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NMN,你知道它對於新冠肺炎治療與預防有什麼研究?

截止至目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很大很大損失。無論是疫苗實驗還是藥物研發,只要是和新冠相關,瞬間都會引起世界級的關注。

目前疫苗現狀

目前疫苗候選有一兩百種方案,主要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滅活疫苗

(還有減活疫苗, 但新冠目前沒有臨床試驗的減活品種),沒有致病和感染能力,但可以讓免疫系統知道病毒的特徵,例如國產疫苗:科興、國藥。問題:首先要生產出活病毒,才能進行滅活。

第二類:基於表面S蛋白

  1. 蛋白疫苗可以單獨生產蛋白疫苗,變為納米顆粒,更好啟動免疫系統,加佐劑,幫助免疫系統更好識別,比如NMN
  2. 病毒載體疫苗如果不想單獨生產蛋白,可以使用比較安全的腺病毒,攜帶DNA把DNA導入細胞中,隨後變為RNA,通過人體自身產生蛋白,例如牛津-阿斯利康、強生、康希諾。
  3. mRNA疫苗更方便的,直接把RNA導入細胞中生產蛋白。問題:RNA穩定性差。瑞輝、Moderna對RNA進行修飾,使之更加穩定,在外面加了一層脂質層, 形成納米顆粒。

 新冠病毒是如何致病的?

輕症:如果身體健康、病毒吸入量不大、沒有直接感染到肺部,那麼病毒發展會較緩慢,為身體的兩道免疫系統爭取了寶貴時間,一道是天然免疫反應,一道是適應性免疫反應。天然免疫反應比較快,特點是控制病毒不擴散,但很難徹底清除病毒。一兩周之後,交給適應性免疫系統,病毒很快會被清除。

重症病毒量大、沒有戴口罩、病毒直接進入到肺部,發展會比較快,會導致適應性免疫系統崩潰,天然免疫系統硬抗之下會產生過度免疫,包括炎症因數風暴,就會導致重症。

另外一些影响因素包括:基因、年龄。老年人或其他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很容易发展为重症。

關於NMN對於新冠肺炎作用的研究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感染病學家李蘭娟表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個新髮型的病毒類型,所有人群都是易感人群,而老年人、抵抗力差的人、有基礎疾病的人,又是 更易感的人群,感染後也更容易發展為重症。

抵抗力是我們面對病毒的盾牌,盾牌越堅固的人,自己就越安全,反之就越危險。

 

作為人體基礎輔酶,NAD+與免疫必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有學者猜想其直接前體NMN對新冠有治療作用。隨後,美國著名醫生羅伯特·休伊贊佳醫生(Robert Huizenga)甚至將其直接應用於臨床,並治癒了一位55歲重症患者。

 

一位55歲的重症(呼吸困難、體溫39.4℃)新冠肺炎患者,在接受口服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益恩喜主要成分)雞尾酒療法後,只過了一晚,患者的整體免疫水準就提升了85%,並且在連續用口服NMN 10 天後,新冠肺炎檢測成陰性,成功出院。

在新冠疫情爆發的初期,一支伊朗團隊首次提出了補充NAD+或許能夠有效預防甚至治療新冠肺炎的假說,他們認為新冠病毒感染後造成的DNA損傷,會迫使細胞啟動大量PARP酶對DNA進行修復,但由於PARP的運作本身會消耗大量的NAD+,它們的持續活動將會造成NAD+水準驟降,最終影響細胞供能,造成致命性結果。

隨後,Charles Brenner博士和Robert Huizenga博士等聲名顯赫的學者,展開了一系列使用NAD+補充劑治療新冠病毒感染的實驗,優異的實驗數據使得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重視NAD+水準與新冠病毒之間的聯繫。

2020年5月底,著名抗衰老學者David Sinclair博士再次發文,全面的分析了衰老與新冠肺炎之間的關係,提出除了PARPs之外,NAD+水準還與新冠病毒感染存在著大量的聯繫,並呼籲醫療機構著手研發以NMN等抗衰老物質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Sinclair博士的觀點立刻得到了廣泛回應,2020年7月,幾位醫學專家在科研期刊《Medical Hypotheses》上,深入探討了使用NAD+補充劑和SIRT1啟動劑作為新冠肺炎治療方式的可行性問題。

NAD+水準與Sirt1的活性,直接決定著新冠病毒對人體的殺傷力。這一假說與現有的臨床數據契合度極高,不僅僅完美的解釋了為何現今全球近74%的新冠肺炎遇難者年齡都在65歲以上;同時也說明了為何新冠肺炎對肥胖和二型糖尿病患者等低NAD+水準人群中,有著遠高於正常水準的致命性。

