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能有效延緩衰老引起的各種問題

2013年,David Sinlcair的實驗室發現,22個月大的小鼠(相當於人類60歲)服用NMN一周後,線粒體穩態等關鍵指標返回到6個月大的小鼠(相當於人類20歲)狀態。

這一“返老還童”似的研究結果,讓David Sinclair獲得了《時代》雜誌影響世界的100人, NASA iTech大獎、澳大利亞官佐勳章。

日本NHK廣播電視臺在《Next World》中甚至稱NMN正在引領一場“長壽革命”。

康朗 NMN9600這款產自美國的NDA+補充劑,有大量的臨床實驗和用戶回饋表明,服用一段時間,肌膚變得有光澤、改善身體疲勞、延緩身體衰老、精力變得充沛、亞健康得到改善。

隨著年齡的增長,人體慢慢的老化。人體的衰老是一個從20歲開始漸進的過程,不同器官和組織的老化進程並不同步。

01PART第一階段

骨骼、肌肉首先出現老化,精力、體力、抵抗力下降;

02PART第二階段

大腦開始老化,導致思維遲鈍,記憶力下降;

03PART第三階段

器官老化,人體新陳代謝減緩,身體問題層出不窮;

04PART第四階段

整體免疫機能大幅度降低,人體衰老加快,身體抵抗外界侵襲的能力越來越弱!

雖然衰老不可逆轉但我們可以讓衰老慢一些

包裝升級:包裝高端大氣。產品採用獨立罐裝,方便攜帶。

技術升級:採用先進技術通過綠色生物合成,模擬人體內催化酶的工作過程。

含量升級:每粒NMN9600純度高達99%+。

更好提取技術

綠色、安全、無毒無害的生物活性物質生產方法

品質保障

藥品級質控,高純度、高活性。小分子結構,轉化率高,吸收速度快。

天然營養

有利於消除疲勞,緩解神經緊張,加強免疫力等。

NMN什麼時間段食用好

2021年3月1號《iScience》發表了一篇有關代謝,晝夜節律與衰老之間關係的研究文章。研究中通過開發一個小鼠肝臟晝夜節律通路的數學模型,推導出飲食,代謝,生物鐘對衰老的影響。

在這份研究還沒有出來之前,通常我們食用NMN的時間非常隨意,有早上吃,有晚上吃,因為作為膳食補充劑本身並不是那麼嚴格。頂級科研期刊《cell》旗下新刊《iScience》發佈的一篇報導告訴了我們什麼時候食用抗衰老類的補充劑才是最佳時間。

在此之前我們知道NAD+可以通過調節SIRT1來調節生物鐘,而此次的研究更加深入的揭示了一個問題——中年之後,一個人白天沒精力,晚上睡不著的根本原因是NAD+不足導致的。

人的生物鐘是一套精密的時鐘系統,正常情況下,生物鐘和時鐘一樣一天24小時,每個節點產生什麼激素,做什麼事情都是很規律的。

研究中表明當人們缺失了NAD+這種“燃料”的時候,就會使得 SIRT1缺失,SIRT1的缺失就會導致生物鐘正負回饋不及時,也就是生物鐘紊亂

 這種現象在中年之後愈加明顯。因為隨著年齡的增大,NAD+含量越來越少,調節生物鐘的能力也越來愈弱。

 所以在30歲之後補充NAD+顯得格外重要,而目前最直接有效的補充方式就是吃NAD+補劑,例如NMN

由於生物鐘的存在,每個細胞在一天中,都有自己興奮的峰值,只有在這個時間段內補充NAD+,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首先細胞中的NAD+代謝水準和SIRT1活性會在每天中午達到頂峰,如果抓准這個時機進行NAD+補充,吃下NMN,那麼細胞對NAD+的利用率將會被最大化。從數學模型+實驗結果推算:年輕人體內的SIRT1的最大活性將會增強36%,平均提高7.5%,老年人最大增強14.2%,平均提高5.6%。

