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健康管家NMN: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一年中陽氣至盛的時段,就是夏天的時候,一年比一年熱,天氣較煩悶,假如工作壓力大,人體生理氣血運行不順,容易煩躁憂鬱、心悸胸悶。尤其今年各地都還處於防疫狀態,面對不確定的因素以及宅家的焦慮,很多人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身心問題,但這麼熱的天,“進補”是不可能的,NMN可以幫助我們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說到防病和避毒,大家最要躲避預防的就是新冠病毒。隨著各地逐漸開放和各種社會事件所帶來的影響,新冠疫情反反復複,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更加嚴重,最近北京好不容易松了口氣,卻又有疫情興起,令大家的神經又緊繃起來。

對抗險惡的傳染病,我們都知道最直接的方法是通過接種疫苗,用抗原來刺激機體產生抗體,從而增強機體對病毒感染的抵抗力。然而研製疫苗是非常複雜而程式非常嚴格的過程,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又是新發現的冠狀病毒,美國的傳染病首席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表示,目前疫苗的實驗結果樂觀,這真是好消息!那目前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 提升主動免疫力是關鍵。

於是市面上各種宣稱可以提升免疫力的產品在此時都大行其道,從高價的補品如冬蟲夏草、枸杞、人參、黃芪、靈芝,到平民食物蔥薑蒜、香蕉、橘子皮,還有各種維生素、微量元素,只要說能提升免疫力,都能脫銷!

 

免疫力就像保衛身體的軍隊,但我們擁有的到底是社區門衛級別的免疫力,還是驍勇善戰的天兵神將?而且拿中草藥來說,若非經過專業人士辯證,很可能“補錯了”!我聽說連花清瘟膠囊對新冠病毒有益處,托了朋友千辛萬苦寄來,可連花清瘟基本上是寒涼的藥材,萬一患者本身體質是偏寒,還不適用呢!這就好比找來陸軍做海防,空有一身本事卻發揮不了作用。不管是新冠病毒,或是身邊圍繞的千千萬萬種毒,迎戰看不見的敵人,我們需要拿出最強大的實力。與其道聽途說四處嘗試,不如相信科學,給身體最好的裝備。

在尋找有效的治療手段的過程中,多國的科學家不止一次的提出外源性補充NAD+將成為一種可行且有效的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3月23日,來自伊朗伊斯法罕醫科大學的科研團隊也以預印的形式公佈了他們最新的研究成果:人體內NAD+的損耗或許是諸多新冠肺炎症狀的根源。

研究中,科研人員深入分析了新冠肺炎的分子作用機制,發現新冠病毒感染會使肺部細胞生成大量含氧自由基(ROS),造成DNA損傷。為了進行修復,肺部細胞會生產大量DNA修復酶PARP-1。在這一過程中,體內儲量有限的NAD+被嚴重損耗,引發ATP短缺,最終導致細胞死亡,加劇炎症。

現有的諸多相關理論雖然存在細節差異,但是核心思路相對一致,那就是:新冠病毒感染理論上會啟動宿主細胞中的PARPs,加速NAD+消耗,從而引發多種生理問題伊朗團隊研究認為新冠病毒會“爭奪”體內的NAD+。而其帶來的“炎症風暴”產生的大量含氧自由基(ROS)會消耗大量的NAD+, 因此補充NAD+可以緩解甚至治療多種新冠肺炎症狀或許可以作為一種全新且可行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在新冠病毒還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任何探索都值得關注。而目前,來自美國愛荷華大學的Brenner團隊帶來一線曙光,他們從實驗上得到證實:外源性的補充NAD+或是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毫無疑問NMN是最有效和最直接補充NAD+的方式,補充NMN等NAD+前體可以輔助新冠治療。

我們來看看科學家們是怎麼說的:

理論上,當人體的先天免疫系統探查到進入體內的新冠病毒後,會激發一系列免疫應答來保護自己,其中最關鍵的一項措施就是大規模的轉錄PARPs,PARP是DNA修復酶,它在DNA損傷修復與細胞凋亡中發揮著重要作用。PARP是以消耗NAD+來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愛荷華大學的團隊的體外實驗結果與理論的預測基本相同:發現人類的支氣管上皮細胞在被新冠病毒感染後,PARPs的轉錄水準確實會大幅提升。

科學家們在雪貂身上進行活體實驗中,研究人員發現染上新冠病毒的雪貂體內PARPs水準也表現出顯著的升高,同時細胞質NAD+水準大幅下降。病毒感染宿主細胞後,會挾持細胞內的NAD+代謝系統,生產並消耗更多的NAD+來為自身的複製提供能量;同時,先天免疫系統檢測到新冠病毒後所生產的PARPs,為了抑制病毒複製,也需要使用大量的NAD+來為自己提供“彈藥”。

接著科學家們在新冠病毒受害者的肺部細胞上再次重複了這個實驗,越發肯定:不論體外實驗、活體實驗,還是新冠病毒患者的樣本分析,所有數據均顯示:提升PARPs活性,將會是幫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PARPs活性很大程度上由NAD+水準決定,如果PARP是軍隊,那麼NAD+就是他們手中的輜重武器。

但在新冠病毒感染情境下,研究團隊建議對NAD+“開源節流”—— 一方面抑制CD38相關的NAD+消耗,目前這方面的研究數據還需要進一步的實驗驗證。但補充NAD+前體或許是在新冠疫情下提升NAD+水準和PARPs活性的最好方式。根據現有數據,兩種主流NAD+前體,NMN和NR的代謝通路都未被新冠病毒感染影響,轉換的有效性能得到保障;其次,新冠病毒對NNMT的抑制作用理論上可以進一步提升NAD+前體的轉化效率。

有了實驗數據支撐,先前學術界反復提出的“通過補充NAD+來干預和治療新冠肺炎的理論” 補充NAD+的前體NMN,不僅能預防NAD+因衰老或病毒入侵而引發的各種生理問題,還能提升PARPs活性,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抑制病毒的複製能力。

NAD+是人體內固有的物質,對人體細胞有重要的生理功能, 通過NAD+體現。既然NAD+是我們人體原來就有的東西,也就沒有所謂“適不適合”的問題。NAD+又叫輔酶Ⅰ,存在每一個細胞中,參與上千項反應。有多重要就不必多說了!

NAD+的分子很大,很難透過食物或保健品取得,經過哈佛大學遺傳學教授David Sincliar博士的發現,可以透過NAD+的前體NMN補充,小分子的NMN很利於吸收,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科學家在201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指出,小鼠攝取溶解NMN的飲用水後,10分鐘內NMN在血液中的濃度逐漸上升,並且在30分鐘內,NMN隨血液迴圈進入多個組織中,並在組織中合成NAD+,提升NAD+水準。

而康朗NMN9600的分子細小,擁有基因修復科技、營養催化科技、奈米小分子科技,可以透過舌下直接吸收,2-3分鐘就可以通過血腦屏障,30鐘可以達到周身血液,1小時便可使NAD增加到峰值。

科學家們積極的實驗中可以發現,衰老和免疫力下降息息相關,也都是日積月累造成的,所以我們發現在新冠疫情中死亡的患者裏以老年人為主,首先衰老使得免疫力減弱,伴隨原有的慢性病,成為新冠疫情中最脆弱的群體,而最近在美國南部發現年輕人的獲病率大幅提高,因此即使我們現在還身強力壯,覺得衰老離我們很遙遠,也該及早做好抗衰老的準備。充足的睡眠,定期鍛煉,均衡營養,保持愉快的心情,降低人生欲望,這些都是需要從年輕開始逐步養成的。至於保健品的選擇,我們也應該隨著科技的發達而更新換代,走在預防醫學的最前端。

 

由於NMN的效果卓著,好評不斷,坊間各種同類產品也雨後春筍般出現,在眾多同類產品中,必須慎選擁有高級品質認證的產品。那麼很多人問:康朗NMN9600的競爭力何在?