作者強調,這一假說的重點是維持Sirt1蛋白的活性,NAD+雖能為Sirt1提供必要的“燃料”,但並不足以“點燃”Sirt1,因此,在設計以NAD+補充劑為主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時,應當注意配合補充鋅等能夠輔助Sirt1啟動的營養物質。

文末,幾位學者共同發聲,呼籲醫學界儘快對這一假說進行驗證,配合鋅元素進行NAD+補充,將會成為一種有效,且成本更為低廉的全新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其中的數據顯示,四十至六十歲左右是新冠肺炎高發病年齡區間,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死亡率也在不斷升高,80歲以上的高齡人群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十四左右。在這其中有高血壓、心血管疾病等老年高發疾病的患者更容易遭受新冠的襲擊,患有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致死率達到十分之一。

基礎性疾病是死於新冠肺炎的最大風險因素,對於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的患者來說,利用NMN提高免疫力本身對於預防基礎性疾病也有非常大的作用

炎炎夏日 NMN補充您所需能量和活力﹗

夏天

夏天日長夜短,人們聚會較多,晚睡早起相對變得睡眠不足,在經過短短半天的學習和工作後,很有可能便會感覺到疲勞。白天氣溫較高,人體大量排汗,流失一定數量的鉀元素,造成電解質紊亂,再加上人體血管擴張和腦部供血量減少,因而導致經常精神不振,倦怠無力。

    身體沉重、身體僵硬、注意力不集中和反應遲鈍等…其實,人體之所以會出現這些問題,很大程度是源於繁忙都市人整天留在辦公室,長期坐著使用電腦,忽略身體鍛煉和營養補充,人體代謝率因而下降,導致體內廢物和多餘水分不能及時排出體外,身體健康狀況每況愈下。

認清大腦敵人

首先,我們的大腦有四大敵人:

睡眠不足     供氧不足     營養不足     使用不足

 睡眠不足是指經常熬夜,沒有按時連續高品質睡足八小時,睡眠不足容易加快腦細胞死亡。

供氧不足有很多情況,包括經常關緊門窗不通風、經常蒙著頭睡在被窩裡、鼻塞或者熟睡時打鼾嚴重導致呼吸不暢通等。

 營養不足情況就更多了,比如不吃早餐、午餐、偏食及進食太多垃圾食品等。

  使用不足是指不愛動腦和說話等,這些都會讓腦細胞快速死亡,因為大腦會遵循物學中的一大原則運作:用得多就進化,用得少就退化

   在您的日常生活中

大腦四大敵人有經常出現嗎?

身體乏力原因

        體力或腦力勞動者的疲乏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但在稍微勞動後便感到疲憊就需要高度重視

        糖尿病是最常導致疲憊乏力的疾病。患者由於糖代謝失常、高能磷酸鍵減少、失水及電解質失衡等原因,客易感到疲憊和虛弱無力。

        貧血也常引起疲憊乏力,嚴重的包括有慢性貧血、較常見有缺鐵性貧血、急性失血性貧血和急性溶血性貧血等,這些患者均有乏力的現象。

        患了感冒和各種感染性疾病的人幾乎都有疲憊乏力的情況。此外,很多內分泌疾病也有同樣症狀,比如說,乏力是甲狀腺機能減弱病人的起初症狀,也是甲狀腺機能亢進病人的常見症狀。

近三至四年來

全球頂尖科學家不斷發表研究成果

證明補充 NMN 能有效增加

恢復體內 NAD+ 的水平

補充您所需營養、能量和活力

    科學界認為,人類隨着年齡增長,體內的 NAD+ 水平會不斷下降,導致生物體能量的「發電機」細胞線粒體功能衰退、引發衰老,身體各種機能的毛病也因此叢生。

    NAD+ (輔酶Ⅰ),全稱為 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是人體內功能最廣泛和最重要的生化物質之一,主導人體內四分之一、參與一半以上代謝活動,被認為是維持年輕的關鍵,能催化產生95%以上生命活動能量、修復受損 DNA 和激活長壽蛋白 ( Sirtuins 1~7) 。

註:人體內負責延長壽命與抑制衰老的長壽蛋白(Sirtuins),其活性亦取決於 NAD+。

    NMN 全稱 Beta-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 β-煙酰胺單核苷酸 ),是 NAD+ 最直接的前體,是所有生物包括人體和各種食物中自身已天然存在的物質。研究顯示, NMN 除了提升身體狀態、促進代謝、增肌減脂和改善睡眠,延緩各類年老症狀,情況因人而異、表現不同,當中包括…

