研究表明NMN被主動脈直接吸收並轉化為NAD+,即NMN增加了培養的血管內皮細胞中的NAD+並使正常人主動脈組織中NAD+/NADH的比例正常化。口服NMN可以增加年輕小鼠的SIRT1蛋白表達,並傾向於增加年老小鼠的SIRT1。

除了啟動SIRT1,NMN還可以通過調節其他途徑來降低老年動物的氧化應激並改善血管功能。例如,NMN可能影響了其他sirtuins的活性,例如線粒體SIRT3,這與降低的氧化應激和增強的生理功能有關。NMN也可能通過三羧酸迴圈和電子傳輸鏈增強代謝通量,從而減少細胞中的活性氧。

此外,NMN可能增加了NADPH的水準,有助於維持穀胱甘肽和硫氧蛋白的抗氧化系統。最後,NMN可能會改善對血管健康的其他不利影響,例如血漿脂質分佈或血糖水準,從而改善血管功能。有必要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來研究這些可能性。

NMN與血管!

醫學界認為,血管是否健康是評判人是否長壽的標誌之一。      隨著年齡的增長,血管老化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老年人會經常出現血管老化的問題。當今社會,眾多娛樂化的表現導致了生活習慣常有一些不良情況的發生,不少年輕人的血管也已經不太健康。血管老化會導致一系列疾病,如心臟和神經系統疾病、肌肉損失、傷口癒合受損以及整體虛弱等。由此可見,血管的保養也被我們提上了日程。尤其是現在這個春季,晝夜溫差較大,心血管疾病也在這個時間爆發。

那麼怎樣才能養好血管呢?

 科學家們有發現,血管內壁由內皮細胞構成,內皮細胞對於血管的健康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隨著內皮細胞的衰老,血管就會不停的萎縮,無法形成新的血管,同時,流向機體大部分部位的血液也會逐漸減少,組織從血液中獲得的營養物質減少,肌肉就會萎縮。

 是什麼導致了內皮細胞的衰老?

      原來,隨著內皮細胞開始失去一種稱為sirtuin1的關鍵蛋白質(又稱長壽蛋白),血液流動就會不斷減少。而sirtuin1的損失則是由於NAD+的損失引起的。

      NAD+(全名: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又稱輔酶Ⅰ,是氧化還原過程中的一種必要輔酶,參與細胞物質代謝、能量合成、細胞DNA修復等多種生理活動;也是三羧酸迴圈的一種重要輔酶,促進糖、脂肪和氨基酸的代謝,參與人體能量合成;或者是DNA修復酶PARP、長壽蛋白蛋白質Sirtuins、環ADP核糖合成酶CD38/157的唯一底物。

服用NMN的小鼠血管明顯得到改善

實驗結果得出,在年輕的小鼠肌肉群中,sirtuin1信號被啟動,並產生了新的毛細血管。然而,當NAD+/sirtuin1活性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降低,血液流動也會隨之減少。除了年輕小鼠內皮細胞中的sirtuin1,毛細血管的密度和數量也顯著下降。

 研究中發現,NAD+是無法被細胞直接吸收的,所以要補充NAD+需要通過其他方式。NAD+的前體物質NMN,利用NMN的轉化,從而增加體內NAD+的含量,成功地逆轉了衰老小鼠的血管萎縮!

 而且在培育實驗中得出,用NMN可以處理的來自人類和小鼠的內皮細胞的生長能力都增強了,且細胞死亡減少。接著,研究小組給一組20月齡(大約相當於70歲的老人)的小鼠服用了2個月的NMN。結果顯示,NMN處理使這些小鼠的毛細血管數量和密度被修復到了與年輕小鼠相當的水準。

