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NMN,你知道它對於新冠肺炎治療與預防有什麼研究?

截止至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很大很大損失。無論是疫苗實驗還是藥物研發,只要是和新冠相關,瞬間都會引起世界級的關注。

目前疫苗現狀

目前疫苗候選有一兩百種方案,主要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滅活疫苗

(還有減活疫苗, 但新冠目前沒有臨床試驗的減活品種),沒有致病和感染能力,但可以讓免疫系統知道病毒的特徵,例如國產疫苗:科興、國藥。問題:首先要生產出活病毒,才能進行滅活。

第二類:基於表面S蛋白

  1. 蛋白疫苗可以單獨生產蛋白疫苗,變為納米顆粒,更好啟動免疫系統,加佐劑,幫助免疫系統更好識別,比如NMN
  2. 病毒載體疫苗如果不想單獨生產蛋白,可以使用比較安全的腺病毒,攜帶DNA把DNA導入細胞中,隨後變為RNA,通過人體自身產生蛋白,例如牛津-阿斯利康、強生、康希諾。
  3. mRNA疫苗更方便的,直接把RNA導入細胞中生產蛋白。問題:RNA穩定性差。瑞輝、Moderna對RNA進行修飾,使之更加穩定,在外面加了一層脂質層, 形成納米顆粒。

 新冠病毒是如何致病的?

輕症:如果身體健康、病毒吸入量不大、沒有直接感染到肺部,那麼病毒發展會較緩慢,為身體的兩道免疫系統爭取了寶貴時間,一道是天然免疫反應,一道是適應性免疫反應。天然免疫反應比較快,特點是控制病毒不擴散,但很難徹底清除病毒。一兩周之後,交給適應性免疫系統,病毒很快會被清除。

重症病毒量大、沒有戴口罩、病毒直接進入到肺部,發展會比較快,會導致適應性免疫系統崩潰,天然免疫系統硬抗之下會產生過度免疫,包括炎症因數風暴,就會導致重症。

另外一些影响因素包括:基因、年龄。老年人或其他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很容易发展为重症。

關於NMN對於新冠肺炎作用的研究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感染病學家李蘭娟表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個新髮型的病毒類型,所有人群都是易感人群,而老年人、抵抗力差的人、有基礎疾病的人,又是 更易感的人群,感染後也更容易發展為重症。

抵抗力是我們面對病毒的盾牌,盾牌越堅固的人,自己就越安全,反之就越危險。

作為人體基礎輔酶,NAD+與免疫必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有學者猜想其直接前體NMN對新冠有治療作用。隨後,美國著名醫生羅伯特·休伊贊佳醫生(Robert Huizenga)甚至將其直接應用於臨床,並治癒了一位55歲重症患者。

一位55歲的重症(呼吸困難、體溫39.4℃)新冠肺炎患者,在接受口服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益恩喜主要成分)雞尾酒療法後,只過了一晚,患者的整體免疫水準就提升了85%,並且在連續用口服NMN 10 天後,新冠肺炎檢測成陰性,成功出院。

在新冠疫情爆發的初期,一支伊朗團隊首次提出了補充NAD+或許能夠有效預防甚至治療新冠肺炎的假說,他們認為新冠病毒感染後造成的DNA損傷,會迫使細胞啟動大量PARP酶對DNA進行修復,但由於PARP的運作本身會消耗大量的NAD+,它們的持續活動將會造成NAD+水準驟降,最終影響細胞供能,造成致命性結果。

隨後,Charles Brenner博士和Robert Huizenga博士等聲名顯赫的學者,展開了一系列使用NAD+補充劑治療新冠病毒感染的實驗,優異的實驗數據使得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重視NAD+水準與新冠病毒之間的聯繫。

2020年5月底,著名抗衰老學者David Sinclair博士再次發文,全面的分析了衰老與新冠肺炎之間的關係,提出除了PARPs之外,NAD+水準還與新冠病毒感染存在著大量的聯繫,並呼籲醫療機構著手研發以NMN等抗衰老物質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Sinclair博士的觀點立刻得到了廣泛回應,2020年7月,幾位醫學專家在科研期刊《Medical Hypotheses》上,深入探討了使用NAD+補充劑和SIRT1啟動劑作為新冠肺炎治療方式的可行性問題。

NAD+水準與Sirt1的活性,直接決定著新冠病毒對人體的殺傷力。這一假說與現有的臨床數據契合度極高,不僅僅完美的解釋了為何現今全球近74%的新冠肺炎遇難者年齡都在65歲以上;同時也說明了為何新冠肺炎對肥胖和二型糖尿病患者等低NAD+水準人群中,有著遠高於正常水準的致命性。

作者強調,這一假說的重點是維持Sirt1蛋白的活性,NAD+雖能為Sirt1提供必要的“燃料”,但並不足以“點燃”Sirt1,因此,在設計以NAD+補充劑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時,應當注意配合補充鋅等能夠輔助Sirt1啟動的營養物質。

文末,幾位學者共同發聲,呼籲醫學界儘快對這一假說進行驗證,配合鋅元素進行NAD+補充,將會成為一種有效,且成本更為低廉的全新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其中的數據顯示,四十至六十歲左右是新冠肺炎高發病年齡區間,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死亡率也在不斷升高,80歲以上的高齡人群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十四左右。在這其中有高血壓、心血管疾病等老年高發疾病的患者更容易遭受新冠的襲擊,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致死率達到十分之一。

基礎性疾病是死於新冠肺炎的最大風險因素,對於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的患者來說,利用NMN提高免疫力本身對於預防基礎性疾病也有非常大的作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