首先我們要從原料說起。NMN的純度很重要,否則裏頭會有很多催化劑,即使有效,後遺症也會伴隨而來,同時,使用後能產生多少NAD+?使用後是否傷身,都是重要的選擇依據。

同樣是NMN,品質卻有等級之分,你吃的是實驗室級別,醫療級的NMN?還是一般的?甚至工業用的?你吃進去的是綠色科技萃取,無化學殘留,自然安全的NMN?還是添加了許多催化劑,濫竽充數的NMN?

那麼NMN9600為什麼值得信賴

最低出廠標準為NMN純度99%以上。NMN20000單瓶NMN含量為20000mg,每膠囊含量為333.33mg,而且性質穩定,常溫存放即可,便於使用和攜帶,並不需要特別的冷藏保存,堪稱NMN類產品的性價比之王。

主要針對產品的安全性,比如我和你都是賣橙汁的,我說我我的產品裏有1000毫克維他命C,你說你的有500毫克,當我們拿去檢驗的時候,

也因為我們擁有嚴格的官方認證,是我們的NMN獲得的推薦, 這些肯定不僅是是我們自己服用時的信心,也是我們分享時的底氣。

 

和手機一樣,保健品也在不斷進步。科技已將我們帶到基因平衡保健品的時代, 而康朗NMN9600,是NMN中品質最高的品牌!我們也相信,隨著公司的發展進步,我們還能保持在尖端科技的風口浪尖,讓我們可望逆轉衰老的規律,常保幸福快樂的人生。

 

​NMN,對抗百病之源

新冠肺炎的疫情繼續蔓延,目前全球已經有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受疫情影響,看到如此兇猛的病毒,隱形的敵人,各國頂尖專家都暫時束手無策,不禁警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連病毒都進化了,我們的保養如果還停留在“三頓飯吃飽”,或是基礎的補充型營養,早就不夠應付了!保健和手機一樣,要隨著科技進步而更新換代。掌握抗老科技的最前沿,才足以因應瞬息萬變的趨勢。

自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 David Sinlcair 教授揭示了 NMN 的“延長壽命”功能以來,NMN 成為學術界的明星分子,可以說是目前最新、也最廣受矚目與肯定的抗老聖品。從頂級富豪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就可以確認。要知道,這些成功人士所作的決定不是個人的決定,而是有智囊、顧問,許許多多聰明的腦袋,綜合林林總總的資訊而做的選擇。在不缺錢、不缺資源的情況下,NMN 能擄獲他們的心,那麼肯定也是你我可以放心跟隨的。

由於受到的矚目越來越多,又有這麼多研究資金的支持,NMN 相關的研究越來越多,僅僅2019年就有十幾篇相關文章發表,包括在認知能力、心血管疾病、肝功能、血糖平衡、脂肪代謝、睡眠、酒精代謝、生殖能力、抑鬱症等方面,都有令人驚喜的研究成果。而在2020年的2月,又有三份 NMN 研究出爐:包括調節炎症衰老、逆轉神經細胞衰老和挽救女性生育能力的功能。

我們先來看看 NMN 在調節炎症衰老的方面。過去的幾年裏,科學家陸續發現幹細胞中許多因為衰老而造成的功能損耗是可以被逆轉的,而透過試驗發現了逆轉的“開關”,這個開關所控制著的是兩項十分關鍵的衰老相關症狀── 慢性炎症和胰島素抵抗。

在衰老過程中,壓力因素和環境毒素會導致自身的免疫系統過度的、非正常的運行,進而形成慢性炎症。同時,慢性炎症又會反過來加速衰老過程。慢性炎症也是引發糖尿病、阿茲海默症、帕金森症、癌症等疾病的導火索。