NMN將老年小鼠的血管水準恢復到相當於年輕小鼠水準

近幾年來,世界各國科學家通過各種實驗證明,NMN對小鼠和人類都具有顯著的防治作用,極大地改善了與年齡相關的病理生理和疾病狀況。

      儘管NMN的藥代動力學和代謝機制仍在研究中,研究人員已經自信地提出了一個綜合概念,將 NAD + 代謝與哺乳動物的衰老和長壽控制聯繫起來。

在此之前,大多數測試藥物都是針對非澱粉樣蛋白的,因為研究人員一直認為β澱粉樣蛋白是導致阿爾茨海默氏病的關鍵蛋白。

    從衰老細胞開始這是一個全新的角度!NMN也因此被稱為“長生不老藥”。

目前市面上NMN品牌眾多,品質參差不齊,購買時一定要選擇資質齊全安全性高的NMN產品。      NMN9600也不負眾望,成為最安全、最高效的NMN產品,我們也通過了全世界最嚴格的權威機構認證:食品藥監局FDA認證,GMP藥品生產品質規範認證,無麩質認證,非轉基因認證。

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下)

中国人的午休习惯在国外的确相当著名。

法国新闻网的文章中描绘了很多细节化的场景,以渲染中国人午睡的气氛:”中国人通常在早上6点就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这比法国人要早。然后,他们会在11点左右开始吃午餐,吃完就开始小睡15-30分钟;很多中企会配备职工宿舍,员工可以回到宿舍去睡。就算没有宿舍,临时床铺、办公桌、建筑工地、公园长椅、机场候机室、火车站地板甚至宜家商场里的样板床,都是中国人’到处打盹’的好去处……“报道建议长期缺觉的法国人多多学习,因为在中国,睡午觉几乎成了一项“制度化的国民习惯”。

在美国睡眠基金会(NSF)的网站上就有文章介绍:在中国,工作人员经常在午餐后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小时,午休被认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劳动者权利。

这事传到国内,网友们纷纷吐槽,表示自己可能是个假的中国银……

虽是“一本道”,但其实是满有科学道理的。

近日,在美国心脏病学会第 68 届年会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午睡的人比不午睡的人更容易出现明显的血压降低。

在美国,近半数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压。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因为高血压通常没有任何患病迹象或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血压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

“午睡引起的血压降低幅度与其它生活方式改变所引起的血压降幅相当,例如减少盐和酒精的摄入能够使血压降低 3 至 5 毫米汞柱(mmHg),”阿斯克勒皮恩综合医院(Asklepieion General Hospital)的心脏病学家、论文作者之一马诺利斯·卡利斯特拉托斯(Manolis Kallistratos)博士介绍。他还补充道,低剂量的降压药通常能使血压平均降低 5 至 7 毫米汞柱。

总体而言,午睡可以引起平均为 5 毫米汞柱的血压降幅,研究人员表示这与其他已知的降压干预措施的预期效果相当。此外,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下降3毫米汞柱。

Dr. Manolis Kallistratos说:“这项发现很重要,因为即使血压只降低 2 毫米汞柱,也可以有效降低心脏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约 10%。基于我们的发现,如果高血压患者有条件午睡,或许能缓解其症状。并且午睡很容易实现,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

“血压的水平越高,任何的降压努力效果就越明显。”

这项研究共包括 212 位研究对象,平均血压水平为 129.9 毫米汞柱,平均年龄 62 岁。其中,一半以上是女性,约四分之一的人吸烟并/或患有 II 型糖尿病。

所有的实验对象被分为两组:午睡组和不午睡组。除了午睡组中的吸烟人士较多以外,每组研究对象都有着相近的心脏病患病风险。

研究者记录并评估了这些人在 24 小时内的连续血压变化、午睡时长(平均 49 分钟)、生活习惯(例如酒精、咖啡和盐的摄入量,运动情况等)和脉搏波传播速度,即动脉硬度的表征。

最终的研究结果表明,两组研究对象之间 24 小时之内的平均收缩压有着明显的差异,午睡组比不午睡组低 5.3 个毫米汞柱(127.6 vs. 132.9 毫米汞柱)。如果同时比较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两个读数,午睡组的数值也相对更好(128.7/76.2 vs. 134.5/79.5 毫米汞柱)。另外,午睡时长和血压读数的变化之间似乎存在着直接的线性关系;据此前报道,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会下降3毫米汞柱。

