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衰老研究速遞:NMN解鎖“解酒護肝”新功能,有助於改善酒精性肝病

正如“吸煙有害健康”印了這麼多年也不見煙草行業倒閉,酒精的危害雖然在昨天的推文裏被我們安排得明明白白,

但有一點你我心知肚明:指望讀者看完就戒酒?mingt那是在做夢!

勸人戒酒有多難筆者這裏就不細說了,但退而求其次,

咱們還能利用一些現代科學的產物緩解甚至逆轉酒精帶來的危害。這不,一項研究解鎖了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解酒護肝“的新功能,

算是給頂著脂肪肝、癌症、腦衰老、高血壓、中風、糖尿病、情緒障礙等副作用的酒鬼們帶來了一點好消息吧……

01亞洲人喝酒更傷身

酒精本身不可怕,它在代謝過程中產生的乙醛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酒精的分解代謝主要有三步:

1、酒精(乙醇)在乙醇脫氫酶(ADH)與NAD+作用下轉化為乙醛

2、乙醛在乙醛脫氫酶2(ALDH2)與NAD+作用下轉化為乙酸

3、乙酸進入三羧酸迴圈,轉化為二氧化碳和水

乙醇能讓我們產生醉意,但沒什麼毒性,乙酸說白了就是醋,二氧化碳和水更不用說。但乙醛,即使是沒學過化學的人,一聽這個“醛”字也要心裏打鼓。

科學研究告訴我們,乙醛不僅能引起DNA損傷突變,是明確的致癌物,還與腦衰老、免疫衰老、骨折、葉酸代謝變化(影響下一代)脫不開干係。

當然,酒精主要的代謝場所是肝臟,所以喝酒時肝臟首當其衝,受到的危害最大。長期飲酒對肝臟造成的損害初期表現為脂肪肝,

進而可發展成酒精性肝炎、肝纖維化、肝硬化和肝癌;嚴重酗酒還可能導致肝衰竭

ALDH2基因正常的人能夠及時將乙醛分解;而當ALDH2存在缺陷時,乙醛只能在肝臟中蓄積,被肝臟中的氧化酶P450慢慢氧化代謝

引起面部潮紅、心跳加速、頭暈目眩、噁心嘔吐等不適、更容易對內臟器官造成傷害,遺憾的是,約30%-50%的中國人屬於ALDH2基因異常人群

這意味著喝酒對我們而言更加致命。少喝一點行不行呢?18年柳葉刀發表的重磅研究告訴我們:酗酒不可取,小酌也傷身。

“適量飲酒有益“的說法根本不存在!為了健康著想,最好一滴都別喝

02NMN解酒護肝原理解析

有些時候,不是我們想酗酒,而是喝酒不可避,此時應該怎麼辦呢?研究人員認為,關鍵在於提高NAD+含量。

根據酒精代謝的相關化學反應,乙醇與乙醛的代謝均涉及一種人體內關鍵輔酶,NAD+的參與。在先前的不少研究中,

服用NMN能夠快速提高肝臟中NAD+含量,加速酒精的分解代謝,從而發揮快速解酒的作用。

不過NMN能做的不只是解酒,它對肝臟的保護作用是這項研究的重點。因此,研究採用了Lieber-DeCarli慢性乙醇模型,這些成天酗酒的小鼠不負眾望地在六周內患上了酒精性肝病。

當給這些小鼠隔天飼喂500mg/kg NMN後,含量恢復至對照組水準的不僅是NAD+與一系列前體物質,

還有TCA迴圈代謝產物如丙酮酸和2-氧戊二酸。這些代謝產物是TCA迴圈過程中的關鍵中間體,它們的含量隨酒精而降低,導致氧化應激和脂肪變性,從而影響肝功能。

 

 

血漿ALT(丙氨酸氨基轉移酶)與AST(天冬氨酸氨基轉移酶)是特徵明確的肝損傷生物標誌物。

為了評估NMN能否保護肝臟免受酒精引起的損害,研究人員還測量了血漿中ALT和AST的含量,實驗發現,補充NMN能夠阻止乙醇誘導的ALT和AST升高

 

看來,NMN或許真的可以對付酒精肝。不過研究也發現,NMN對其他肝臟標誌物如甘油三酯、肝臟重量和血漿中乙醇濃度無明顯影響,

研究人員推測原因可能在於他們採用的是早期酒精肝模型,限制了NMN的發揮,也不排除給藥頻率、劑量和途徑的影響。

僅分析肝臟標誌物並不能解釋NMN護肝的原因,因此研究人員隨後從基因層面探究了NMN逆轉肝損傷的分子機制,他們通過RNA序列分析發現,

乙醇顯著改變了1778個基因的表達,而NMN處理能減弱乙醇對其中437個基因的影響(約25%)

 

 

據此,研究人員認為NMN改變肝代謝的機制主要有:

1-NMN預防乙醇誘導的Atf3過表達

Atf3是乙醇影響最明顯的前五位基因之一,也是受NMN影響最大的基因,它是一種應激反應轉錄因數,

依靠亮氨酸拉鏈結構形成二聚體發揮作用,它的過表達被認為是肝臟的有害影響因素。

2-NMN恢復了Erk1/2信號傳導

細胞外信號調節激酶1/2(Erk1/2)是MAPK途徑中的核心蛋白,在代謝、細胞週期和細胞存活中發揮作用。

而NMN能夠阻止乙醇對Erk1/2磷酸化的抑制作用。

總結

這項研究發現,NMN能夠提高肝臟NAD +水準,通過Atf3和Erk1 / 2信號傳導阻止乙醇誘導的ALT和AST升高,

並改變25%受乙醇代謝調節的基因的表達,對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療具有重要意義。

NMN,人類的「青春之泉」?