01

降血糖、身體對胰島素的敏感性增加

02

調節生理鐘,改善睡眠

03

改善心血管功能

04

降血脂,降低改善LDL / HDL比例

05

改善免疫功能

06

美容養顏,停止脫髮,白髮變黑

07

緩解化療副作用

08

改善 / 緩解老年癡呆症

09

調節血壓

10

抑鬱症減輕和消除

11

改善 / 消除便秘

12

加速酒精代謝,提升酒量,消除宿醉

13

提升男性激素,改善性功能

14

加強記憶力及改善聽力

15

減輕/消除食物過敏

16

減少脂肪肝

17

增加食慾

18

改善視力

19

調經

20

減輕 / 消除高原反應

*註:實際效果因人而異, 以上內容僅供參考。

    不過由於難以透過食物補充足夠 NMN ,額外攝取 NMN 對維持健康尤其重要﹗

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下)

中国人的午休习惯在国外的确相当著名。

法国新闻网的文章中描绘了很多细节化的场景,以渲染中国人午睡的气氛:”中国人通常在早上6点就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这比法国人要早。然后,他们会在11点左右开始吃午餐,吃完就开始小睡15-30分钟;很多中企会配备职工宿舍,员工可以回到宿舍去睡。就算没有宿舍,临时床铺、办公桌、建筑工地、公园长椅、机场候机室、火车站地板甚至宜家商场里的样板床,都是中国人’到处打盹’的好去处……“报道建议长期缺觉的法国人多多学习,因为在中国,睡午觉几乎成了一项“制度化的国民习惯”。

在美国睡眠基金会(NSF)的网站上就有文章介绍:在中国,工作人员经常在午餐后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小时,午休被认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劳动者权利。

这事传到国内,网友们纷纷吐槽,表示自己可能是个假的中国银……

虽是“一本道”,但其实是满有科学道理的。

近日,在美国心脏病学会第 68 届年会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午睡的人比不午睡的人更容易出现明显的血压降低。

在美国,近半数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压。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因为高血压通常没有任何患病迹象或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血压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

“午睡引起的血压降低幅度与其它生活方式改变所引起的血压降幅相当,例如减少盐和酒精的摄入能够使血压降低 3 至 5 毫米汞柱(mmHg),”阿斯克勒皮恩综合医院(Asklepieion General Hospital)的心脏病学家、论文作者之一马诺利斯·卡利斯特拉托斯(Manolis Kallistratos)博士介绍。他还补充道,低剂量的降压药通常能使血压平均降低 5 至 7 毫米汞柱。

总体而言,午睡可以引起平均为 5 毫米汞柱的血压降幅,研究人员表示这与其他已知的降压干预措施的预期效果相当。此外,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下降3毫米汞柱。

Dr. Manolis Kallistratos说:“这项发现很重要,因为即使血压只降低 2 毫米汞柱,也可以有效降低心脏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约 10%。基于我们的发现,如果高血压患者有条件午睡,或许能缓解其症状。并且午睡很容易实现,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

“血压的水平越高,任何的降压努力效果就越明显。”

这项研究共包括 212 位研究对象,平均血压水平为 129.9 毫米汞柱,平均年龄 62 岁。其中,一半以上是女性,约四分之一的人吸烟并/或患有 II 型糖尿病。

所有的实验对象被分为两组:午睡组和不午睡组。除了午睡组中的吸烟人士较多以外,每组研究对象都有着相近的心脏病患病风险。

研究者记录并评估了这些人在 24 小时内的连续血压变化、午睡时长(平均 49 分钟)、生活习惯(例如酒精、咖啡和盐的摄入量,运动情况等)和脉搏波传播速度,即动脉硬度的表征。

最终的研究结果表明,两组研究对象之间 24 小时之内的平均收缩压有着明显的差异,午睡组比不午睡组低 5.3 个毫米汞柱(127.6 vs. 132.9 毫米汞柱)。如果同时比较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两个读数,午睡组的数值也相对更好(128.7/76.2 vs. 134.5/79.5 毫米汞柱)。另外,午睡时长和血压读数的变化之间似乎存在着直接的线性关系;据此前报道,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会下降3毫米汞柱。

尽管两组人都接受了同样剂量的抗高血压药物,而且血压也控制得很好,但是那些午睡的研究对象其血压仍然会有显著的降低。

在夜间,受试者血压的下降幅度是一致的(夜间睡眠时血压会自然下降),这意味着受试者动态血压的降低不是由这种现象产生的,进一步印证了午睡能够降低动态血压的结论

研究人员表示,在地中海地区,除了该地区特有的有益于心脏健康的饮食习惯之外,午睡习惯的普及,应该也对保持当地人群良好的健康状况有着重要的作用。

作为机制明确、效果确凿的人体天然内源性物质和抗衰老神品,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能通过启动长寿蛋白。起到调节生理钟,改善睡眠,克服时差的功效。据大量的使用者反馈,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

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上 )

以色列科学家最新发现:脑细胞在白天积累的受损 DNA,会在睡眠期间得到逆转和修复.