尽管两组人都接受了同样剂量的抗高血压药物,而且血压也控制得很好,但是那些午睡的研究对象其血压仍然会有显著的降低。

在夜间,受试者血压的下降幅度是一致的(夜间睡眠时血压会自然下降),这意味着受试者动态血压的降低不是由这种现象产生的,进一步印证了午睡能够降低动态血压的结论

研究人员表示,在地中海地区,除了该地区特有的有益于心脏健康的饮食习惯之外,午睡习惯的普及,应该也对保持当地人群良好的健康状况有着重要的作用。

作为机制明确、效果确凿的人体天然内源性物质和抗衰老神品,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能通过启动长寿蛋白。起到调节生理钟,改善睡眠,克服时差的功效。据大量的使用者反馈,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

NMN:將有哪些受益?

3.0時代的突破功效

修復基因

人體生成基因修復酶PARP1,需要消耗NAD+作為底物,PARP1可將受損基因按照正常的基因序列重新編碼,從而達到修復基因的目的。

提高免疫力

NMN能促進脾細胞產生抗體,增強免疫T細胞的作用,刺激體內免疫球蛋白的產生,具有重要的免疫調節作用。

抗衰老

NAD+維持細胞核和線粒體之間的化學通信,通信減弱就是細胞衰老的重要原因。會作為唯一的底物被消耗而生成長壽蛋白,緩解人體細胞衰老。

(服用NMN後,年老體征與年輕時近乎無二)

皮膚好

NMN的強抗氧化性使它成為潛在的光保護劑,保護細胞膜和線粒體膜免受氧化損傷,阻止皮膚光老化,對黑色素,斑點,暗黃,有明顯改善效果。

體力好

能減少自由基對肌肉組織的氧化作用,從而減少運動後造成的肌肉酸痛,減少乳酸堆積,增強機體能量代謝,從而減少疲勞。

適用人群

NMN是科學賜予人類的首個“廣譜型”保健品。所以每個人都可以吃,尤其對於抗衰老,睡眠品質差,免疫力低下,易疲勞人群。

權威報導

人民日報,美國福布斯廣播公司,美國ABC等等百家媒體嗅覺敏銳,全部報導了NMN劃時代的突破。

不僅如此,在疫情期間,鐘南山院士所在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呼吸科也發來跨國致函並表示“相信NMN一定會幫到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

我們發現,在廣泛流傳之前,NMN早已席捲富豪圈,明星圈。

疫情之下,前有美國知名內科聖手用NMN成功讓新冠患者轉陽複陰,後有中國A股挑起的強勁勢頭,這些都給NMN無限度畫上了逆轉生命力的傳奇色彩。

但吃了有效果才是它真正的發力點所在!這也是NMN一直堅持的,基因科技終將可以造福到人類。因為NMN基因能量片的問世,這些現在都不是夢。

衰老到底是不是一種疾病?人們的衰老觀正在逐漸改變

在傳統的觀念中,衰老被視為一種自然現象,人力無法干預,人的壽數從生下來時就已經被規定好了。而進入現代社會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尤其是生命科學技術和醫療技術的突破使得人類壽命一次次飛躍之後,很多人的衰老觀念都慢慢的發生了改變,人們認為通過現有的科技手段,人類可以活得更長,一些科學家和“抗衰極客”甚至相信未來人們可以去挑戰生命的極限,追求永生。

 

 如今科學界炙手可熱的抗衰老物質NMN  ,其功效的發現者哈佛辛克萊教授更是曾激動的表示:“到本世紀末,人類的壽命可以延長到150歲”,甚至說:“死亡將會成為一種稀罕物”。

 

辛克萊是抗衰老領域內知名的理論家和實踐者,從此前風光無限到備受爭議的白藜蘆醇,以及如今風靡全球的NMN,他在抗衰老領域內發現的研究成果頗為豐厚,他自己本身也是這些研究成果的實踐者。

 

目前NMN抗衰老在國內日漸流行,而早在2013年辛克萊發現NMN具有延緩功效的作用後,他自己就開始服用NMN,之後他的家人,包括他家的兩條寵物犬也全部都在服用NMN。而辛克萊自己本人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長期服用NMN後他的生理年齡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了十幾歲。