突然形成a股概念板塊的NMN是什麼?事實上,作為神奇的抗衰老物質,NMN早就火了,近期NMN概念股的爆發更是將NMN推上了風口浪尖。

一、什麼是NMN?什麼是NMN?

NMN(β-煙酰胺單核苷酸)是天然存在的具有生物活性的核苷酸,在一些水果和蔬菜中也很豐富。NMN屬於維生素B衍生物的範疇。它廣泛參與人體的多種生化反應,與免疫和代謝密切相關。

                                  NMN 的化學結構式

NMN的化學式在2011年進入公眾視野。在用NMN治療糖尿病小鼠的實驗中,日本研究小組取得了驚人的治療效果,並在世界上首次報道了NMN的存在。

兩年後的2013年,哈佛醫學院教授大衛·辛克萊首次發現NMN的抗衰老作用。據其研究,機體內NAD+隨年齡增長而減少,NMN可在體內轉化為NAD+。

具體來說,NAD+(全稱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又稱輔酶I)是人體內應用最廣泛的輔酶。它負責產生人體95%以上的能量,調節人體數百種代謝反應,對人體健康起着根本性的影響。

但隨着年齡的增長,體內NAD+水平持續下降,一般在25歲以後,從而導致衰老和疾病。    NMN作為NAD+的前體,能有效地轉化和補充體內NAD+水平,延緩人體衰老進程。

、「衰老」的本質與NMN的原理

2019年最新的衰老生物學教材《衰老的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總結了幾十年的衰老研究,將衰老機制歸結為氧化自由基損傷和NAD+水平下降。

NAD+可以「關閉」加速衰老過程的基因。從30歲開始,隨着年齡的增長,人體內NAD+水平逐漸降低。當NAD+減少時,細胞間的有效通訊將無法建立,能量將減少,線粒體功能障礙將出現。

因此,細胞凋亡,人體就會出現衰老和疾病。

NMN作為NAD+的直接前提,是目前補充NAD+的理想途徑。科學實驗證實,補充NMN可在30分鐘內提高人體內NAD+的含量,從而起到抗衰老的重要作用。

     
                                     NADH/NAD+與NADPH/NADP的相互轉化

 

三、NMN的作用

{抗衰老}

NAD+維持細胞核與線粒體之間的化學通訊,是細胞衰老的重要原因。

輔酶I作為唯一的底物被消耗產生長壽蛋白,它可以消除細胞代謝過程中不斷增加的表觀遺傳噪聲,維持基因的正常表達,

維持細胞的全時功能,延緩人類細胞的衰老。

 

 

 

{提供能量}

人體細胞中的線粒體是細胞的動力裝置。輔酶I是線粒體有氧氧化代謝中的重要輔酶,產生能量分子ATP。

人體獲得的糖、脂肪和蛋白質三種營養素,通過三羧酸循環轉化為能量和其他能量,代謝你所需要的物質。

 

 

 

{修復基因}

輔酶I(NAD+)作為底物被消耗以產生基因修復酶PARP1。同時,可以分離出被dbc1蛋白失活的PARP1來恢復其活性。

PARP1可以根據正常的基因序列對受損基因進行重新編碼以修復基因。

 

 

{維持毛血細管再生}

當肌肉細胞運動時,它們會釋放生長因子。毛細血管表皮細胞接受生長因子並加速其生長。

這個過程依賴於sirtuin1,由輔酶I產生的長壽蛋白。老年人的輔酶I越少,運動對促進肌肉生長的效果就越差。

 

 

{保護視力}

與NMN相比,葉黃素在保護視網膜免受視網膜變性,尤其是保護中樞神經系統方面更為有效。

 

 

 

 

{美白保濕}

NMN具有很強的抗氧化活性,已成為保護細胞膜和線粒體膜免受氧化損傷、防止皮膚光老化的潛在光保護劑。

並能顯著減少黑色素的沉積,使肌膚告別暗沉無色的斑點。

 

 

{預防三高糖尿病}

低血糖的關鍵是胰島素。如果胰島細胞受損,引起胰島素分泌紊亂,很容易引起糖尿病。

NMN能刺激胰島素活性,加強脂肪和多糖的分解,因此NMN能降低患糖尿病的風險。

 

 

{預防心腦血管疾病}

NMN通過增加高密度脂蛋白,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被氧化,減少巨噬細胞的炎症反應,減少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形成,

防治心血管疾病,增加動脈粥樣硬化斑塊的穩定性,減少斑塊破裂,改善血流。

 

 

{增強免疫}

NMN能促進脾細胞產生抗體,增強免疫T細胞的作用,並刺激體內免疫球蛋白的產生,對免疫調節具有重要作用。

同時,NMN能減少自由基對肌肉組織的氧化作用,從而減輕運動後肌肉酸痛,減少乳酸積累,增強能量代謝,減輕疲勞。

 

 