模型裏闡述了NAD+補劑NMN食用效果最好的時間是中午,其次是晚上。但是,這裏要注意這些結論是基於模型裏的,數據是理想化,標準化的。除非你的生物鐘是也是標準的。並不適用於所有人,因為現實情況太過複雜,並不是所有人的生物鐘都一樣。

所以我們建議從你平常規律的作息時間作為依據,起床6小時後食用NMN,排除掉偶爾的懶床。找到你生物鐘的中午,而不是現實時間的中午補充NAD+

其實NMN什麼時間段食用,以及具體的食用量,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來定,一般最佳的食用量是40歲以下,一天1粒;40歲以上,一天1-3粒。NMN9600可以起到改善各種老年性疾病的作用,還可以幫助消除和緩解各種亞健康的問題,針對於睡眠差和視力下降的人群,改善狀況明顯。加快機體的恢復時間,並且提升抗壓能力和保持頭腦的清醒。

服用NMN後有不同程度的改善

雖然文獻對NMN治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等已有推測。但實際的成功,畢竟令人振奮。又如,據使用者回饋,80%以上長期睡眠障礙者,服用NMN 1-2星期後便有明顯的改善。

複合維生素在多功能方面與NMN可有一PK,但絶大部份維生素如維生素A,C和大部份B族維生素均可通過日常膳食獲取,而NMN的含量在所有食物中微乎其微,少於幾萬分之一,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從飲食中補充之。

NMN產品問世才一、二年,已聲名遠播,但飽受假冒偽劣保健品荼毒的消費者,即想捷足先登,早日享用NMN的好處,又怕再次上當。

患得患失的心情,筆者感同身受,完全可以理解。同時,“名滿天下,謗亦隨之”,一些抱殘守缺,囿於老經驗和陳舊知識之士也想當然地認為NMN宣稱的效果如此之好,必定有詐,下意識地來說三道四。

A.最顯而易見的質疑是:“雖然動物實驗表明NMN可有效地抗衰老和延長壽命,但人體臨床還沒做,動物有效人體未必有效”。

誠然,動物實驗成功,並不等同人體有效,但是:

a.動物實驗的成功表明NMN有可能也在人體成功,這其實是向人體成功邁出了一大步;

b.過往數據表明,通過動物實驗的藥物之一半在人體中失敗。但失敗的藥物大都不是人體的內源物質,而且它在動物中的作用機制與人不盡相同。 而NMN則不同,它是生命體內最基本的生化物質,其結構和作用機制在各種植物、動物和人體無甚差別。通過動物實驗後也通過人體檢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當然,任何人都完全有權利選擇等待,坐等人體臨床全部完成再決定是否服用,這裏需要提醒各位:

(1)人體臨床所費不貸;且曠日持久,等閒3-5年;

(2)臨床試驗每次衹能進行單一適應症(即一種病);

(3)衰老目前並不算疾病, 因此無法進行有關的臨床試驗。

對患有神經退化等病患者而言,時不我待。因此筆者認為有義務告訴社會大眾事情的真相,既要小心謹慎也不求全責備,讓老百姓自行行使知情權和選擇權。

之所以能夠斷崖式下降產品價格的原因是:得風聲之先,積數十位科學家20年研發之功,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力打造了具有原創性知識產權和全產業鏈的、世界領先的生物催化劑平臺。

NMN的巨大成功,也使不良廠家見獵心喜,以次充好,以假亂真的NMN產品不時冒起。但如清華大學生命與健康科學謝偉東副教授指出: “工業化生產NMN所需的酶催化合成技術及其純化工藝相當複雜,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短期內仿製並不現實”。

網上誤傳NMN成本僅幾毛錢/克,其實指的是NAM(煙醯胺),張冠李戴了。NAM可作為NMN前體,經數步合成NMN。體內代謝途徑錯綜複雜,多歧路,一步之差,效率可差幾倍乃至幾十倍,何況幾步之差。

