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也許你只需NMN調整睡眠

抑鬱症在我們生活的世代成為一種常見病,全球有超過2.64億名患者!抑鬱症不同於通常的情緒波動和對日常生活中挑戰產生的短暫情緒反應。它是社會、心理和生理因素複雜的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

抑鬱症可導致更大的壓力和功能障礙,影響患者的生活並加劇抑鬱症狀。長期的中度或重度抑鬱症患者可能會受極大影響,在工作中以及在學校和家中表現不佳。最嚴重時,抑鬱症可引致自殺。每年有近80萬人因自殺死亡。自殺是15-29歲年齡組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每位抑鬱症患者的症狀不盡相同。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DSM-5定義抑鬱症的症狀表現包括:


  • 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很抑鬱

並非只是說單純的心情不好而已。可能是煩躁、注意力不集中、坐立難安…這些都可能是心情低落的症狀。


  • 對日常生活皆失去興趣

抑鬱症第二個主要症狀就是不感興趣。原本喜歡的事情,現在都感到很乏味,提不起勁兒。

以上兩大症狀必須要符合一個才行,如果還伴隨著


  • 體重減輕或體重上升

有些人抑鬱的時候會廋,而且瘦得很厲害;此外有些人是變得很愛吃。抑鬱是一種情緒狀態,所以和飲食行為密切相關,患者大腦中血清素的量較低,而特定類型血清素受體(5HT-2c)與食欲有關,因此抑鬱的情緒也會影響食欲,造成體重的突然增加或減輕。


  • 睡眠習慣變化

抑鬱是引起失眠常見的原因。要不就是很早醒過來,然後就再也不能入睡,只覺得心煩氣躁,心情惡劣,越shui bu著越糾結,陷入惡性循環中。

有的則常常會發現其他人都還依然安睡,而只有自己獨自醒著,而感覺到空虛與寂寞。


  • 精神運動激昂或遲滯

患抑鬱症的人會感覺思考變遲鈍、說話變慢,或者感到世界運轉的速度很快,自己卻跟不上。


  • 疲勞或失去活力

患抑鬱症的人會失去生活的動力,慢慢的體力會嚴重耗損,變得很沒有精神,很沒有元氣。不只是心理上沒有力氣,連身體也跟著變得沒有力氣了。


  • 自我否定或過度的罪惡感

患抑鬱症的人經常感覺到罪惡感。覺得自己做錯事情,覺得自己對不起別人。


  • 思考力、注意力減退或容易猶豫不決

患抑鬱症的人思考變得很容易猶豫,沒有辦法去下定決定。一件事情要想非常的久,然後還是沒有辦法下定論,糾纏不清的結果是加重抑鬱的情緒。


  • 反復地想到死亡或有自殺意念、企圖自殺等情形

抑鬱症患者常常想到各種關於死亡的話題,可能是親人的或是寵物的去世、或是一些死亡的畫面。而自殺的念頭也是抑鬱症的特徵之一。這個程度可以分成從自殺的念頭到行為到有沒有實現,差異很大。

一般來說,由醫生判斷,給患者開一些抗抑鬱藥,多數患者僅用一種,但部分患者需要同時用兩三種。最先嘗試的藥物可能療效不足,此時應告知醫護人員繼續嘗試,不要放棄治療,有時需嘗試多種藥物或聯合治療方案才能確定有效的治療方式。

然而NMN的功用之一就是調節生物鐘對時差的適應性,消除了睡眠障礙,也讓我確知我身體對環境變化的適應力提高了。而在後來的學習中我得知:飛行時差不但會讓所有人苦不堪言。但它還會讓一部分人患上精神疾病。

大約十多年前,米蘭的精神科醫生弗朗西斯科·貝內德蒂博士及其同事注意到,在入院治療的躁鬱症患者中,被分派住進東向房間的那些人,會比住進西向房間的人早出院——很可能是因為清晨的陽光有抗抑鬱作用。

調整時差,調整生物鐘的意義絕不限於讓你成為一個長途旅行者,而是通過調節睡眠可以改善很多疾病,包括抑鬱症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美國每年都有約1800萬抑鬱症患者,其中一半以上伴有失眠症狀。科學家們表示,抑鬱症患者的失眠問題如果能夠治癒,他們全面康復的機會可能會提高一倍。無論是服用抗抑鬱藥物,還是安慰劑藥片患者,在每兩週一個談話療程,八週四個療程之後,87%不再失眠的患者抑鬱症症狀也消除了。

我們常說最有福氣的人就是白天吃得香,夜裏睡得穩的人,保障睡眠品質,可以讓我們在各方面得到更好的修復。世界經典電影“亂世佳人”裏郝思嘉的名句“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一夜好眠之後,許多情緒的床上也能被修復。

以色列科學家在《Nature Communications 》雜誌發表了一項新的研究成果:腦細胞在白天積累的受損 DNA,會在睡眠期間得到逆轉和修復。

NMN對睡眠的調節則是從生物鐘角度。其實還是和NAD+的作用有關。NAD+和生物鐘的關係大了,它和生物鐘的相互作用表現在:NAD+的代謝受生物鐘調控,反過來也對生物鐘產生影響。干擾生物鐘影響NAD+合成,干擾NAD+也對生物鐘有影響。通過外源性攝入NAD+的前體NMN能夠調節睡眠失常的人紊亂的生物鐘,使其恢復正常的晝夜節律。

簡單地說:NAD+通過SIRT1調節生物鐘,對晝夜節律顛倒或年齡增長引起的睡眠障礙都有幫助。當然,睡眠只是生物鐘的一個方面,整個生命的節奏都受生物鐘的調節。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上了年紀的人睡眠都有時間縮短、半夜多次醒來等特徵。其實這也是晝夜節律有問題的一種表現,原因和NAD+的缺失離不開關係:隨著年齡增長,振盪器和主時鐘的NAD+水準下降,SIRT1水準下降,時鐘基因表達下降,導致固有週期變長,適應性變差。因此補充NAD+的作用是調整了生物鐘的固有週期,使其適應性增強,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很多老年人服用NAD+的前體後睡眠品質提高、更容易一覺睡到天亮。

生物鐘會影響整個生命的節奏,睡眠只是生物鐘的一個環節,生物鐘背後的生理機制非常複雜,三位美國遺傳學家因對生物鐘研究獲得了2017年的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同樣的,能調節生物鐘的NMN也會調節整個生命節奏。它幫助我們生成因歲月而流失的輔酶1:NAD+,恢復年輕生命應有的蓬勃朝氣。

再回到抑鬱症的話題,NMN本身的機理並不直接針對抑鬱症,但是NMN提高NAD+以後,可以促進大腦的供血,這個有利於緩解抑鬱症患者腦部供血減少的問題。NAD+的增加有利於提高神經細胞的能量水準,增強其興奮能力和耐力,對於改善抑鬱者的情緒也會有所幫助,醫療上有針對焦慮症患者注射NAD+的方案,也是從能量方面提供支持。

另外,NAD+可提高多巴胺細胞的活力,有利於緩解多巴胺分泌減少的情況,也有利於改善情緒。

身心的健康是相互為用的,有康健的身體才有健康的心靈,有健康的心靈才有康健的身體,因此我希望更多的人擁有健康的身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