如果有人說,有一種東西可能導致百病,那麼這個東西,非炎症莫屬。炎症就像森林大火一樣容易蔓延,只要一個地方有炎症反應就會在人體中蔓延,造成破壞。炎症水準高的人,心臟病發病風險會翻倍,很多最新的研究發現,導致心臟病、動脈粥樣硬化的主要原因不是膽固醇,不是脂肪,而是炎症。

炎症有兩種類型: 急性和慢性急性炎症是一種重要的免疫反應,是人體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是有助於抵抗感染的正常免疫過程,所以有些人在服用NMN之後,會有一些類似上火的好轉反應,其實那就是“急性促炎”的現象,在醫學上時是屬於對人體有益的健康反應。因此如果服用NMN之後有類似上火情況發生,不必擔心,這是它在進行自我癒合、修復受損組織、抵禦病原體的一個象徵,這個時候多喝溫水,也可以加點清熱降火的菊花或蓮心。

而慢性炎症可以說是毀滅性、破壞性的火災,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自由基的過量產生 導致的,如果控制不當,身體持續處於發炎狀態,就會損害細胞,增加罹患糖尿病、心臟病、中風、癡呆、抑鬱症、癌症或類風濕關節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機會。所以稱發炎為百病之源並不誇張。

發炎過程拖得太長太久了,就會發生“自體免疫疾病”。相信有不少人聽過這個詞。常常醫生診斷了半天,無法歸咎出疾病成因的時候,就會說是你的免疫力失調、自體免疫能力出問題了。而這類疾病的型態及發生率確實持續增高中,例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及牛皮癬等,都是身體長期慢性發炎導致的問題。事實上,癌症及阿茲海默症也是不同部位的細胞產生慢性發炎的結果。幾年前《時代》雜誌曾做了一個封面報導。說的是與心臟病、癌症及阿茲海默症的發生,密不可分的“秘密殺手”。這會是誰呢?正是越來越受重視的健康議題── “發炎反應”。

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臨床心理學家 George Slavich 研究抑鬱症多年,他認為抑鬱症不僅與心理有關,也與生理和身體健康有關。抑鬱症患者不僅有炎症因數增加,也有炎症反應增強,健康人會因為接種疫苗後的炎症反應出現暫時抑鬱或焦慮狀態。

   

魯道夫·路德維希·卡爾·菲爾紹( Rudolf Ludwig Karl Virchow)

而大約150年前,病理學家 Rudolf Virchow 將癌症稱為“無法癒合的傷口”,他注意到惡性腫瘤組織含有高濃度的炎症細胞,腫瘤通常在慢性炎症部位形成。

所以雖然發炎是我們在生活中不陌生的名詞,卻千萬不要輕忽了“發炎”所帶來的後果。

發炎了怎麼辦?最常見的方法是找醫生開點消炎片,但每一種藥物都有相對應的副作用,為了抑制發炎、疼痛而吃藥,結果卻招來另一種問題,濫用抗生素,會導致嚴重的不良後果,將急性炎症演變成為“慢性炎症”那麼不想陷入吃藥的迴圈的話,應該怎麼做呢?有沒有什麼優良的營養成分可以取代藥物,既能產生治療的效果,卻又不會有副作用呢?

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研究團隊在小鼠體內發現了一種分子“開關”── 名為SIRT2的蛋白,它控制著引起身體慢性炎症的免疫機制,這項最新研究有望帶來新方法,阻止甚至逆轉人類許多與老化有關的疾病。

這些接受試驗的小鼠與正常的兩歲小鼠相比,通過基因變異阻止小鼠產生 SIRT2 蛋白,而培育出來的小鼠顯示出更多炎症跡象。此外,這些小鼠還表現出較高的胰島素抵抗,這是與2型糖尿病和代謝綜合征相關的症狀。

研究團隊還用輻射破壞老鼠的免疫系統,然後用造血幹細胞重構這些小鼠的免疫系統,結果發現這些擁有炎性小體的小鼠,胰島素抵抗在6周後得到改善,表明關閉這種免疫機制可能會逆轉代謝疾病的進程。