众所周知,睡眠对于所有具有神经系统的动物,从水母、蠕虫、苍蝇、斑马鱼、老鼠乃至人类,都是至关重要的。

所有的动物研究发现,睡眠由昼夜节律和稳态过程调节,并伴随着对环境的认识降低和高生存风险。睡眠障碍与大脑表现的各种不足相关。长时间的睡眠剥夺可能是致命的。

 

2019年3月5日,以色列科研人员在《 Nature Communications 》杂志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成果。他们发现,脑细胞在白天积累的受损 DNA,会在睡眠期间得到逆转、修复。

 

通过在透明小斑马鱼的染色体中加入化学颜色标记,科学家观察到了小斑马鱼的染色体活动。

结果显示,在小鱼清醒的时候,断裂的 DNA 堆积在神经元上,修复速度远远赶不上损伤的累积速度。但是入睡以后,染色体移动频率得到加快,因此受损 DNA 的修复速度也大大加快。

 

在本月的世界睡眠日专题活动上,北京朝阳医院睡眠呼吸中心发布了《2018中国睡眠质量调查报告》。这次调查覆盖全国所有省份共计10万人。

 

调查结果显示,16%的被调查者存    在夜间睡眠时间不足6个小时, 表现为24点以后才上床睡觉,并且在6点之前起床;有83.81%的被调查者经常受到睡眠问题困扰,其中入睡困难占25.83%,浅睡眠者有26.49%。

 

将近9成被调查对象认为长期睡眠障碍与慢性疾病密切相关。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的一篇医学研究论文中指出,通过实验发现充足的睡眠和心血管健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睡眠不足或者睡眠质量差与多种健康状况相关,包括心脏病患者风险的增加。

 

由此可见,睡眠不足或睡眠障碍已经成了中国民众健康的潜伏杀手。由睡眠以及因睡眠不良引起的相关疾病已不单是医学问题、个人问题,更是与社会安定和经济协调发展息息相关,需要进一步向民众科普健康睡眠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

 

《中国成人失眠诊断与治疗指南》对失眠的定义是:指患者对睡眠时间和(或)质量不满足并影响日间社会功能的一种主观体验其诊断标准之一就是:入睡困难,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

 

一般来说,如果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且持续2周以上,睡眠质量下降,早醒、多梦睡不了整觉;半夜醒来次数≥2次;总睡眠时间少于6小时;影响白天的工作、学习等。那么,你的睡眠就出了问题。

 

导致失眠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既有疾病因素,比如关节炎、风湿病等疼痛疾病,心脑血管疾病,肺气肿,抑郁症、焦虑症等精神疾病,又有性格和心理障碍等方面的原因。比如完美主义者,要求每晚都睡得很好, 假如有一晚睡得不好便觉得身体有大毛病,为自己制造大量无形压力, 就失眠了。

 

目前,导致失眠的具体原因,医学界尚不明确。睡姿,环境、饮酒,寝具都对睡眠有很大影响,其中,形成良好的睡眠生物钟尤为重要

 

 

除了睡觉前要关闭手机,清脑养神之外,养成午睡的好习惯,对夜间睡眠也是极好的补充。午睡似乎不只能恢复精力、改善情绪,还有其他功效

 

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是最近有法媒称,法国人睡眠不足,而中国人却一直有爱睡午觉的优良传统,令人羡慕,值得学习。

 

原来,在2019年3月12日,法国公共卫生监督委员会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研究人员称,2018年法国人均睡眠时间仅有6小时42分钟,首次低于7小时,可谓“令人担忧”。研究人员建议,法国人应该想办法多睡点觉。

 

法国新闻网(France info)看到报告后“灵机一动”,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我们还能怎么办?学学中国人睡午觉吧!

 

 

甚至,法国新闻网还找了个非常有意思的配图:一个快递小哥躺在配送车上闭眼休息。

 

 

 

“生”與“升”之間如何平衡?NMN幫助恢復女性生育能力

每一個30歲還未結婚、未生育的女性,逢年過節時都一定會被親人念叨。“還不找對象?”、“趁年輕趕緊生,年紀大了就不好生了!”諸如此類的話我們聽到過很多。

  其實,大多數女性都聽說過“25~30歲是最佳生育年齡”,這幾年無論是卵巢功能還是卵母細胞的品質都處於一個黃金時期,30歲之後兩者就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不斷的下降,致使流產、死胎、畸形兒等悲劇的發生頻率大幅攀升,35歲之後則會呈現出明顯的下降趨勢,甚至逐漸失去生育能力。 但一個紮心的事實是,在這個年齡區間,很多人正是處於事業剛剛步入正軌的階段,如果此時選擇了“生”,往往就意味著捨棄“升”,因為生孩子很可能會把職場女性推入邊緣化的危機。