{預防高血壓}

NMN主要是通過補充NAD抑制和逆轉動脈粥樣硬化,使泡沫細胞逐漸恢復血管平滑肌細胞,從而恢復血管彈性,

同時通過抗炎作用防止血栓形成,然後打開阻塞的側支循環,擴大血容量,從而持續降低血壓。

四、NMN“火熱”的背後

在學術研究中,NMN/NAD+的抗衰老、DNA修復等重要功能和機制已被反覆證實,並在動物模型實驗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但這也激發了科學界對其研究的熱情。目前,NMN的研究除了抗衰老和DNA修復外,還涉及糖尿病、肥胖、血管老化、心臟損害、心力衰竭、腦出血、急性腎功能衰竭等,

驗證了NMN的補充具有諸多醫療保健潛力。今年3月,上海科技大學的研究團隊也公布了最新研究結果:研究發現,NAD+補充劑結合免疫療法成功清除了所有實驗小鼠的腫瘤。

提示NAD+補充聯合免疫治療可能是腫瘤治療策略的突破。新的冠狀病毒感染病例不斷增加,疫苗仍在研製中,這絕非巧合,因此任何可能的有效治療方法都會引起人們的關注。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是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疫情爆發初期,科學界提出,NAD+是維持長壽蛋白、修復DNA和維持免疫系統正常功能的關鍵。

認為外源性NAD+治療和預防COVD-19是可行而有效的手段。直到今年4月,哈佛大學醫學博士羅伯特·惠岑加(Robert huizenga)與美國非營利性醫院

雪松西奈醫學院(cedars Sinai Medical)聯合發表了一份病例報告。提示NMN雞尾酒療法能顯著改善新發冠狀肺炎患者的細胞因子風暴,

呼籲科學界儘快關注NMN作為新的冠狀肺炎治療方案的潛力。一時間,NMN的關注度再創新高。

然而,NMN能否幫助人體抗衰老,目前尚缺乏可靠的人體實驗證據。然而,這並不妨礙人們對NMN的期望。這從今年京東618的銷售數據也可以看出。

NMN產品銷量居保健領域第一,NMN品牌銷量增長75倍。那麼,NMN市場有多大?研究報告顯示,NMN作為抗衰老保健品,預計未來在中國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000億。

一方面是由於我國不斷加快的老齡化進程,另一方面,伴隨人口老齡化而來的,還有老年人口的健康生存質量。綜合服用者的回饋,口服NMN後,有80%的服用者感受到身體功能明顯好轉,

可以預見,NMN為代表必然成為大眾熱衷的選擇!

NMN在多種疾病治療中發揮作用

通過神經血管耦合(NVC)調節腦血流量(CBF)至神經元活動在維持健康的認知功能中具有重要作用。在衰老中,氧化應激增加和腦血管內皮功能障礙損害NVC,導致認知能力下降。文章的研究結果表明,NMN補充劑對老年小鼠具有顯著的腦血管保護作用。NMN治療減弱內皮氧化應激,改善內皮功能並挽救老年皮質中的NVC反應,這可能有助於改善更高的皮質功能。

維持腦內穩態不僅需要嚴格控制氧氣和營養素的供應,還需要通過不間斷的腦血流量(CBF)排泄有害代謝物。心臟輸出總血量的15%都被大腦所消耗。雖然人類的大腦僅占身體總重量的2%,但它的耗氧量很大,占靜息時人體02消耗量的20%。當CBF減少,大腦的能量儲備和氧氣含量有限,雖然可以在短時間內維持正常的神經元功能。但是在劇烈的神經元活動期間需要通過CBF的空間局部適應性增加(即神經血管耦合(NVC)或功能性充血)來快速調節區域氧和葡萄糖運輸去參與代謝需求。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隨著年齡的增長,細胞中NAD+的活性和數量降低,這是在機體老化的一種驅動力。已有研究已經已證明增強NAD+生物合成延長了低等生物的壽命並改善了老齡小鼠模型的健康狀況。有特別有力的證據表明,老年小鼠通過煙酷胺單核苷酸(NMN一種關鍵的NAD+中間體)治療增強NAD+生物合成可逆轉多個器官中與年齡相關的功能障礙,包括眼,骨骼肌和外周動脈。NMN治療的抗衰老作用的一個關鍵機制是逆轉與線粒體功能的年齡相關的下降。

1、NMN補充通過恢復內皮NO介導來增強老年小鼠中的NVC反應

用NMN進行的14天治療能夠明顯的將NVC恢復至在年輕小鼠的應變水準。此外,通過MRI進行每組動物的腦冠狀切片的灌注作圖。我們發現與年輕動物相比,老年小鼠的基底CBF降低。通過NMN的治療能顯著增加老年小鼠的CBF。

有強有力的實驗證據,得到同時使用藥理學抑制劑和轉基因動物,即NO生產通過微血管內皮起著NVC回應中起關鍵作用,並且腦微血管內皮功能障礙顯著有助於年齡相關的神經血管解偶聯。NMN處理恢復了老年動物中NVC的NO介導。用NMN治療老年小鼠顯著改善乙醯膽鹼誘導的血管舒張。

這些發現表明NMN通過恢復老年血管中的內皮NO介導顯著改善內皮功能,延伸了最近的發現。

2、NMN逆轉線粒體編碼年齡相關性基因表達

我們可以排除NMN的線粒體保護作用與促進線粒體生物合成有關。使用電子顯微鏡和無偏的形態測量方法,我們發現腦微循環中內皮細胞中的線粒體體積密度不受NMN處理的影響。老年小鼠的NMN治療也不影響腦動脈中的mtDNA含量。在培養的CMVEC中獲得的結果顯示NMN處理後未改變mtDNA含量。

