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機制明確:NMN 

2018年初,一個頗為拗口的英文詞,NMN,開始在成千上萬人們的嘴邊嚅囁。

這都是一篇講述NMN抗衰老功能的文章“華裔科學家發明世界首例‘長生不老藥 ’,能活150歲”惹的禍。

這篇文章一年以來改頭換面在網上反覆流傳,一時間NMN聲名鵲起,“滿村聽說NMN”。但隨即又有專家學者將之斥為“2018年十大流言”之一。

筆者也認同,以目前的科學證據衡量, 侈談NMN可返老還童讓大家長壽150歲,的的確確是言之過早,言之過甚。然而,NMN所具有的抗衰老功能卻絕非子虛烏有,而是確鑿有據。

故事源起4年前,時值 2013年12月, 哈佛大學教授 David Sinclair 在世界最權威的科學雜誌 “細胞” (Cell) 發表論文石破天驚地宣佈 :

1, NAD+ (煙醯胺嘌呤二核苷酸) 是長壽蛋白反應的組成部分(底物);

2, 補充NAD+的前體NMN(煙醯胺單核苷酸)可在哺乳動物改善幾乎所有的衰老症狀並有效地延緩乃至逆轉衰老。

拜讀Sinclair教授文章的次日, 便召集同事們開會,佈置攻關低成本綠色生產NMN的新工藝。

產品推出以來,本公司NMN的使用者成千上萬,既有德高望重的兩院院士、工業界泰斗,更多的則是辛勤勞作的普羅大眾。

新朋舊友服用NMN後,身體狀況改善,病患消弭的好消息更是無日無之,我內心的愉快與日俱增,這也是驅使撰寫此文的動機之一。

我的觀點和事實自然不盡完全,角度也一定有偏頗。拋磚引玉, 有教於方家,更可望化解大眾對NMN的神秘感?

NMN是何方神聖?

人體由約40萬億個大小有異,不同器官的細胞組成。這些細胞的正常運作和人體的生命活動端賴於體內的幾千餘種酶。酶又稱生物催化劑,是生命須臾不可或缺的通靈寶玉。

誠如著名生物化學家、195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阿瑟.科恩伯格(Arthur Kornberg)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 “酶負責生物體內所有代謝過程的運行,

賦細胞予生命和特性。任何一個酶的功能之異常都可能致我們以死地。

自然界裏沒有什麽東西比酶更具體而微和更不可或缺地主宰著我們的生命和生活,但可惜只有為數不多的科學家明白這一道理。”

而其中六分之一,約500-800餘種酶的功能須仰仗輔助因數或輔酶。

沒有輔酶,這幾百種酶便形同虛設。人體內一共約有近20種輔酶,包括輔酶Ⅰ( NAD+/NADH),輔酶II(NADP+/NADP),腺苷蛋氨酸,

ATP,輔酶A,磷酸吡哆醇,生物素等。每個輔酶對應幾個乃至幾百個酶,其中要數NAD+ 的用途最廣泛,因它是數百個氧化還原

酶的輔酶,負責產生體內95%以上的能量,並調控人體數百項代謝反應。

近幾年的科學研究更加進一步揭示除了作為幾百個酶的輔酶之外,NAD+還是維持諸長壽蛋白、修復DNA和維持免疫體系正常功能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