但是對於一些想要生育孩子的女性來說,過了這個“生育的黃金期”,未來就很可能會面臨“備孕難、生育難”的問題。“高齡夫妻求子難”的事件在前些年屢有報導。如何提升高齡婦女的生育能力一直是醫學界的重大難題。 生命科學技術的發展,給這個難題提供了另一種解決思路。

2020年,NMN在中國翻紅,其核心的抗衰老功效為人們所熟知。但是,除了抗衰老功效之外,NMN在醫學領域也有著重大的發展潛力。從2013年至今發佈的眾多關於NMN的研究表明,NMN具有預防和改善多種老年慢性病的潛力,一切由衰老所導致的現象或多或少都能通過NMN得到改善,女性生育能力也不例外。

 2020年2月末,由哈佛大學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和新南威爾士大學Lindsay Wu教授主導的“如何挽救衰老女性的生育能力”這一研究發現,老年小鼠與人類一樣,其卵母細胞中的NAD+水準有明顯降低,而通過補充NMN,小鼠卵母細胞的囊胚形成率和囊胚內細胞團發育兩項指標,有顯著提升。這兩項指標是預測最終懷孕成功率的重要因素,它們的提升間接說明了生育能力的提升。

  這項發現為醫學界提供了採用NMN來恢復女性生育能力的治療思路,如果人體臨床實驗成功,將幫助眾多衰老女性恢復生育能力。而對於想要提高受精卵胚胎品質的家庭來說,通過補充NMN來恢復卵母細胞的品質也是一項優質的選擇, 基於這一研究,一支中國科學家團隊提出了使用NMN恢復中年女性生育能力的全新治療思路,並在8月份取得了研究成果,證實了NMN具有改善卵母細胞質量,恢復中年女性生育能力的巨大潛力,該成果被公佈在知名科研期刊《Cell》的子刊上。

  NMN在恢復女性生育能力方面有著巨大的潛力,如果未來能夠廣泛應用於人體臨床,那麼對於女性而言,將是一件極大的幸事,“生”和“升”兩不耽誤。當然,對於家庭條件合適,又想要早點享受天倫之樂的父母來說,在最佳生育期孕育子嗣自然是更佳的選擇。

NMN:將有哪些受益?

3.0時代的突破功效

修復基因

人體生成基因修復酶PARP1,需要消耗NAD+作為底物,PARP1可將受損基因按照正常的基因序列重新編碼,從而達到修復基因的目的。

提高免疫力

NMN能促進脾細胞產生抗體,增強免疫T細胞的作用,刺激體內免疫球蛋白的產生,具有重要的免疫調節作用。

抗衰老

NAD+維持細胞核和線粒體之間的化學通信,通信減弱就是細胞衰老的重要原因。會作為唯一的底物被消耗而生成長壽蛋白,緩解人體細胞衰老。

(服用NMN後,年老體征與年輕時近乎無二)

皮膚好

NMN的強抗氧化性使它成為潛在的光保護劑,保護細胞膜和線粒體膜免受氧化損傷,阻止皮膚光老化,對黑色素,斑點,暗黃,有明顯改善效果。

體力好

能減少自由基對肌肉組織的氧化作用,從而減少運動後造成的肌肉酸痛,減少乳酸堆積,增強機體能量代謝,從而減少疲勞。

適用人群

NMN是科學賜予人類的首個“廣譜型”保健品。所以每個人都可以吃,尤其對於抗衰老,睡眠品質差,免疫力低下,易疲勞人群。

權威報導

人民日報,美國福布斯廣播公司,美國ABC等等百家媒體嗅覺敏銳,全部報導了NMN劃時代的突破。

不僅如此,在疫情期間,鐘南山院士所在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呼吸科也發來跨國致函並表示“相信NMN一定會幫到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

我們發現,在廣泛流傳之前,NMN早已席捲富豪圈,明星圈。

疫情之下,前有美國知名內科聖手用NMN成功讓新冠患者轉陽複陰,後有中國A股挑起的強勁勢頭,這些都給NMN無限度畫上了逆轉生命力的傳奇色彩。

但吃了有效果才是它真正的發力點所在!這也是NMN一直堅持的,基因科技終將可以造福到人類。因為NMN基因能量片的問世,這些現在都不是夢。

抗衰老為什麼會成為一種社會流行趨勢?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抗衰老逐漸成為了一種流行趨勢,從外表的抗衰老到內在的生理機制抗衰老,抗衰老產品的豐富性實在是令人咋舌。奶奶外婆們燙著一頭黑色或金色的梨花卷,姑姑嬸嬸們做著SPA和美容,各種抗氧化、抗衰老的護膚品堆滿了年輕姑娘們的化妝桌,而這樣為抗衰老而採取的行動不僅僅只出現在女性身上,男性群體為了抗衰也是採取了不少手段,從醫美到飲食個個都不缺。