研究的結果是:發現長壽蛋白 SIRT2 在衰老過程中維持葡萄糖代謝和胰島素抵抗起到關鍵作用。

小鼠和人類都有7個長壽蛋白,其中Sir1,Sir2,Sir6, Sir7似乎起到表現遺傳調節因數的作用,Sir3, Sir4, Sir5則存在於粒線體中,這七個長壽蛋白是重要的代謝因數,能防止與年齡有關的疾病,因此也被稱為長壽蛋白。

過去我們也聽說過其他明星抗衰老成分可以啟動長壽蛋白,抗衰老專家哈佛大學的 David Sinlcair 博士在白藜蘆醇研究後,開始找尋有更大能力啟動長壽蛋白的物質,他把研究重點放在了提升體內NAD水準上。

2013年,他在《細胞》上發表文章:人體裏重要的輔酶 NAD ,被稱為是輔酶1,是參與上千種細胞更新反應的輔酶,為什麼叫輔酶1,不是輔酶 3456,也能看出其重要性,因為 NAD 是上千種反應的輔酶,所以其功能也是方方面面。

NMN 是 NAD 的前體,可以轉化為體內 NAD,它的功能也主要通過 NAD 體現,關於NMN的逆齡、抗衰老,其實都是在圍繞 NAD 展開。

David Sinlcair 博士發現:用 NMN 提升 NAD 一周後,22個月大,相當於人類60歲的小鼠和之前有天壤之別,與6個月大,相當於人類20歲的小鼠在粒腺體穩態、肌肉健康等關鍵指標上不相上下。

大衛辛克萊爾博士比較了他自己的兩項發現:白藜蘆醇只能啟動Sirt1,而 NAD 能讓整個長壽蛋白家族1-7火力全開。

透過科學家們的研究,我們可以有把握地知道,補充 NMN 能啟動長壽蛋白Sirt2,防禦炎症和胰島素抵抗,進而避免各種可怕的、頑固的慢性病。

生老病死是人生最大的課題,縱然我們掌握不了生與死,但借助科技的發達,我們可以避免疾病與衰老,讓人生的意義發揮到極致,這正是 NMN 最大的價值!

關於NMN,你知道它對於新冠肺炎治療與預防有什麼研究?

截止至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很大很大損失。無論是疫苗實驗還是藥物研發,只要是和新冠相關,瞬間都會引起世界級的關注。

目前疫苗現狀

目前疫苗候選有一兩百種方案,主要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滅活疫苗

(還有減活疫苗, 但新冠目前沒有臨床試驗的減活品種),沒有致病和感染能力,但可以讓免疫系統知道病毒的特徵,例如國產疫苗:科興、國藥。問題:首先要生產出活病毒,才能進行滅活。

第二類:基於表面S蛋白

  1. 蛋白疫苗可以單獨生產蛋白疫苗,變為納米顆粒,更好啟動免疫系統,加佐劑,幫助免疫系統更好識別,比如NMN
  2. 病毒載體疫苗如果不想單獨生產蛋白,可以使用比較安全的腺病毒,攜帶DNA把DNA導入細胞中,隨後變為RNA,通過人體自身產生蛋白,例如牛津-阿斯利康、強生、康希諾。
  3. mRNA疫苗更方便的,直接把RNA導入細胞中生產蛋白。問題:RNA穩定性差。瑞輝、Moderna對RNA進行修飾,使之更加穩定,在外面加了一層脂質層, 形成納米顆粒。

 新冠病毒是如何致病的?