 

自己親身體驗到的效果以及長期從事抗衰老領域的研究讓辛克萊產生了“衰老只是一種疾病”的想法,並愈發堅信這一想法。

默沙東老年醫學手冊(Merck Manual of Geriatrics)中對疾病和衰老的定義是:如果身體惡化的發生率不到人口的一半,我們稱之為疾病;如果它的發生率超過一半以上的人口,我們稱之為衰老。在這個定義裏,衰老不是疾病無法治癒,也就是我們無法阻止衰老。

 

而辛克萊在他出版的書《可不可以不變老》中公開對這一觀點提出質疑,直接表示他們錯了,沒道理發生在49.9%的人身上的病是疾病,但發生在50.1%的人口上的卻不是。並且他認為老化是致病的重大元兇。

科學的進步就是在這樣的一次次爭論和質疑中不斷進步和突破,衰老究竟是否應該被視為一種疾病,這個問題對於我們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過於遙遠和深奧,或許也是干係不大。但是科學家們對於衰老看法的改變,以及抗衰老技術的發展卻在潛移默化中改變著人們對於衰老的看法,近年來日益發達和豐富的抗衰老手段就是對這一現象的極好體現。

2020年,抗衰老物質NMN在中國取得爆發式增長,行業遠期市場可達千億規模。有需求才有市場,人們對於NMN抗衰老產品的需要無疑表明了人們對於人力干預衰老的信任和期許,人們傳統的“衰老是一種自然現象”的觀念正在逐漸被打破。而在人口老齡化形式日益加劇的社會背景下,筆者認為這種觀念的改變是恰逢其時的,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矽谷“鋼鐵俠”馬斯克曾經說:“如果你返回到數百年前,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不可思議的魔術奇跡,比如能夠遠距離通話、傳輸圖片、飛行、訪問甲骨文的龐大數據等。”正是人類“敢想”“敢做”才推動了無數新技術的產生。而如今對於衰老觀念的改變或許也將促使人類進行更進一步的探索,以期未來在抗衰老領域人們能夠取得更大的突破性進展。

人們為什麼熱衷於抗衰老?NMN抗衰老的興起是人們現實需求的寫照

世界三大投行之一的Merrill Lynch曾在2019年發表報告稱:當下全球抗衰市場規模為1100億美元,而到2025年,這一市場的規模將擴大至6000億美元。此外,中信證券也指出,在我國抗衰老NMN每覆蓋1%的保健消費人群,其對應的市場空間就會增加304億,千億規模指日可待。瘋狂增長的潛在市場反映出的不僅僅是未來的投資風口,也是人們對抗衰老的強烈渴求。同時,根據電商平臺的銷售數據顯示,抗衰老群體的年齡層在不斷擴大,很多“低齡”群體也加入到這一浪潮中。

人們為什麼熱衷於抗衰老,並且抗衰老越來越向著年輕化發展呢?這裏我們首先得先明白一個概念,即“抗衰老”並不是指延長壽命,而是指提升身體機能,讓生活狀態更好。從這一概念出發,或許我們能夠更好的理解上述問題。

雖然這個社會上並不缺乏上了年紀之後仍舊老當益壯、在工作崗位上發光發熱的人,並且隨著生命科技的進步,老年人“一代更比一代強”。但是這並不妨礙在人們的印象中,老年人仍舊是“體弱的”、“遲鈍的”、需要小心照料的存在。鬚髮皆白、肌肉鬆弛、思維遲鈍、記憶減退等等這些都是人們對於老年人的固有認知。而也正是以上種種年老之後的標識讓人們對抗衰老有著無限的渴求。