各種營養健康品在人群中的滲透率不斷上漲,據有關數據顯示,我國保健品行業連續十年複合增速超9.5%。

 那為什麼抗衰老現象會成為一種社會流行趨勢呢?尤瓦爾、赫拉利在《未來簡史》中所說的一段話能夠很好的解答這一問題。這段話是這樣的:“當前世界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幾千年來長期威脅人類生存、發展的瘟疫、饑荒和戰爭已經被攻克,永生不老、幸福快樂和化身為神將成為新的待辦議題。”抗衰老與這新的三大議題都存在緊密聯繫。

首先,長生不老是人類建立起自身文明以來就一直在追尋的東西,相關傳說遍佈古今中外,只是現代生命科學技術的進步和發展使得人類在這一追尋上邁出了一大步。NMN等抗衰老產品的出現讓人們能夠通過外在的手段去延緩衰老,打破了“衰老是一種非人力可以干預的自然現象”的觀點。 除了通過NMN等抗衰老產品來抵禦衰老外,現代科學家和一些“抗衰極客”還有著多種手段來抵禦衰老,如換血療法、基因療法、生物晶片和腦機介面等。實際上,人們也可以發現這些手段的目的已經不僅僅是抗衰老了,長生不老和化身為“神”更符合他們的渴求。

 其次,通過多種抗衰老手段,人們消除了許多歲月留在身上的痕跡,讓時間的流速在自己身上仿佛變得慢了一些,對於女性來說,保持外表上的青春美麗是一件令她們開心愉悅的事情,愛美是女人天性,其實男性也是如此,,此外,對於男性來說,通過抗衰老保持健壯的體魄,健康的身體是一項普遍地追求。 當然,以上是從個體的角度來討論這些問題,但除了個體的原因之外,人口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等社會的、群體的因素也是影響抗衰老日漸流行的重要原因。

衰老到底是不是一種疾病?人們的衰老觀正在逐漸改變

在傳統的觀念中,衰老被視為一種自然現象,人力無法干預,人的壽數從生下來時就已經被規定好了。而進入現代社會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尤其是生命科學技術和醫療技術的突破使得人類壽命一次次飛躍之後,很多人的衰老觀念都慢慢的發生了改變,人們認為通過現有的科技手段,人類可以活得更長,一些科學家和“抗衰極客”甚至相信未來人們可以去挑戰生命的極限,追求永生。

 

 如今科學界炙手可熱的抗衰老物質NMN  ,其功效的發現者哈佛辛克萊教授更是曾激動的表示:“到本世紀末,人類的壽命可以延長到150歲”,甚至說:“死亡將會成為一種稀罕物”。

 

辛克萊是抗衰老領域內知名的理論家和實踐者,從此前風光無限到備受爭議的白藜蘆醇,以及如今風靡全球的NMN,他在抗衰老領域內發現的研究成果頗為豐厚,他自己本身也是這些研究成果的實踐者。

 

目前NMN抗衰老在國內日漸流行,而早在2013年辛克萊發現NMN具有延緩功效的作用後,他自己就開始服用NMN,之後他的家人,包括他家的兩條寵物犬也全部都在服用NMN。而辛克萊自己本人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長期服用NMN後他的生理年齡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了十幾歲。

 

自己親身體驗到的效果以及長期從事抗衰老領域的研究讓辛克萊產生了“衰老只是一種疾病”的想法,並愈發堅信這一想法。

默沙東老年醫學手冊(Merck Manual of Geriatrics)中對疾病和衰老的定義是:如果身體惡化的發生率不到人口的一半,我們稱之為疾病;如果它的發生率超過一半以上的人口,我們稱之為衰老。在這個定義裏,衰老不是疾病無法治癒,也就是我們無法阻止衰老。

 

而辛克萊在他出版的書《可不可以不變老》中公開對這一觀點提出質疑,直接表示他們錯了,沒道理發生在49.9%的人身上的病是疾病,但發生在50.1%的人口上的卻不是。並且他認為老化是致病的重大元兇。

科學的進步就是在這樣的一次次爭論和質疑中不斷進步和突破,衰老究竟是否應該被視為一種疾病,這個問題對於我們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過於遙遠和深奧,或許也是干係不大。但是科學家們對於衰老看法的改變,以及抗衰老技術的發展卻在潛移默化中改變著人們對於衰老的看法,近年來日益發達和豐富的抗衰老手段就是對這一現象的極好體現。