另一方面,與晶片和硬體的價值不能單以其材料成本衡量一樣,生物技術產品投資大,風險高,時間長,研發投入大,機會成本高,所以在產品推出之初,價格不免居高。

最近的科研成果不斷發掘NAD+的新功能,如(1). 戒毒癮, 包括可卡因,鴉片等;(2). 母親懷孕, 哺乳期時NAD+水準高的話, 對嬰兒身體和神經發育均有幫助;(3). 逆轉老年癡呆症等等。我預見NMN/ NAD+的更多功能和對人體的用處將不斷湧現。

中、老年人之外NMN對一些各種特定人羣尤其重要,如運動員(劇烈運動時需要大量NAD+以產生ATP),空乘人員(高空幅射和夜班造成DNA損傷,容易多發癌症),高原工作者(克服高原反應),醫護人員(夜班容易累積DNA損傷)等等。

NMN改變催產素促進心理健康

神經遞質催產素對許多人類行為至關重要,例如社會交往,有性生殖,與兒童的交往和產奶[1]。催產素水準過低與自閉症譜系障礙(ASD)有關,自閉症譜系障礙是一種常見且不斷增長的神經發育障礙,其特徵是認知功能缺陷,以及與他人的交往和移情困難。

《自然科學報告》中的一項新研究 發現,對於催產素減少的雄性小鼠(擬用於自閉症譜系模型),每天補充NMN可以恢復催產素的水準,並改善行為缺陷。

模型小鼠的CD157基因是一種調節社交行為和催產素的重要蛋白質,被“敲除”或消除。反過來,表現出恐懼和類似焦慮的行為,並且難以識別和與其他小鼠互動,這類似於人類的ASD症狀。

改善催產素和行為

研究數據表明,提高NAD +水準可以通過修復催產素的產生來解決雄性小鼠中的某些“自閉症樣”症狀。給定實驗小鼠用NMN進行治療,因為已證明它可以提高小鼠和人類細胞能量載體NAD +的水準。NAD +的增加有助於使雄性和雌性小鼠腦脊髓液中的催產素水準正常化。然後在雄性小鼠中,這種正常化轉化為觀察到的對已發展的社會缺陷的減輕。

該研究的合著者查爾斯·布倫納博士博士分享說,赫曼因(HVE)團隊發現,催產素水準較低的小鼠一旦補充了口服赫曼因煙醯胺雙核苷酸,其水準就會提高。一旦他們的催產素水準正常化,他們的行為缺陷就會隨之改善。具體而言,小鼠對與新小鼠進行互動產生了興趣,並在新環境中花費了更多的時間,這是正常小鼠所表現出的特徵。

由於在人類自閉症患者中已發現催產素水準較低,因此該小組希望進行臨床測試,以確定NMN是否具有解決這一缺陷的潛力,並可以作為人類不同形式ASD的潛在療法。

這是全球第一個研究NMN對自閉症小鼠模型中社交能力和焦慮樣行為影響的研究。這些發現建立在越來越多的臨床前研究基礎之上,如NMN之類的NAD補充劑在支持認知健康以及解決神經發育和情緒障礙方面的作用。

不過,該研究還需要進一步深入,需要對其他動物模型和人類進行進一步研究,以建立NAD +增強劑(如NMN)在解決神經發育和情緒障礙(如自閉症和抑鬱症)症狀方面的潛力。然而,這項研究是邁向更好地瞭解自閉症不斷增長的神秘狀態的重要一步。

教授查爾斯說,自閉症一直是醫學的難點,NMN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有效的方法和靈感。

衰老就是細胞的新陳代謝

01  生命的期限

生命是有期限的,只要是生命,無論再長壽,終歸是有離世的一天,關於壽命的期限,我國古代的醫學養生認為,人的壽命能達到一百二十歲,《尚書,洪範篇》說:壽、百二十歲也。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如此,即便沒有疾病纏身,有的人能活到百二十有餘,有的人卻又在八九十就離世

關於長生不老的故事,千年前到如今從不缺乏,秦始皇尋仙丹、漢武帝迷信方術、晉武帝、宋徽宗、明神宗、清雍正皇帝,也苦尋長生不老之法

千年過去,不禁想問一句,以我們如今的醫療技術,依然無法窺探到生命的秘密嗎?