我們發現在老年腦動脈和老年CMVEC中,與年輕的相比,電子傳遞鏈的線粒體編碼組分的mRNA表達顯著降低,而由核編碼的那些基因組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保持不變。

3、NMN治療改善老年小鼠的認知功能和恢復腦血管功能與

與年輕對照相比,老年小鼠的工作記憶功能受損。補充NMN的老年小鼠顯示出工作記憶的顯著恢復至與幼小動物相當的水準。因此,NMN治療導致工作記憶的恢復。

隨後我們還在新的物體識別測試中測試了小鼠的性能。我們發現每個小組的小鼠在採集階段探索放置在競技場兩端的兩個相同物體的時間沒有顯著差異,確認物體的位置不影響小鼠的探索行為。在試驗階段,有兩個不同的對象,年輕的小鼠在一個明顯更長的時間段內探索這個新物體,表明他們對熟悉物體的記憶。相反,老年小鼠的計算識別指數(RI)顯著降低。老年小鼠中的NMN補充顯著改善了它們的表現,這與改善的海馬和皮質依賴性識別記憶一致。

NMN與骨關節

俗話說:養生先養骨。”身子骨”不僅決定了我們的身體狀態,還決定了生活的品質。醫生們發現,健康的人行動能力之所以維持得比較好,關鍵是有健康的骨關節;而一旦發生骨折,老年人一年內的死亡率最高能達到50%。

在臨床中,有些老年人,即使到了八九十歲高齡,只要骨關節情況較好,不易發生骨質疏鬆和股骨頭壞死,運動機能往往都保持得不錯,日常生活和外出社交活動都能進行。
但如果骨關節發生了病變,患者不僅要忍受疼痛,甚至還會出現抑鬱、衰弱等併發症。導致生活品質嚴重下降,各器官系統的機能也會下降,衰老進程加速。

 NMN減緩骨流失 

骨骼系統中常見的骨關節疾病包括:各類骨關節炎、退行性關節炎、滑膜炎、頸椎病、腰椎病、肩周炎、骨質增生、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股骨頭骨壞死等,這類疾病大多與鈣、肽的流失有關。

2019年4月18日,來自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的研究團隊在《Cell》子刊上發佈了關於NMN與骨質的研究成果。通過研究發現,NMN可直接促進幹細胞(MSCs)的擴增,刺激成骨分化並抑制脂肪細胞分化,減緩骨質流失。

 NMN增強骨質密度 

骨質疏鬆症是由於多種原因導致的骨密度和骨質量下降,使得骨微結構被破壞,從而更容易發生骨折。其危害極大,不僅影響人的日常行動,還會削弱骨骼對各臟腑器官的保護功能,嚴重威脅人的生命安全。

據調查顯示,目前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骨質疏鬆的患病率為36%。這種病在發病初期沒有什麼明顯的症狀,發病後卻難以治癒,且容易復發。但隨著科學的發展,我們找到了新的突破點——NMN。2020年5月,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兩位研究者通過實驗證明了NMN能夠有效恢復幹細胞的造骨功能。實驗表明,幹細胞在通過NMN補充NAD+後,其分化能力和造骨功能得到了極大幅度的回升。

以上研究均得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NMN可以增強骨質密度,促進關節新生。

 NMN恢復幹細胞造骨能力 

股骨頭壞死是骨關節最嚴重的病變。隨著細胞老化,體內幹細胞(MSCs)能量代謝失衡,成骨-成脂分化的平衡被打破,衰老使之更傾向於分化為脂肪細胞,成骨分化能力減弱,引發股骨質疏鬆與股骨頭壞死等代謝性骨病。

經過科學研究,幹細胞在接受NMN治療後,分化能力和造骨功能就得到了極大幅度的回升。骨髓間充質幹細胞的分化和造骨能力,直接關係著股骨頭壞死症狀的嚴重程度和發展程度。

這項研究發現:NMN恢復了人體內成骨-成脂的分化平衡,使造骨蛋白的數量和活性明顯增加,並修復了幹細胞的造骨功能,對於日後的股骨頭壞死的治療和預防有著重大的意義。

 NMN與骨關節 

NMN作用於骨骼系統可以促進鈣等無機鹽的吸收;給膠原蛋白的合成提供原料,為礦物質的沉積提供框架;啟動成骨細胞和破骨細胞的活性,促進骨骼恢復健康,緩解炎症

NMN緩解骨病症狀

NMN能有效清除關節炎症反應中產生的氧自由基,保護鄰近的正常組織,細胞不受破壞,維持關節腔滑液的正常粘度,緩解疼痛,僵直,麻木,腫脹等不適。

NMN防治骨質流失

NMN能有效阻止骨骼鈣質向血液的輸送。補充人體對鈣,鎂,肽等物質的需求,可減少骨質流失,增加骨質粘合力,增加骨小梁硬度,增加骨骼韌性,預防骨質疏鬆等老年病。

NMN補充骨骼營養

NMN能增加骨質粘合力,增加骨骼韌性,還能增加關節軟骨彈性,修復軟骨損傷,鈣能增加骨質硬度,補充骨質流失,鎂能增加鈣的吸收,補充骨骼營養,其餘的各種成分都從各個角度補給骨關節營養。

NMN延緩骨頭老化

人體骨關節疾病主要原因是退行性病變,就是骨頭老化所致,NMN能充分補充骨骼所需營養,減緩骨質流失,消除骨關節造成的各種不適,因而能有效延緩骨頭老化,增加骨骼壽命。

NMN強化關節功能

NMN和人體所需物質極其吻合,能有效強化骨關節功能。

一是促進骨細胞的生成數量,改善中老年人的成骨細胞和破骨細胞的相對失衡狀態,使骨骼生長處於良性狀態;

二是能增加成骨細胞的活性,改善骨細胞的品質,啟動骨壞死細胞的活力,有效增強骨關節的免疫力。

步入中年後,NAD+數量急劇減少,所以補充NMN是很有必要的,畢竟骨關節在人體中有很強的作用性。此外,NMN對於完善人體防禦機制,預防疾病方面將起著顯著作用!