對於老年人來說,上了年紀之後,身體機能的退化使得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原來習以為常的事情慢慢變得力不從心,心理上的落差感會促使他們希望恢復健康的年輕狀態,去尋找多種措施,即便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其實這種心態和富人們花費大價錢去追尋“永生”是一樣的。前幾年花費千萬遠赴烏克蘭打幹細胞針的富豪曾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效果怎麼樣,但是只要有一點可能我就願意嘗試。” 在這樣的期望下,老年人熱衷於抗衰老仿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對於年輕人來說,不提現在愈發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和日漸沉重的養老負擔,只提看到現在社會上的很多的關於老年人的問題,其心頭都難免不會升起一些畏懼,對於衰老和與它相伴而來的各種老年慢性病的畏懼。看著飽受老年癡呆症等病痛折磨老年人時,你很難想像他們也曾經如你一般的朝氣蓬勃、獨當一面,更會害怕去想像他們的現在就是你的未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心態,加上經濟壓力等問題使得年輕人的衰老速度加快,抗衰老大潮中的年輕群體才會越來越多。

抗衰老的普及以及年輕化是未來的一個重要趨勢,因此這一領域的熱度越來越高,市場也變得愈發的活躍。前段時間,全國人大代表胡季強在“兩會”上提出,建議加強對NMN等新型抗衰老食品、藥品的研發。此條提議是結合當下全球抗衰老研究的現狀而提出的,它也從側面體現了抗衰老浪潮的重要性和必然性。

康朗始終認為NMN抗衰老將會實現全民普及,助力推動健康老齡化,而康朗也始終在為實現這一目標而努力。

長生不老產品NMN9600裏的數字越高越好麼

NMN的全稱是煙醯胺單核苷酸Nicotinamide Mono Nucleotide,這個俗稱長生不老的NMN產品,這兩年在國際國內知名度都不小,很多名人都在吃,“年輕二十歲”已從夢想逐漸走進了現實。2020年京東、天貓的高端營養品銷售中,這個NMN產品已經排到了銷售量的第一位,市場的聲音往往就是最真切的聲音,這也從部分說明這個技術、產品是相對成熟的可靠的。

網上最貴的產品有每瓶2萬人民幣的,實際上更早時候,因為核心原料比現在要貴幾百、上千倍,一個人一年得花上百萬人民幣之多,一般人吃不起,產品自然難以惠及普通老百姓,而現在隨著國內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這類產品的研發和推出,價格就親民多了,老百姓也消費得起了。

生活中經常被人問到,這個NMN後面的數字比如9600、12000等等(還有30000 per 100g),是越高越好麼?現在來科普一下,大家少交點智商稅。

NMN9600的意思,是指一個產品最小銷售單元裏面NMN成分的總含量,單位是mg(比如每瓶60粒,每粒含有160mg),這裏有三個小誤區。第一,總含量並無多大意義,一個瓶子裝的越多,當然總含量就越多;第二,每粒(或者每片)的nmn含量也不是越多越好,根據國外的研究以及代謝動力學,有個科學的合適數值;

第三,nmn只是產生輔酶1的若干前體之一,不同前體在合成輔酶1的過程中,其抵達部位、運輸效率、合成效率是不一樣的額,有各自的優劣,人體最終需要的是輔酶1的含量越高越好,並不是nmn的含量。

這裏引出一個常識,什麼是輔酶1呢?輔酶1的中文是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或者二磷酸煙苷),很拗口,英文是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NAD是輔酶1的縮寫,就是前述三個單詞首字母合成而成。酶enzyme是人體由活細胞產生的具有高效特異催化作用的有機物,屬於蛋白質,體內幾乎所有代謝反應都需要酶的參與,目前科學發現人體大概有約三千種酶,一般來說某一種酶參與人體內一類或一種的代謝過程,比如通過轉氨酶的變化可以反應肝炎病毒的複製及活躍情況。

輔酶,顧名思義,是輔助酶的代謝及催化,目前公認的人體內最重要的輔酶就是輔酶1,輔酶1作為必不可少的成分,參與了人體上千種生理反應及約60%以上的代謝,是公認的輔酶家族裏的第一號,所謂稱之為輔酶1實至名歸。

有關輔酶1的研究至今已經獲得了六次諾貝爾醫學獎,獲得八位諾獎得主的傾力推薦,自輔酶1被發現100多年來,現代科學已充分發現其廣泛參與有機體內多種基礎生理活動,干預人體代謝、進行dna修復、遺傳修飾、生物節律及壓力抗性等多種關鍵細胞功能;人體內輔酶1缺乏或不足,與衰老、代謝疾病、癌症、神經退行性等多種亞健康不健康有密切關係。