02  生命的長短,有它的規律

記得好幾年前的走近科學欄目就播出過這類話題的節目,我國被稱為“長壽村”的地方也不止一二,雖然多年前的我們並沒有找到長壽的答案,但種種現象告訴我們,長壽,並不是隨機事件,而是有規律和緣由的。

03  衰老就是細胞的新陳代謝

現代醫療水準下的我們,都已經知道衰老是什麼樣的一個生物過程,在中學的課本上都已經告訴我們,人體細胞每天都在進新陳代謝,有細胞死去,有細胞新生,人類的成長階段,新生的細胞比死去的細胞少,人類的各個器官組織得到增長,當人類停止生長的時候,就說明新生的細胞核死去的細胞相當,而總有一天,人體的各個臟器會逐漸衰竭,也就是新生細胞越來越少的時候。

可是這其中的原因呢?是什麼東西在控制著新陳代謝?

1906年,英國生物化學家亞瑟·哈登和威廉·約翰·楊發現輔酶NAD

1929年,亞瑟·哈登與Hans von Euler-Chelpin分享了諾貝爾化學獎,Hans von Euler-Chelpin發現NAD+在人類代謝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1931年,Conrad A. Elvehjem和CK Koehn發現了NAD+較早的前體煙醯胺,它可以有效緩解糙皮病(一種維生素缺乏性疾病)

1936年,Warburg證明NAD是氧化還原反應所必需的

1980年,NAD+被首次應用於疾病治療

1994年,喬治·柏克梅爾研發“穩定型NAD

2004年,科學家們發現了煙醯胺核苷是NAD+的前體

2013年,實驗室小白鼠研究發現,增加NAD+的水準能恢復線粒體功能

2015年9月,國家藥品監督總局批准國內某制藥公司注射用輔酶Ι

的藥品批號

2016年,哈佛大學醫學院發現:相當於人類年齡70歲的小白鼠服用NAD+一周後回到了20歲的狀態,並且健康壽命延長20%

2017年,80多歲的李嘉誠收購一家生產NAD+前體物的生物技術公司

2019年6月4日,中科院遺傳所研究證明,NAD+對細胞程式性死亡的調控起到了至關作用

04  健康的秘密:NAD+

百年研究,NAD+給六位研究者帶來了諾貝爾獎,長壽的神秘面紗一點點褪去,人類終於找到延長壽命的關鍵條件:NAD+

人類不同於小白鼠,我們需要一種安全的方式為人為地添加NAD+,於是,可服用的NAD+前體,NMN類產品迅速出世,短短一年,NMN的知名度大範圍地擴散,不遠的將來,人類就將走向一個全民百歲的時代。

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一年中陽氣至盛的時段,就是夏天的時候,一年比一年熱,天氣較煩悶,假如工作壓力大,人體生理氣血運行不順,容易煩躁憂鬱、心悸胸悶。尤其今年各地都還處於防疫狀態,面對不確定的因素以及宅家的焦慮,很多人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身心問題,但這麼熱的天,“進補”是不可能的,NMN可以幫助我們通調氣血,強身防病,避毒驅邪。

說到防病和避毒,大家最要躲避預防的就是新冠病毒。隨著各地逐漸開放和各種社會事件所帶來的影響,新冠疫情反反復複,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更加嚴重,最近北京好不容易松了口氣,卻又有疫情興起,令大家的神經又緊繃起來。

對抗險惡的傳染病,我們都知道最直接的方法是通過接種疫苗,用抗原來刺激機體產生抗體,從而增強機體對病毒感染的抵抗力。然而研製疫苗是非常複雜而程式非常嚴格的過程,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又是新發現的冠狀病毒,美國的傳染病首席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表示,目前疫苗的實驗結果樂觀,這真是好消息!那目前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 提升主動免疫力是關鍵。

於是市面上各種宣稱可以提升免疫力的產品在此時都大行其道,從高價的補品如冬蟲夏草、枸杞、人參、黃芪、靈芝,到平民食物蔥薑蒜、香蕉、橘子皮,還有各種維生素、微量元素,只要說能提升免疫力,都能脫銷!