NMN9600不但能恢復幹細胞的造骨能力有效預防和治療骨質疏鬆而且還能增加造骨蛋白活性增強骨質的密度促進股骨頭壞死的關節新生!

關於NMN對保護中樞神經系統的研究(一)

神 經 系 統

神經系統由外周神經系統(PNS)和中樞神經系統(CNS)構成。外周神經系統包括顱神經、脊神經和自主神經,中樞神經系統包括腦和脊髓。

神經退行性疾病(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NDs)指神經進行性的萎縮和功能喪失引發的疾病。其發病主要損傷神經元,包括負責認知、學習、記憶的神經元和負責運動的神經元,因此,神經退行性疾病患者常表現為認知能力下降、癡呆或運動障礙。

圖-神經元含胞體、軸突、髓鞘、樹突、突觸末梢等結構

常見神經退行性疾病包括阿爾茲海默病(Alzheimer,AD)、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亨廷頓舞蹈症(Huntington’sdesease, HD)等。這些疾病的共同病理特徵是在神經元沉積大量不可溶、毒性澱粉樣蛋白斑塊:例如AD患者腦內有異常折疊的Aβ-澱粉樣蛋白和Tau蛋白,PD患者腦內有異常積聚的α-突觸核蛋白及聚集而成的路易體(Lewybodies);HD患者腦內有易於聚集的亨廷頓蛋白……正因為都具有錯誤折疊的有害蛋白,這些神經退行性疾病也被稱作“蛋白病”。

Sirtuins家族對神經元的保護作用主要依賴SIRT1。SIRT1在正常的神經元發育、形成過程中具有重要調節作用,它通過抑制mTOR促進神經突生長,經Akt-GSK3通路促進神經軸突生長,抑制ROCK激酶促進樹突成形。

圖-SIRT1 參與神經元發育

成熟的神經元遇到急性受損後,其軸突能夠在損傷後再生,該過程也需要SIRT1參與。microRNA-138是一種小的非編碼RNA,正常情況下能抑制軸突生長,當神經元受損後,SIRT1通過抑制 microRNA-138,改善軸突再生情況,幫助神經元自我修復。

伴隨著個體年齡增加,神經退行性疾病風險增大,據調查,全球目前有1000萬帕金森病患者,近4000萬阿爾茲海默病患者,除了這兩種大家耳熟能詳的疾病外,亨廷頓舞蹈症、漸凍症(ALS)、多發性硬化症(MS)的患病人數也在逐年增加。由於缺乏特效藥,目前,這些神經退行性疾病大多無法治癒,臨床干預只能儘量延緩其疾病進程,但最終患者們都將因相應神經元萎縮、死亡而喪失生活能力,甚至死亡。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仍屬於食品補充劑的NAD+前體,顯示出了多方面的中樞神經保護作用—當然,這也離不開SIRT1的啟動效應。

01

SIRT1對阿爾茲海默病(AD)的保護作用

阿爾茲海默病的發生發展離不開兩種毒蛋白:Aβ澱粉樣不溶斑塊和Tau蛋白纏結。

通過細胞和動物實驗發現,SIRT1能抑制ROCK1激酶,從而促進Aβ前體APP的加工處理。具體過程為:SIRT1活化後修飾黃酸受體-β(RARβ),後者上調ADAM10基因,增大α-分泌酶(α-secretase)活性,最終使APP沿著非澱粉樣蛋白生成途徑加工、處理。這條APP加工途徑說明SIRT1能預防澱粉樣毒蛋白積聚,防止阿爾茲海默病發生。

圖-SIRT1保護AD神經元

對於已經患老年癡呆的大腦,SIRT1同樣能發揮保護作用。研究顯示,在癡呆模型小鼠大腦中過表達SIRT1,可降低斑塊負擔,改善癡呆鼠認知、行為甚至死亡率—科學家認為,這和SIRT1干擾Tau蛋白病理學有關。

SIRT1本質為去乙醯化酶,能夠去乙醯化Tau蛋白,使其更易被泛素連接酶所定為降解目標,隨後經蛋白酶體降解Tau蛋白,避免其纏結、聚集。

在此基礎上若延長NMN治療,則可促進體重恢復和神經功能恢復。科學家推測,NMN增強血紅素加氧酶-1、核因數nrf2表達可能是其抑制炎症、氧化應激保護腦出血的機制。

NMN逆轉時間!不老女神這樣煉成!