2020年,抗衰老物質NMN在中國取得爆發式增長,行業遠期市場可達千億規模。有需求才有市場,人們對於NMN抗衰老產品的需要無疑表明了人們對於人力干預衰老的信任和期許,人們傳統的“衰老是一種自然現象”的觀念正在逐漸被打破。而在人口老齡化形式日益加劇的社會背景下,筆者認為這種觀念的改變是恰逢其時的,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矽谷“鋼鐵俠”馬斯克曾經說:“如果你返回到數百年前,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不可思議的魔術奇跡,比如能夠遠距離通話、傳輸圖片、飛行、訪問甲骨文的龐大數據等。”正是人類“敢想”“敢做”才推動了無數新技術的產生。而如今對於衰老觀念的改變或許也將促使人類進行更進一步的探索,以期未來在抗衰老領域人們能夠取得更大的突破性進展。

人們為什麼熱衷於抗衰老?NMN抗衰老的興起是人們現實需求的寫照

世界三大投行之一的Merrill Lynch曾在2019年發表報告稱:當下全球抗衰市場規模為1100億美元,而到2025年,這一市場的規模將擴大至6000億美元。此外,中信證券也指出,在我國抗衰老NMN每覆蓋1%的保健消費人群,其對應的市場空間就會增加304億,千億規模指日可待。瘋狂增長的潛在市場反映出的不僅僅是未來的投資風口,也是人們對抗衰老的強烈渴求。同時,根據電商平臺的銷售數據顯示,抗衰老群體的年齡層在不斷擴大,很多“低齡”群體也加入到這一浪潮中。

人們為什麼熱衷於抗衰老,並且抗衰老越來越向著年輕化發展呢?這裏我們首先得先明白一個概念,即“抗衰老”並不是指延長壽命,而是指提升身體機能,讓生活狀態更好。從這一概念出發,或許我們能夠更好的理解上述問題。

雖然這個社會上並不缺乏上了年紀之後仍舊老當益壯、在工作崗位上發光發熱的人,並且隨著生命科技的進步,老年人“一代更比一代強”。但是這並不妨礙在人們的印象中,老年人仍舊是“體弱的”、“遲鈍的”、需要小心照料的存在。鬚髮皆白、肌肉鬆弛、思維遲鈍、記憶減退等等這些都是人們對於老年人的固有認知。而也正是以上種種年老之後的標識讓人們對抗衰老有著無限的渴求。

對於老年人來說,上了年紀之後,身體機能的退化使得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原來習以為常的事情慢慢變得力不從心,心理上的落差感會促使他們希望恢復健康的年輕狀態,去尋找多種措施,即便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其實這種心態和富人們花費大價錢去追尋“永生”是一樣的。前幾年花費千萬遠赴烏克蘭打幹細胞針的富豪曾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效果怎麼樣,但是只要有一點可能我就願意嘗試。” 在這樣的期望下,老年人熱衷於抗衰老仿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對於年輕人來說,不提現在愈發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和日漸沉重的養老負擔,只提看到現在社會上的很多的關於老年人的問題,其心頭都難免不會升起一些畏懼,對於衰老和與它相伴而來的各種老年慢性病的畏懼。看著飽受老年癡呆症等病痛折磨老年人時,你很難想像他們也曾經如你一般的朝氣蓬勃、獨當一面,更會害怕去想像他們的現在就是你的未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心態,加上經濟壓力等問題使得年輕人的衰老速度加快,抗衰老大潮中的年輕群體才會越來越多。

抗衰老的普及以及年輕化是未來的一個重要趨勢,因此這一領域的熱度越來越高,市場也變得愈發的活躍。前段時間,全國人大代表胡季強在“兩會”上提出,建議加強對NMN等新型抗衰老食品、藥品的研發。此條提議是結合當下全球抗衰老研究的現狀而提出的,它也從側面體現了抗衰老浪潮的重要性和必然性。

康朗始終認為NMN抗衰老將會實現全民普及,助力推動健康老齡化,而康朗也始終在為實現這一目標而努力。

熱點:NMN有效預防及改善阿爾茨海默症

2020年8月10日,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賈建平教授團隊在《Alzheimer’s & Dementia》(IF: 17.127)雜誌線上發表了題為“Blood neuro-exosomal synaptic proteins predict Alzheimer’s disease at the asymptomatic stage”的重磅論文,這是國際醫學界首次在外周血中發現可在症狀出現前的5至7年預測阿爾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 AD)的生物標誌物,準確率高達87%至89%,為阿爾茨海默病的早期干預打下基礎。

賈建平教授團隊通過20餘年對癡呆人群的深入研究,分別從流行病學、衛生經濟學、疾病診斷、臨床管理和臨床試驗5個方面對我國癡呆患者現狀進行了深入分析,首次提出中國癡呆的干預方案和防控策略,為降低我國癡呆患病率和發病率提供了理論依據,對有效防控癡呆和認知障礙具有重要意義。

