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研究表明,NMN能預防和改善心腦血管疾病

心腦血管疾病是心臟血管和腦血管疾病的統稱,泛指由於高脂血症、血液黏稠、動脈粥樣硬化、高血壓等所導致的心臟、大腦及全身組織發生的缺血性或出血性疾病。心腦血管疾病是一種嚴重威脅人類,特別是50歲以上中老年人健康的常見病,具有高患病率、高致殘率和高死亡率的特點,即使應用目前最先進、完善的治療手段,仍可有50%以上的腦血管意外倖存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全世界每年死於心腦血管疾病的人數高達1500萬人,居各種死因首位。

心腦血管疾病是 65 歲以後生活品質下降最大的原因,直接導致了約三分之一的死亡。研究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以及如何扭轉這種情況,是人類健康未來取得進展的關鍵。

▲▲▲▲▲

圖-2010 全球各年齡段死因統計

▲▲▲▲▲

我們大部分的器官、組織都依賴於局部豐富的、功能完備的微血管網路,這個網路可以維持氧氣供應,交換熱量和各種營養物質,並清除新陳代謝的廢物。然而,隨著年齡增長,血管內皮細胞數量、功能都會下降,這將導致血管的核衰老。

圖-內皮細胞衰老引起血管功能障礙的分子機制

隨著年齡增加,內皮細胞的細胞週期失調、氧化應激增強、鈣信號紊亂,我們機體的炎症水準增高,以及尿酸增高也促進內皮細胞老化——這些因素共同造成內皮細胞中DNA損傷增加、DNA修復壓力增大,PARPs對 NAD+的損耗占比增加,而SIRT1活化強度不足,另有klotho、FGF21等分子通路異常下調,內皮細胞衰老的綜合結果為:血管炎症增高、血管重塑和血管僵硬。

內皮細胞(EC)衰老是一個結構和功能改變的病理生理過程,包括血管張力失調、內皮通透性增加、動脈硬化、血管生成和血管修復受損、EC線粒體生物生成減少等。

細胞週期失調、氧化應激、鈣信號改變、高尿酸血症和血管炎症與EC衰老和血管疾病的發生、發展密切相關。許多異常的分子通路與這些潛在的病理生理變化有關,包括SIRT1、Klotho、成纖維細胞生長因數-21和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的啟動。

因為SIRTs和血管衰老的關係,NAD+前體NMN理應並且已經在一些研究中體現出效果:

NMN治療老年小鼠(8 周內每天給藥 300mg/kg)可恢復頸動脈內皮依賴性擴張(內皮功能的一種測量方法),增加動脈彈性,並降低老化血管的氧化應激水準。

NMN(500mg/kg/天,水送服,持續28天)對小鼠的治療取得顯著療效:通過促進sirt1-依賴的毛細血管密度的增加,改善了老年小鼠的血液流動和耐力。

NMN 通過改善老年小鼠年齡誘導的血管內皮功能障礙以及神經血管耦合(NVC)反應,顯著提高老年小鼠認知,並且NMN降低老齡鼠腦微血管內皮細胞的線粒體ROS,恢復NAD+、線粒體能量。

因此,在老化血管內皮中增加NAD+水準將成為一種潛在療法,有望治療因血流減少而發生發展的疾病如:缺血-再灌注損傷、傷口癒合緩慢、肝功能障礙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