NMN是一個以低含量存在於一些蔬菜及人體內的天然產物。它是輔酶I(NAD+)的一個關鍵前體,NAD+對衰老起到關鍵作用。

口服NMN後短期內動物體內的NAD+含量會大大提高,目前的研究表明,NMN能有效延緩衰老引起的各種問題,因此NMN又被稱之為長生不老藥。

2013年,David Sinlcair的實驗室發現,22個月大的小鼠(相當於人類60歲)服用NMN一周後,線粒體穩態等關鍵指標返回到6個月大的小鼠(相當於人類20歲)狀態。

這一“返老還童”似的研究結果,讓David Sinclair獲得了《時代》雜誌影響世界的100人, NASA iTech大獎、澳大利亞官佐勳章。

日本NHK廣播電視臺在《Next World》中甚至稱NMN正在引領一場“長壽革命”。

康朗 NMN9600這款產自美國的NDA+補充劑,有大量的臨床實驗和用戶回饋表明,服用一段時間,肌膚變得有光澤、改善身體疲勞、延緩身體衰老、精力變得充沛、亞健康得到改善。

隨著年齡的增長,人體慢慢的老化。人體的衰老是一個從20歲開始漸進的過程,不同器官和組織的老化進程並不同步。

01PART第一階段

骨骼、肌肉首先出現老化,精力、體力、抵抗力下降;

02PART第二階段

大腦開始老化,導致思維遲鈍,記憶力下降;

03PART第三階段

器官老化,人體新陳代謝減緩,身體問題層出不窮;

04PART第四階段

整體免疫機能大幅度降低,人體衰老加快,身體抵抗外界侵襲的能力越來越弱!

雖然衰老不可逆轉但我們可以讓衰老慢一些

包裝升級:包裝高端大氣。產品採用獨立罐裝,方便攜帶。

技術升級:採用先進技術通過綠色生物合成,模擬人體內催化酶的工作過程。

含量升級:每粒NMN9600純度高達99%+。

更好提取技術

綠色、安全、無毒無害的生物活性物質生產方法

品質保障

藥品級質控,高純度、高活性。小分子結構,轉化率高,吸收速度快。

天然營養

有利於消除疲勞,緩解神經緊張,加強免疫力等。

為什麼開飛機和常坐飛機的人,都應該用NMN的DNA修復功能來幫助對抗太空輻射和紫外線傷害

北京時間8日10時21分,SpaceX 獵鷹9號重型火箭從加州中部的範登堡空軍基地升空,第二次成功將阿根廷一顆地球觀測衛星送入太空。

人類現役最強的運載火箭在升騰的烈焰中橫空出世。——這次全球矚目、激動人心的發射任務,不但圓滿完成了將Elon Musk的粉紅Telsa跑車和一個水晶永久圖書館送入火星與地球軌道的艱巨任務,還順利回收三枚助推火箭中的兩枚,獲得了巨大成功。

坐在特斯拉跑車儀錶盤前的仿真太空人Starman,代表著地球上所有永不放棄永不止步的探索者,飛往火星。並將從此在火星和地球之間永恆奏響《Space Oddity》。

站在大宇宙時代徐徐開啟的幕簾之下,我們眺望星辰大海的征途,仍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橫亙前方。其中一個就是,如何對抗載人航太中必然會遇到的致命宇宙輻射

這一研究的重要意義,不止在於完善火星計畫。它跟包括登月在內所有航空航太的前沿探索帶給全人類的各種福祉一樣,對我們的日常生活,也必將產生巨大影響。

2013年,為了弄清楚來自太陽風和宇宙射線的輻射對飛行人員會有多大的危害,NASA開啟了一個持續四年的大調查。研究者們將輻射感測器安置在265架飛機上,這些飛機飛行的海拔高度能達17.3km,感測器將時時記錄飛機在不同海拔和不同緯度所受到的宇宙輻射量。

到2017年專案結束時,研究者們從這些測量儀器裏獲得了海量數據。研究表明,由於大氣更稀薄,更接近外太空,高空輻射確實比地面高很多。而且飛行時間越長、飛行高度越高,來自宇宙射線的輻射劑量就越多。

這一實驗結果符合預期。因為科學家們早就知道搭乘飛機受到的輻射劑量,取決於搭乘飛機的時間及地點。

一般來說,要達到照一次X光胸片的劑量,在極地高空需要飛12.5個小時,中緯度是25個小時,赤道飛行則是100個小時。

然而,令科學家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次研究探測的劑量遠遠超過以上標準,至少在6次高緯度地區的高海拔飛行中,輻射量會陡然增加到科學家們預計輻射量的2倍。

由於坐飛機是大多數人旅行的首選,這就意味著假如我們經過這些輻射雲時,會經受更高的輻射量。

曾經有個盛極一時的謠言,說是坐飛機一次相當於10次胸透,各方專家都已經證明是無稽之談。此外一次胸透的致癌風險僅有一百萬分之一,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影響較小。

但是對於那些經常乘坐飛機一族,比如飛行員、機務人員,以及一些懷胎不足三月的孕婦,或是經常出差搭乘洲際航行的航程,需要經過極地上空或輻射雲的旅行者,來自高空的輻射量依舊是非常危險的。

根據一份發表在美國權威期刊《眼科學檔案》2005年8月號上的研究,與非飛行員相比,定期航線的飛行員患細胞核白內障(一種典型的與老化相關的白內障)的危險在不斷增加。而這種危險的增加與長年累月暴露於宇宙射線輻射有很大關系。