說句結論性的話,國內外對輔酶1的研究已經很成熟了,並為此歸納了輔酶1的九大功能方向:抗衰老、修復、糖尿病、運動減肥、神經認知、心血管、解酒護肝、視力、聽力,實際上除此9大方向之外,在提升性功能、輔助生育受孕、緩解焦慮、改善睡眠、增強耐力爆發力、改善皮膚等等方面,nad+可以做的更多。

前文提到nmn只是nad的前體之一,為了讓人體細胞合成更多nad,從技術層面需要考慮抵達部位、運輸效率、合成效率這三大問題,目前有九種元素可以直接或間接合成nad,不同前體在三大技術上的優劣也各有差異;九種元素中有些是直接前體比如na(煙酸)、nam(煙鹼),有些是間接前體比如nr(核糖)、nmn、try(色氨酸)等,而nad本身也可以通過口服、打針、輸液這三種方式進入人體,不過口服方式因為分子量大而無法穿透細胞膜進入細胞,且多被人體消化及破壞掉了,打針及輸液方式,經試驗及研究發現,大多數在兩小時後以原尿形式排掉了,難以合成更多的nad。

至於現在宣傳最多的元素NMN,具有相對高的合成效率,但其不能獨自完成基因修復全鏈,有修復盲區,有些部位難以或無法抵達,存在不同系統之間不同步不平衡的現象,而且因為分子量較大而導致進入細胞的概率較低,在經過消化系統時存在被消化酶降低活性及分解的技術風險,所以從技術角度需要綜合考慮更多。總之,在如何合成更多nad的技術研究方面,科學家還可以研究的更多,以便對人體的幫助效果更均衡、時效更快速。

   康朗 NMN9600,遵守SB/T10347標準,產品是食品,非藥品保健品特醫食品,面對健康、亞健康和不健康人群,不做效果承諾,該產品結合合成nad不同元素的優缺點,揚長避短,並完全遵守中國國內的相關法律法規(特別是四號函),採用綜合科學的方式,使得效果更均衡,同時針對傳統NMN產品的不足(比如對線粒體少的部位、對皮膚、對焦慮和睡眠等等)進行了配方優化,使得時效更快速,從營養干預、膳食調節的食補角度對廣泛人群提供了更好的多系統改善及幫助,不失為當下既時尚新潮又親民接地氣的健康新品,值得您和家人一試。

NMN抗衰老正在逐漸實現全民普及

過去在社交平臺上流行這樣的一句話:“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是向女人賣青春,

向老人賣健康,向中產階級賣生活方式。”如今大概又多了一條:向富人賣“

續命大法”。這也是NMN因抗衰老功效而爆火的原因。 

 

對於衰老和死亡的恐懼人人皆有,並且都願意為之花錢,而越是富有的人在

這一方面就越是捨得投資,因此人們說“向富人賣命”是一樁極好的生意。正

如幹細胞療法大火之時,一位遠赴烏克蘭注射了59萬元一針幹細胞的富豪在

接受採訪時所說的:“有沒有用誰知道呢,但誰都想活100歲吧”。無論是否真

的有效,富人們都願意為了那不確定的可能性而自掏腰包。

 

不確定之時,富人們尚且如此瘋狂,因此在NMN抗衰老功效被發現後,富人們

的趨之若鶩也可以理解了。據NMN抗衰老功效的發現者大衛.辛克萊表示,在N

MN抗衰老功效剛被發現的那段時間,實驗室每天都能接到各界名人富豪打來

的電話,表示想尋求購買途徑。當時以實驗室試劑售賣的NMN價格高達2萬元

每克,是黃金價格的40倍,堪稱天價,並且供應有限。因此,那時,NMN是極

少數頂尖富豪和科學家才能享受的福利。

 

 