預防及改善阿爾茨海默症,早期是關鍵

阿爾茨海默症即我們常說的老年癡呆症,我國目前已經逐步進入老齡化社會,老年性疾病增多,尤其是癡呆患者急劇增多,據推算老年性癡呆患者超過1000萬,MCI(輕度認知障礙,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MCI)患者3100萬,卒中後癡呆患者950萬,總計5000多萬癡呆與認知障礙人群。

就目前而言,人類在阿爾茲海默症面前多顯無助,其發病的主要原因是大腦神經元細胞中的DNA分子損傷日益加重,DNA損傷很大可能性會使得大腦中基因表達發生變化,影響正常的神經元細胞功能。

神經元細胞受線粒體的影響很大,神經元的能量代謝、衰老以及凋亡都受線粒體的調節,線粒體還為神經元細胞提供能量。許多研究表明,阿爾茲海默症發病早期的病理研究中,線粒體功能障礙和細胞內部的氧化應激反應起到重要作用。

在科學家對阿爾茲海默症患者的腦部進行研究時發現,患者大腦中含有高濃度的澱粉樣斑塊,這種斑塊就是Aβ澱粉樣蛋白,這類蛋白對神經元細胞具有毒性,能夠損傷神經元細胞內部的線粒體,導致鈣離子內流,引發神經炎症,從而嚴重影響神經元的正常生理功能。而一旦神經元發生損傷,將很難逆轉。因此,目前國際醫學界已達成共識,要想預防或遲滯阿爾茲海默症的發生,最關鍵因素是要在早期阻止神經元細胞的損傷。

 

NMN可有效減緩神經元細胞損傷

2013年美國肯塔基大學,老年疾病及阿爾茲海默症研究中心公開了一項研究成果:在阿爾茲海默症的三個時期,即臨床前期、輕度認知障礙、阿爾茲海默症後期,患者的DNA分子都發生氧化損傷。臨床研究認為:避免阿爾茲海默症影響正常的晚年生活,及早補充NAD+前體NMN很重要,能夠快速將受損神經元DNA進行修復,使線粒體功能障礙與細胞氧化應激反應減少,並且降低Aβ澱粉樣蛋白低聚物對神經元的毒性,保護神經元。 

2016年, 中國藥科大第一附屬醫院,聯合日本老年病和老年醫學國家中心發佈了一項實驗研究,結果顯示NAD+能夠防止Aβ澱粉樣蛋白低聚物引起的認知障礙和神經元死亡 。實驗將大腦中的海馬器官切片放入Aβ澱粉樣蛋白低聚物中培養,然後再加入NMN進行治療,實驗結果顯示NMN能有效減緩神經元細胞的死亡。

美國、日本等多位免疫學專家均表示,NMN不僅可以幫助免疫力低下的人群速補免疫力,抵禦各類病毒和疾病侵襲,還建議阿爾茲海默症等神經疾病患者通過補充NMN來提升身體免疫力,降低神經病變風險。

專家表示,阿爾茨海默症屬於衰老疾病,隨著時間的流逝,大腦的免疫細胞會逐漸失去其功能,不能夠支撐大腦去修復本可以避免的腦部疾病,甚至在免疫細胞徒勞的行動中,衰老的免疫細胞還可能會通過分泌有毒的免疫介質,而進一步加劇疾病。

“普通人的大腦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老化,神經萎縮、壞死,學習能力大不如前。NMN改善退行性疾病的一個重要機制是它能直接提高腦中NAD+濃度,活化Sirtuins的蛋白,從而維護大腦的健康狀況。同時,NMN可以抑制澱粉樣蛋白β(澱粉樣蛋白β是一種異常蛋白,與阿爾茨海默氏病的不良腦部變化有關)的積聚,減少突觸損失和腦部炎症。這將有效減慢大腦退化的過程,甚至可能有助於逆轉阿爾茨海默氏病的進展。”專家表示。

NMN在帕金森病動物體內也見成效,多種NMN前物質延長了帕金森病動物的生存時間,改善它們的活動能力。對於未患病動物,補充NMN濃度降低了患帕金森病的風險。除此之外,NMN還可以幫助維持大腦神經幹細胞的數量,並減輕頭部受傷後的腦損傷。這些發現表明,NMN對於遭受腦震盪的運動員以及其他因頭部受傷而康復的人也將具有重大的治療意義。

因此,結合賈建平教授的研究論述以及目前國際最前沿的研究,針對阿爾茨海默症等與大腦神經細胞損失所造的相關疾病,提早、及時的通過補充NMN進行改善和延緩是目前最為有效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