2016年12月,哈佛醫學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及其同事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的Lindsay Wu博士率領的團隊,憑藉對一個生物學問題的突出解決方案,從NASA舉辦的iTech大賽300個參賽專案中脫穎而出,獲得大獎。該團隊在發現DNA修復和細胞衰老過程中的一個關鍵信號之後,繼而研發出了被稱為NMN的藥物。

通過幫助修復受損的去氧核糖核酸(DNA),NMN不但成為了目前人類用來逆轉衰老最有力的工具之一,未來還可能為火星上的宇航員提供保護,使他們免受各種宇宙輻射的傷害。

就像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煙霧檢測器、濾水器、食品乾燥劑、家電節能系統、抵禦有害射線的太陽鏡、鑽頭和無線電設備等等都來自於阿波羅計畫一樣,大眾接觸最多的購物計價用的條碼也是航太技術傑作之一。它最初是美國為控制阿波羅計畫不計其數的組件而發明的。

航太技術還給人們帶來了心率表、鐳射手術、數字溫度計、重症監護病房,以及用於顯示疼痛和發炎部位的彩超等設備和技術。你我現在有時髦舒適的氣墊運動鞋可穿,有豐富多樣的脫水蔬菜和果乾可吃。都應該感謝半個多世紀前的冷戰時期,那些傾國之力把人類送上月球的宏偉壯舉。

技術的進步與發展,我們對未知空間的好奇與探索,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地球上每個人的利益和幸福。

在此,致敬所有不忘初心、追隨夢想的探索者和漫遊者,也致敬所有那些讓夢想得以起飛的跑道、發射架還有整流罩……

是什麼科技?可能讓人活到150歲?

2018年9月《每日郵報》刊登了一篇震驚世界學術界的新聞,

2018.09.,Daily Mail,來自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研究的成果:抗衰老科技NMN,可能讓人類活到150歲

今天,明宇健維將告訴你,這其中的奧秘

01  生命的期限

生命是有期限的,只要是生命,無論再長壽,終歸是有離世的一天,關於壽命的期限,我國古代的醫學養生認為,人的壽命能達到一百二十歲,《尚書,洪範篇》說:壽、百二十歲也。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如此,即便沒有疾病纏身,有的人能活到百二十有餘,有的人卻又在八九十就離世

關於長生不老的故事,千年前到如今從不缺乏,秦始皇尋仙丹、漢武帝迷信方術、晉武帝、宋徽宗、明神宗、清雍正皇帝,也苦尋長生不老之法

千年過去,不禁想問一句,以我們如今的醫療技術,依然無法窺探到生命的秘密嗎?

02  生命的長短,有它的規律

記得好幾年前的走近科學欄目就播出過這類話題的節目,我國被稱為“長壽村”的地方也不止一二,雖然多年前的我們並沒有找到長壽的答案,但種種現象告訴我們,長壽,並不是隨機事件,而是有規律和緣由的。

03  衰老就是細胞的新陳代謝

現代醫療水準下的我們,都已經知道衰老是什麼樣的一個生物過程,在中學的課本上都已經告訴我們,人體細胞每天都在進新陳代謝,有細胞死去,有細胞新生,人類的成長階段,新生的細胞比死去的細胞少,人類的各個器官組織得到增長,當人類停止生長的時候,就說明新生的細胞核死去的細胞相當,而總有一天,人體的各個臟器會逐漸衰竭,也就是新生細胞越來越少的時候。

可是這其中的原因呢?是什麼東西在控制著新陳代謝?

1906年,英國生物化學家亞瑟·哈登和威廉·約翰·楊發現輔酶NAD

1929年,亞瑟·哈登與Hans von Euler-Chelpin分享了諾貝爾化學獎,Hans von Euler-Chelpin發現NAD+在人類代謝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1931年,Conrad A. Elvehjem和CK Koehn發現了NAD+較早的前體煙醯胺,它可以有效緩解糙皮病(一種維生素缺乏性疾病)

1936年,Warburg證明NAD是氧化還原反應所必需的

1980年,NAD+被首次應用於疾病治療

1994年,喬治·柏克梅爾研發“穩定型NAD

2004年,科學家們發現了煙醯胺核苷是NAD+的前體

2013年,實驗室小白鼠研究發現,增加NAD+的水準能恢復線粒體功能

2015年9月,國家藥品監督總局批准國內某制藥公司注射用輔酶Ι

的藥品批號

2016年,哈佛大學醫學院發現:相當於人類年齡70歲的小白鼠服用NAD+一周後回到了20歲的狀態,並且健康壽命延長20%

2017年,80多歲的李嘉誠收購一家生產NAD+前體物的生物技術公司

2019年6月4日,中科院遺傳所研究證明,NAD+對細胞程式性死亡的調控起到了至關作用

04  健康的秘密:NAD+

百年研究,NAD+給六位研究者帶來了諾貝爾獎,長壽的神秘面紗一點點褪去,人類終於找到延長壽命的關鍵條件:NAD+

人類不同於小白鼠,我們需要一種安全的方式為人為地添加NAD+,於是,可服用的NAD+前體,NMN類產品迅速出世,短短一年,NMN的知名度大範圍地擴散,不遠的將來,人類就將走向一個全民百歲的時代。