 但是在人口老齡化程度日漸加深的社會背景下,NMN抗衰老功效也表明了其擁有

巨大的商業價值,因此在前些年NMN被研發為產品正式在市場上流通,2017年全

酶法技術降低NMN生產成本後,NMN更是進入大規模產業化發展階段,NMN行業

也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目前,全球抗衰市場已達1900億美元規模,並且到2025

年,預計至少將達到6000億美元規模。NMN抗衰老也由原來富人的專利逐漸變為

如今普羅大眾皆可享的福利。

 

 

 

 

 據民政部發佈的數據顯示,十四五期間,我國老齡人口將增至3億人,由輕度老齡

化社會邁入中度老齡化社會,人口紅利逐漸減退,並逐漸轉化為“人口壓力”,延遲

退休成為必然趨勢。具有抗衰老功效的NMN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並不僅僅只是作

為一個既得利益者,獲得更快發展。同時NMN行業的發展也使得NMN抗衰老逐步

進入尋常百姓家,加快全民普及,提升國民健康素質,對緩解社會醫療和養老體系

壓力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 。

 

 

多國科學家證​實:補充NMN或是免疫系統戰勝病毒的關鍵

新冠肺炎全球肆虐,多國的科學家不止一次的提出外源

性補充NAD+將成為一種可行且有效的新冠肺炎(COVD

-19)治療和預防手段。

現有的諸多相關理論雖然存在細節差異,但是核心思路相對

一致: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理論上會啟動宿主細胞

中的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s),加速NAD+消耗,從

而引發多種生理問題,因此補充NAD+可以緩解甚至治療多

種新冠肺炎症狀。不過沒有實驗數據的支持,理論就永遠只

是理論,無法被應用到臨床中。

終於,在2020年4月19日,來自美國愛荷華大學的Brenner團隊

完成並公佈了自己對NAD+與新冠病毒關係的實驗結果,他們

發現,外源性的補充NAD+或是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

的關鍵。

理論上,當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探查到進入體內的新冠病毒後,會

激發一系列免疫應答來保護自己,其中最關鍵的一項措施就是大

規模的轉錄PARPs,以消耗NAD+為代價,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

Brenner團隊的體外實驗結果與理論的預測基本相同,人類的支

氣管上皮細胞在被新冠病毒感染後,PARPs的轉錄水準確實會大

幅提升。人類支氣管上皮細胞在被新冠病毒感染後,PARPs的轉

錄水準會大幅提升。

現有的諸多相關理論雖然存在細節差異,但是核心思路相對一致

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理論上會啟動宿主細胞中的

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s),加速NAD+消耗,從而

引發多種生理問題,因此補充NAD+可以緩解甚至治療多種新冠

肺炎症狀。不過沒有實驗數據的支持,理論就永遠只是理論,無

法被應用到臨床中。

終於,在2020年4月19日,來自美國愛荷華大學的Brenner團隊

完成並公佈了自己對NAD+與新冠病毒關係的實驗結果,他們發

現,外源性的補充NAD+或是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

關鍵。

實驗數據於2020年4月19日被優先公佈在科研網站BioRxiv上

理論上,當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探查到進入體內的新冠病毒後,

會激發一系列免疫應答來保護自己,其中最關鍵的一項措施就是大

規模的轉錄PARPs,以消耗NAD+為代價,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

Brenner團隊的體外實驗結果與理論的預測基本相同,人類的支氣

管上皮細胞在被新冠病毒感染後,PARPs的轉錄水準確實會大幅提升。

顯然,不論體外實驗、活體實驗,還是新冠病毒患者的樣本分析,

所有數據均顯示新冠病毒和先天免疫系統會對體內的NAD+資源進

行爭奪,因此,提升PARPs活性,將會是幫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

此前研究顯示,PARPs活性很大程度上由NAD+水準決定,但在新冠

病毒感染情境下,很多NAD+補充策略都將不再有效。Brenner團隊

對這些它們逐一進行了分析並給出了建議,只有NMN這種NAD+前

身的物質,才可以有效提升體內NAD+含量,從而對增強免疫力,以

及提升PARPs活性,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所以,補充NAD+ 首選 康朗NMN

