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患得患失,NMN效果明顯

別再患得患失,NMN效果明顯尤其令我們欣慰的是, 對一些目前醫學界束手無策、藥石無靈的疾病,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漸凍症、脫髮等,NMN有明顯緩解乃至全面改善的作用。就老年癡呆症而言,至少有近十例報告服用NMN後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其中有三例改善非常明顯。考慮到這些使用者服用NMN時間尚短,試用者也僅寥寥數十例,此結果之好遠遠出乎意料。

雖然文獻對NMN治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等已有推測。但實際的成功,畢竟令人振奮。又如,據使用者回饋,80%以上長期睡眠障礙者,服用NMN 1-2星期後便有明顯的改善。

複合維生素在多功能方面與NMN可有一PK,但絶大部份維生素如維生素A,C和大部份B族維生素均可通過日常膳食獲取,而NMN的含量在所有食物中微乎其微,少於幾萬分之一,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從飲食中補充之。

NMN產品問世才一、二年,已聲名遠播,但飽受假冒偽劣保健品荼毒的消費者,即想捷足先登,早日享用NMN的好處,又怕再次上當。

患得患失的心情,筆者感同身受,完全可以理解。同時,“名滿天下,謗亦隨之”,一些抱殘守缺,囿於老經驗和陳舊知識之士也想當然地認為NMN宣稱的效果如此之好,必定有詐,下意識地來說三道四。

A.最顯而易見的質疑是:“雖然動物實驗表明NMN可有效地抗衰老和延長壽命,但人體臨床還沒做,動物有效人體未必有效”。

誠然,動物實驗成功,並不等同人體有效,但是:

a.動物實驗的成功表明NMN有可能也在人體成功,這其實是向人體成功邁出了一大步;

b.過往數據表明,通過動物實驗的藥物之一半在人體中失敗。但失敗的藥物大都不是人體的內源物質,而且它在動物中的作用機制與人不盡相同。 而NMN則不同,它是生命體內最基本的生化物質,其結構和作用機制在各種植物、動物和人體無甚差別。通過動物實驗後也通過人體檢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當然,任何人都完全有權利選擇等待,坐等人體臨床全部完成再決定是否服用,這裏需要提醒各位:

(1)人體臨床所費不貸;且曠日持久,等閒3-5年;

(2)臨床試驗每次衹能進行單一適應症(即一種病);

(3)衰老目前並不算疾病, 因此無法進行有關的臨床試驗。

對患有神經退化等病患者而言,時不我待。因此筆者認為有義務告訴社會大眾事情的真相,既要小心謹慎也不求全責備,讓老百姓自行行使知情權和選擇權。

之所以能夠斷崖式下降產品價格的原因是:得風聲之先,積數十位科學家20年研發之功,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力打造了具有原創性知識產權和全產業鏈的、世界領先的生物催化劑平臺。

NMN的巨大成功,也使不良廠家見獵心喜,以次充好,以假亂真的NMN產品不時冒起。但如清華大學生命與健康科學謝偉東副教授指出: “工業化生產NMN所需的酶催化合成技術及其純化工藝相當複雜,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短期內仿製並不現實”。

網上誤傳NMN成本僅幾毛錢/克,其實指的是NAM(煙醯胺),張冠李戴了。NAM可作為NMN前體,經數步合成NMN。體內代謝途徑錯綜複雜,多歧路,一步之差,效率可差幾倍乃至幾十倍,何況幾步之差。

另一方面,與晶片和硬體的價值不能單以其材料成本衡量一樣,生物技術產品投資大,風險高,時間長,研發投入大,機會成本高,所以在產品推出之初,價格不免居高。

最近的科研成果不斷發掘NAD+的新功能,如(1). 戒毒癮, 包括可卡因,鴉片等;(2). 母親懷孕, 哺乳期時NAD+水準高的話, 對嬰兒身體和神經發育均有幫助;(3). 逆轉老年癡呆症等等。我預見NMN/ NAD+的更多功能和對人體的用處將不斷湧現。

中、老年人之外NMN對一些各種特定人羣尤其重要,如運動員(劇烈運動時需要大量NAD+以產生ATP),空乘人員(高空幅射和夜班造成DNA損傷,容易多發癌症),高原工作者(克服高原反應),醫護人員(夜班容易累積DNA損傷)等等。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