輕症:如果身體健康、病毒吸入量不大、沒有直接感染到肺部,那麼病毒發展會較緩慢,為身體的兩道免疫系統爭取了寶貴時間,一道是天然免疫反應,一道是適應性免疫反應。天然免疫反應比較快,特點是控制病毒不擴散,但很難徹底清除病毒。一兩周之後,交給適應性免疫系統,病毒很快會被清除。

重症病毒量大、沒有戴口罩、病毒直接進入到肺部,發展會比較快,會導致適應性免疫系統崩潰,天然免疫系統硬抗之下會產生過度免疫,包括炎症因數風暴,就會導致重症。

另外一些影响因素包括:基因、年龄。老年人或其他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很容易发展为重症。

關於NMN對於新冠肺炎作用的研究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感染病學家李蘭娟表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個新髮型的病毒類型,所有人群都是易感人群,而老年人、抵抗力差的人、有基礎疾病的人,又是 更易感的人群,感染後也更容易發展為重症。

抵抗力是我們面對病毒的盾牌,盾牌越堅固的人,自己就越安全,反之就越危險。

作為人體基礎輔酶,NAD+與免疫必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有學者猜想其直接前體NMN對新冠有治療作用。隨後,美國著名醫生羅伯特·休伊贊佳醫生(Robert Huizenga)甚至將其直接應用於臨床,並治癒了一位55歲重症患者。

一位55歲的重症(呼吸困難、體溫39.4℃)新冠肺炎患者,在接受口服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益恩喜主要成分)雞尾酒療法後,只過了一晚,患者的整體免疫水準就提升了85%,並且在連續用口服NMN 10 天後,新冠肺炎檢測成陰性,成功出院。

在新冠疫情爆發的初期,一支伊朗團隊首次提出了補充NAD+或許能夠有效預防甚至治療新冠肺炎的假說,他們認為新冠病毒感染後造成的DNA損傷,會迫使細胞啟動大量PARP酶對DNA進行修復,但由於PARP的運作本身會消耗大量的NAD+,它們的持續活動將會造成NAD+水準驟降,最終影響細胞供能,造成致命性結果。

隨後,Charles Brenner博士和Robert Huizenga博士等聲名顯赫的學者,展開了一系列使用NAD+補充劑治療新冠病毒感染的實驗,優異的實驗數據使得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重視NAD+水準與新冠病毒之間的聯繫。

2020年5月底,著名抗衰老學者David Sinclair博士再次發文,全面的分析了衰老與新冠肺炎之間的關係,提出除了PARPs之外,NAD+水準還與新冠病毒感染存在著大量的聯繫,並呼籲醫療機構著手研發以NMN等抗衰老物質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Sinclair博士的觀點立刻得到了廣泛回應,2020年7月,幾位醫學專家在科研期刊《Medical Hypotheses》上,深入探討了使用NAD+補充劑和SIRT1啟動劑作為新冠肺炎治療方式的可行性問題。

NAD+水準與Sirt1的活性,直接決定著新冠病毒對人體的殺傷力。這一假說與現有的臨床數據契合度極高,不僅僅完美的解釋了為何現今全球近74%的新冠肺炎遇難者年齡都在65歲以上;同時也說明了為何新冠肺炎對肥胖和二型糖尿病患者等低NAD+水準人群中,有著遠高於正常水準的致命性。

作者強調,這一假說的重點是維持Sirt1蛋白的活性,NAD+雖能為Sirt1提供必要的“燃料”,但並不足以“點燃”Sirt1,因此,在設計以NAD+補充劑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時,應當注意配合補充鋅等能夠輔助Sirt1啟動的營養物質。

文末,幾位學者共同發聲,呼籲醫學界儘快對這一假說進行驗證,配合鋅元素進行NAD+補充,將會成為一種有效,且成本更為低廉的全新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其中的數據顯示,四十至六十歲左右是新冠肺炎高發病年齡區間,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死亡率也在不斷升高,80歲以上的高齡人群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十四左右。在這其中有高血壓、心血管疾病等老年高發疾病的患者更容易遭受新冠的襲擊,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致死率達到十分之一。

基礎性疾病是死於新冠肺炎的最大風險因素,對於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的患者來說,利用NMN提高免疫力本身對於預防基礎性疾病也有非常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