免疫力就像保衛身體的軍隊,但我們擁有的到底是社區門衛級別的免疫力,還是驍勇善戰的天兵神將?而且拿中草藥來說,若非經過專業人士辯證,很可能“補錯了”!我聽說連花清瘟膠囊對新冠病毒有益處,托了朋友千辛萬苦寄來,可連花清瘟基本上是寒涼的藥材,萬一患者本身體質是偏寒,還不適用呢!這就好比找來陸軍做海防,空有一身本事卻發揮不了作用。不管是新冠病毒,或是身邊圍繞的千千萬萬種毒,迎戰看不見的敵人,我們需要拿出最強大的實力。與其道聽途說四處嘗試,不如相信科學,給身體最好的裝備。

在尋找有效的治療手段的過程中,多國的科學家不止一次的提出外源性補充NAD+將成為一種可行且有效的新冠肺炎治療和預防手段。3月23日,來自伊朗伊斯法罕醫科大學的科研團隊也以預印的形式公佈了他們最新的研究成果:人體內NAD+的損耗或許是諸多新冠肺炎症狀的根源。

研究中,科研人員深入分析了新冠肺炎的分子作用機制,發現新冠病毒感染會使肺部細胞生成大量含氧自由基(ROS),造成DNA損傷。為了進行修復,肺部細胞會生產大量DNA修復酶PARP-1。在這一過程中,體內儲量有限的NAD+被嚴重損耗,引發ATP短缺,最終導致細胞死亡,加劇炎症。

現有的諸多相關理論雖然存在細節差異,但是核心思路相對一致,那就是:新冠病毒感染理論上會啟動宿主細胞中的PARPs,加速NAD+消耗,從而引發多種生理問題伊朗團隊研究認為新冠病毒會“爭奪”體內的NAD+。而其帶來的“炎症風暴”產生的大量含氧自由基(ROS)會消耗大量的NAD+, 因此補充NAD+可以緩解甚至治療多種新冠肺炎症狀或許可以作為一種全新且可行的新冠肺炎治療手段。

在新冠病毒還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任何探索都值得關注。而目前,來自美國愛荷華大學的Brenner團隊帶來一線曙光,他們從實驗上得到證實:外源性的補充NAD+或是幫助先天免疫系統戰勝新冠病毒的關鍵。毫無疑問NMN是最有效和最直接補充NAD+的方式,補充NMN等NAD+前體可以輔助新冠治療。

NMN效果之好遠遠出乎意料

別再患得患失,NMN效果明顯尤其令我們欣慰的是, 對一些目前醫學界束手無策、藥石無靈的疾病,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漸凍症、脫髮等,NMN有明顯緩解乃至全面改善的作用。就老年癡呆症而言,至少有近十例報告服用NMN後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其中有三例改善非常明顯。考慮到這些使用者服用NMN時間尚短,試用者也僅寥寥數十例,此結果之好遠遠出乎意料。

雖然文獻對NMN治療老年癡呆症、帕金森症等已有推測。但實際的成功,畢竟令人振奮。又如,據使用者回饋,80%以上長期睡眠障礙者,服用NMN 1-2星期後便有明顯的改善。

複合維生素在多功能方面與NMN可有一PK,但絶大部份維生素如維生素A,C和大部份B族維生素均可通過日常膳食獲取,而NMN的含量在所有食物中微乎其微,少於幾萬分之一,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從飲食中補充之。

NMN產品問世才一、二年,已聲名遠播,但飽受假冒偽劣保健品荼毒的消費者,即想捷足先登,早日享用NMN的好處,又怕再次上當。

患得患失的心情,筆者感同身受,完全可以理解。同時,“名滿天下,謗亦隨之”,一些抱殘守缺,囿於老經驗和陳舊知識之士也想當然地認為NMN宣稱的效果如此之好,必定有詐,下意識地來說三道四。

