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下)

中国人的午休习惯在国外的确相当著名。

法国新闻网的文章中描绘了很多细节化的场景,以渲染中国人午睡的气氛:”中国人通常在早上6点就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这比法国人要早。然后,他们会在11点左右开始吃午餐,吃完就开始小睡15-30分钟;很多中企会配备职工宿舍,员工可以回到宿舍去睡。就算没有宿舍,临时床铺、办公桌、建筑工地、公园长椅、机场候机室、火车站地板甚至宜家商场里的样板床,都是中国人’到处打盹’的好去处……“报道建议长期缺觉的法国人多多学习,因为在中国,睡午觉几乎成了一项“制度化的国民习惯”。

在美国睡眠基金会(NSF)的网站上就有文章介绍:在中国,工作人员经常在午餐后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小时,午休被认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劳动者权利。

这事传到国内,网友们纷纷吐槽,表示自己可能是个假的中国银……

虽是“一本道”,但其实是满有科学道理的。

近日,在美国心脏病学会第 68 届年会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午睡的人比不午睡的人更容易出现明显的血压降低。

在美国,近半数的成年人患有高血压。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因为高血压通常没有任何患病迹象或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血压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

“午睡引起的血压降低幅度与其它生活方式改变所引起的血压降幅相当,例如减少盐和酒精的摄入能够使血压降低 3 至 5 毫米汞柱(mmHg),”阿斯克勒皮恩综合医院(Asklepieion General Hospital)的心脏病学家、论文作者之一马诺利斯·卡利斯特拉托斯(Manolis Kallistratos)博士介绍。他还补充道,低剂量的降压药通常能使血压平均降低 5 至 7 毫米汞柱。

总体而言,午睡可以引起平均为 5 毫米汞柱的血压降幅,研究人员表示这与其他已知的降压干预措施的预期效果相当。此外,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下降3毫米汞柱。

Dr. Manolis Kallistratos说:“这项发现很重要,因为即使血压只降低 2 毫米汞柱,也可以有效降低心脏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约 10%。基于我们的发现,如果高血压患者有条件午睡,或许能缓解其症状。并且午睡很容易实现,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

“血压的水平越高,任何的降压努力效果就越明显。”

这项研究共包括 212 位研究对象,平均血压水平为 129.9 毫米汞柱,平均年龄 62 岁。其中,一半以上是女性,约四分之一的人吸烟并/或患有 II 型糖尿病。

所有的实验对象被分为两组:午睡组和不午睡组。除了午睡组中的吸烟人士较多以外,每组研究对象都有着相近的心脏病患病风险。

研究者记录并评估了这些人在 24 小时内的连续血压变化、午睡时长(平均 49 分钟)、生活习惯(例如酒精、咖啡和盐的摄入量,运动情况等)和脉搏波传播速度,即动脉硬度的表征。

最终的研究结果表明,两组研究对象之间 24 小时之内的平均收缩压有着明显的差异,午睡组比不午睡组低 5.3 个毫米汞柱(127.6 vs. 132.9 毫米汞柱)。如果同时比较收缩压和舒张压的两个读数,午睡组的数值也相对更好(128.7/76.2 vs. 134.5/79.5 毫米汞柱)。另外,午睡时长和血压读数的变化之间似乎存在着直接的线性关系;据此前报道,每午睡 60 分钟,24 小时内的平均收缩压就会下降3毫米汞柱。

尽管两组人都接受了同样剂量的抗高血压药物,而且血压也控制得很好,但是那些午睡的研究对象其血压仍然会有显著的降低。

在夜间,受试者血压的下降幅度是一致的(夜间睡眠时血压会自然下降),这意味着受试者动态血压的降低不是由这种现象产生的,进一步印证了午睡能够降低动态血压的结论

研究人员表示,在地中海地区,除了该地区特有的有益于心脏健康的饮食习惯之外,午睡习惯的普及,应该也对保持当地人群良好的健康状况有着重要的作用。

作为机制明确、效果确凿的人体天然内源性物质和抗衰老神品,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能通过启动长寿蛋白。起到调节生理钟,改善睡眠,克服时差的功效。据大量的使用者反馈,80%以上长期睡眠障碍者,服用NMN 1-2星期后便有明显的改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