NMN:晝夜規律、神經系統

NAD+依賴的脫乙醯酶SIRT1通過連接調節NAD+補救途徑的酶回饋回路和晝夜節律轉錄-翻譯回饋回路,成為晝夜節律與代謝之間的橋樑。

圖:NAD+與生物鐘的相互調控關係

NAD+調節生物鐘是通過SIRT1實現的。SIRT1將BMAL1和PER2去乙醯化,而這和CLOCK的乙醯化功能是拮抗的,所以SIRT1能抑制CLOCK- BMAL1介導的clock genes的轉錄。因此,NAD+通過自身水準影響SIRT1去乙醯化活性,從而反過來影響包括NAMPT在內的一系列生物鐘相關蛋白的表達

生物鐘調節和很多疾病相關,包括但不限於睡眠障礙、糖尿病、腫瘤。很多病理過程都被生物鐘紊亂觸發,這種紊亂可能來自於遺傳,也可能來源於環境,總而言之,保持生物鐘正常工作在維持健康方面有重要作用

NMN與神經系統

Sirtuins是一種依賴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脫醯基酶,傳統上認為它與哺乳動物的熱量限制和衰老有關。這些蛋白在衰老過程中對維持神經元的健康也起著重要作用。

在神經發育過程中, SIRT1在結構上起著重要作用,通過Akt-GSK3通路促進軸索生長、神經突生長和樹枝狀分支。突觸的發育和突觸強度的調節對記憶的形成至關重要,而sirtuins蛋白不論在生理還是損傷後,都對這一過程中起重要調節作用。SIRT1在海馬體可以以抑制型複合體形式存在,該複合體包含能調控microRNA-134的轉錄因數YY1。microRNA-134的分佈具有腦特異性,能調控cAMP反應結合蛋白(CREB)和腦源性神經營養因數(BDNF)的表達。這對於突觸的形成和長期的增強都很重要

在神經疾病發生發展中,SIRT1在阿爾茨海默氏病、帕金森氏病和運動神經元病等多種神經退行性疾病中發揮保護作用,這些疾病可能與SIRT1在代謝、抗應激和基因組穩定性方面的功能有關。啟動SIRT1的藥物可能為治療這些疾病提供一種有希望的方法。

NMN9600與您結伴同行

315是維護消費者權益的日子,每年的3月15日是國際消費者權益日(World Consumer Rights Day),由國際消費者聯盟組織於1983年確定。

每年的由中央電視臺聯合國家政府部門舉辦的“315晚會”會曝光出一些廠家,例如食品安全問題、衣服品質問題、保健品濫用添加劑等,涵蓋生活的多個方面。

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提高,人們的消費形式等越來越多樣化。消費者會可能會遇到一些侵害自己權益的問題。例如:一些飲料等商品也出現了假冒山寨產品,例如修改產品名稱的其中一個字,連包裝設計都未進行修改,讓消費者誤以為這是原品牌產品;購買的食品出現蟲子等食品安全問題;購買的牙刷的毛刺容易損傷口腔軟組織,不符合牙刷的生產標準等。消費者在遇到權益受到損失的情況時,可以根據情況選擇合適的維權方式,例如先和經營者進行協商,在協商無法解決問題時,撥打315電話,維護自己的權益。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在消費時,需要具備一些專業知識,有著分辨產品品質優劣的能力。在選擇產品時去正規商家購買商品,關注產品的品質、生產來源、安全認證、客戶評論等多方面的因素,並且向經營者索要消費憑證並且保存好憑證,這樣在遇到問題時,可以更好的維護自己的權益。

我司主要經營產品是“NMN9600”,符合安全標準,批准、GMP認證的工廠生產,大家可以安心選購。

NMN是一種在人體中發現的天然的化合物,煙醯胺單核苷酸的簡稱,是一種對人體機能抗衰老有顯著效果的微分子物質,它能加速NAD+在人體內部的產生。

為什麼不直接補充NAD+呢?原因是NAD+不穩定,不能作為補充劑使用,但是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是一種有用的NAD+前體,有利於恢復細胞NAD+水準。

 NMN抗衰老或可逆轉視神經損傷

大衛·辛克萊爾,NMN抗衰老的發現者,一直致力於發現並研究NMN對人體抗衰方面的價值,最近這位人類壽命研究領軍人物與他的同事又有新的發現:在2020年12月29日發佈的一篇名為《煙醯胺單核苷酸(NMN)在視網膜脫離光感受器退行模型中的神經保護作用和機制》“Neuroprotective effects and mechanisms of ac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in a photoreceptor degenerative model of retinal detachment”的論文中提到NMN抗衰老的又一項新發現,即NMN的使用對RD和感光細胞損傷具有保護作用,這一研究也證實了NMN的功效與作用或為部分視覺神經退化導致的眼部病症提供了治療途徑。

(文章原文)

通過對NMN在視網膜脫落(RD)引起的感光細胞退化中作用的研究,發現視網膜脫落後(RD)後立即使用NMN進行干預,可有效增加光感細胞的活性,CD11b +巨噬細胞和GFAP標記的神經膠質細胞活化顯著減少;蛋白質羰基含量(PCC)趨於標準化,外核層(ONL)厚度有效維持。NMN的使用,可使相關細胞內的NAD+水準顯著提高,SIRT1蛋白和血紅素加氧酶1(HO-1)也趨向活躍。而在視網膜脫落後(RD)延遲使用NMN,仍能起到相似的保護作用。

NMN抗衰老的這項新型功效預示著NMN9600抗衰產品,對視網膜脫落及感光細胞退化導致的眼部問題確實具有一定的干預作用。和眾多NMN品牌相比,其產品生產安全性更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