A.最顯而易見的質疑是:“雖然動物實驗表明NMN可有效地抗衰老和延長壽命,但人體臨床還沒做,動物有效人體未必有效”。

誠然,動物實驗成功,並不等同人體有效,但是:

a.動物實驗的成功表明NMN有可能也在人體成功,這其實是向人體成功邁出了一大步;

b.過往數據表明,通過動物實驗的藥物之一半在人體中失敗。但失敗的藥物大都不是人體的內源物質,而且它在動物中的作用機制與人不盡相同。 而NMN則不同,它是生命體內最基本的生化物質,其結構和作用機制在各種植物、動物和人體無甚差別。通過動物實驗後也通過人體檢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當然,任何人都完全有權利選擇等待,坐等人體臨床全部完成再決定是否服用,這裏需要提醒各位:

(1)人體臨床所費不貸;且曠日持久,等閒3-5年;

(2)臨床試驗每次衹能進行單一適應症(即一種病);

(3)衰老目前並不算疾病, 因此無法進行有關的臨床試驗。

對患有神經退化等病患者而言,時不我待。因此筆者認為有義務告訴社會大眾事情的真相,既要小心謹慎也不求全責備,讓老百姓自行行使知情權和選擇權。

之所以能夠斷崖式下降產品價格的原因是:得風聲之先,積數十位科學家20年研發之功,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力打造了具有原創性知識產權和全產業鏈的、世界領先的生物催化劑平臺。

NMN與啟動細胞

NMN從根源上啟動細胞能量 ,喚醒生命活力 。

2013年,哈佛大學抗衰老先驅大衛·辛克萊爾教授及其團隊在權威科研雜誌《細胞Cell》上發表文獻,表示補充一種叫做NMN(β-煙醯胺單核苷酸)的物質可有效延緩乃至逆轉衰老,改善身體各項衰老相關症狀,因此被《時代》雜誌評為100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

人體有數十萬億個細胞,每時每刻許多細胞都在通過分裂而繁殖新生,完成新陳代謝。而細胞繁殖分裂過程中,伴隨著DNA的複製,可能會導致DNA損傷。DNA的損傷與修復是生命活動中重要的現象,據統計,每個細胞每天會受到至少六萬次的DNA損傷

在年輕時,人體自身擁有良好的DNA損傷修復機制,並能保持良好的細胞更新速度,以維持機體的正常生長、發育、生殖。30歲以後,隨著年齡的增加,人體內DNA損傷修復水準下降另外,受個體和環境的影響,如應激和勞損、損傷和感染、免疫力反應衰退、營養失調、代謝障礙、濫用藥物,以及不良生活習慣、疾病、環境污染等因素,都會加速DNA損傷速度、降低修復水準。

NAD+是決定著人體衰老狀況的“抗衰因數”,參與細胞新陳代謝、氧化反應、蛋白質轉錄等上千種人體反應。NAD+作為人體關鍵性輔酶,能夠修復DNA、啟動長壽蛋白,預防因年齡增長導致的機能衰退,在人體抗衰老中起到重要作用。

NMN9600複合了NMN、NADH,通過NMN和NADH來補充NAD+含量。NADH進入到人體,可分解成NAD+與H(氫)。NMN是NAD+的前體,補充的NMN進入到細胞內部之後,再消耗一個ATP,就形成了NAD+分子,這樣能有效地增加NAD+在體內的含量。從而幫助人類自身修復DNA的損傷,啟動細胞,延緩衰老。

NMN9600致力從根源上啟動細胞能量,喚醒生命活力! 複合多種成分,啟動人體七個抗衰酶的活力,改善線粒體代謝功能障礙,修復受損萎縮細胞,全面提高免疫系統機能。

​NMN,對抗百病之源

新冠肺炎的疫情繼續蔓延,目前全球已經有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受疫情影響,看到如此兇猛的病毒,隱形的敵人,各國頂尖專家都暫時束手無策,不禁警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連病毒都進化了,我們的保養如果還停留在“三頓飯吃飽”,或是基礎的補充型營養,早就不夠應付了!保健和手機一樣,要隨著科技進步而更新換代。掌握抗老科技的最前沿,才足以因應瞬息萬變的趨勢。