NMN資訊:關於NMN的三個謠言

NMN  行業是近年來才興起的一個新興行業,甚至在某種程

度上可以說,2020年是NMN行業的“元年”。2020年NMN在

國內出圈,知名度大大提高,行業規模也成倍擴大,而隨著

NMN的爆火,各種關於NMN的資訊也是鋪天蓋地,其中有

各種科普和行業資訊,同時也有各種各樣的謠言。這裏總結

了一下有關NMN的三大謠言,並作出相關解釋,以給消費者

解惑。

 謠言一:NMN是智商稅

NMN並不是智商稅。NMN抗衰老是現代生命科學研究的成果,

有著諸多的權威研究背書。 自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辛

克萊發現NMN的功效以來,來自全球範圍內的許多科學家都紛

紛開展了與NMN的相關實驗研究,NMN具有抗衰老功效已經成

為科學界普遍認可的結論。同時從這一結論出發,科學家也發現

了NMN的諸多其他功效,這些研究成果都被發佈在《Nature》、

《Cell》和《Science》等知名科學雜誌上。在2020年《Nature》

雜誌盤點的最具潛力的抗衰老物質中,NMN居於第一梯隊。

謠言二:NMN原料可以直接服用 

NMN市場的迅速發展滋生了很多的行業亂象,NMN原料可

以直接服用就是其中危害率最大的亂象之一。因為NMN原

料並不能直接服用。有人嘗試過服用NMN原料,效果極差

,滿臉長痘。 根據醫學觀察,直接服用NMN原料會在人體

產生大量的內毒素,對身體健康造成極大的危害。同時,直

接服用NMN原料,NMN在人體產生的效果會大打折扣,功

效也不能夠得到穩定的發揮。而配有輔料加以調和的NMN產

品則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目前市場上正規的NMN企業都是出

售NMN成熟產品的。 

謠言三:NMN原料幾毛錢一克 

目前市場上的NMN產品價格普遍在萬元以上,在營養保健品

行業內算得上是較為昂貴的產品了。因此當有言論稱’NMN原

料只要幾毛錢一克時,這個謠言傳播的極為迅速且廣泛,但事

實上,這種說法是錯誤的,人們所說的“原料”這裏應當是指NA

D+的另一前體物質煙醯胺,而不是NMN。 目前人工生產NMN

的辦法主要有三種:實驗室化學法、發酵法以及體外合成酶法

NMN抗衰老的功效是2013年被發現的,但是卻直到2015年

才有概念性產品出現。這兩年的時間裏各大資本和企業都在研

究如何降低NMN的生產成本,提高產量,以最大程度的開發N

MN的商業價值,在此期間,耗費的研發資金都是以億為單位計算。

此外,直到如今,全如果NMN原料真的只要幾毛錢一克,畢竟

科學家和富豪們再清楚不過NMN的生產成本了。因此NMN原

料只要幾毛錢一克是不可信的。

  21世紀的社會是一個資訊高度發達的社會,互聯網的普及和各種

社交媒體的出現,使得人人皆能夠成為資訊的製造者和傳播者,而

這是一把雙刃劍。資訊的發達確實對社會和個人都有著多方面的積

極影響,但同時也使得社會上資訊的真實性大大降低,流言與真相

並存催生了很多的社會話題,進而對個人和企業的發展產生影響。

但是相信隨著人們對NMN的瞭解和NMN行業的規範,各種借著攪

亂市場而牟利的行為將得到遏制,消費者的權益將有更安全的保障。

購買NMN請認准康朗品牌

公司完成了所有產品開發生產、專利註冊、標準認證、及網路平臺

建設、大部分金流物流管道、客戶服務系統、全球市場規劃等工作。

康朗公司在產品上有著強大的研發能力和科技成果轉化能力,為產

品持續開發提供技術支撐,專注於NMN系列產品研發,致力於打造

國際品牌的國際標準,成為逆齡產業裏的標杆和典範。

是國際藥品生產管理規範,是非常嚴苛的安全認證,它要求在產品生

產和物流的全過程都必須驗證。如需購買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