自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 David Sinlcair 教授揭示了 NMN 的“延長壽命”功能以來,NMN 成為學術界的明星分子,可以說是目前最新、也最廣受矚目與肯定的抗老聖品。從頂級富豪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就可以確認。要知道,這些成功人士所作的決定不是個人的決定,而是有智囊、顧問,許許多多聰明的腦袋,綜合林林總總的資訊而做的選擇。在不缺錢、不缺資源的情況下,NMN 能擄獲他們的心,那麼肯定也是你我可以放心跟隨的。

由於受到的矚目越來越多,又有這麼多研究資金的支持,NMN 相關的研究越來越多,僅僅2019年就有十幾篇相關文章發表,包括在認知能力、心血管疾病、肝功能、血糖平衡、脂肪代謝、睡眠、酒精代謝、生殖能力、抑鬱症等方面,都有令人驚喜的研究成果。而在2020年的2月,又有三份 NMN 研究出爐:包括調節炎症衰老、逆轉神經細胞衰老和挽救女性生育能力的功能。

我們先來看看 NMN 在調節炎症衰老的方面。過去的幾年裏,科學家陸續發現幹細胞中許多因為衰老而造成的功能損耗是可以被逆轉的,而透過試驗發現了逆轉的“開關”,這個開關所控制著的是兩項十分關鍵的衰老相關症狀── 慢性炎症和胰島素抵抗。

在衰老過程中,壓力因素和環境毒素會導致自身的免疫系統過度的、非正常的運行,進而形成慢性炎症。同時,慢性炎症又會反過來加速衰老過程。慢性炎症也是引發糖尿病、阿茲海默症、帕金森症、癌症等疾病的導火索。

如果有人說,有一種東西可能導致百病,那麼這個東西,非炎症莫屬。炎症就像森林大火一樣容易蔓延,只要一個地方有炎症反應就會在人體中蔓延,造成破壞。炎症水準高的人,心臟病發病風險會翻倍,很多最新的研究發現,導致心臟病、動脈粥樣硬化的主要原因不是膽固醇,不是脂肪,而是炎症。

炎症有兩種類型: 急性和慢性急性炎症是一種重要的免疫反應,是人體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是有助於抵抗感染的正常免疫過程,所以有些人在服用NMN之後,會有一些類似上火的好轉反應,其實那就是“急性促炎”的現象,在醫學上時是屬於對人體有益的健康反應。因此如果服用NMN之後有類似上火情況發生,不必擔心,這是它在進行自我癒合、修復受損組織、抵禦病原體的一個象徵,這個時候多喝溫水,也可以加點清熱降火的菊花或蓮心。

而慢性炎症可以說是毀滅性、破壞性的火災,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自由基的過量產生 導致的,如果控制不當,身體持續處於發炎狀態,就會損害細胞,增加罹患糖尿病、心臟病、中風、癡呆、抑鬱症、癌症或類風濕關節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機會。所以稱發炎為百病之源並不誇張。

發炎過程拖得太長太久了,就會發生“自體免疫疾病”。相信有不少人聽過這個詞。常常醫生診斷了半天,無法歸咎出疾病成因的時候,就會說是你的免疫力失調、自體免疫能力出問題了。而這類疾病的型態及發生率確實持續增高中,例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及牛皮癬等,都是身體長期慢性發炎導致的問題。事實上,癌症及阿茲海默症也是不同部位的細胞產生慢性發炎的結果。幾年前《時代》雜誌曾做了一個封面報導。說的是與心臟病、癌症及阿茲海默症的發生,密不可分的“秘密殺手”。這會是誰呢?正是越來越受重視的健康議題── “發炎反應”。

NMN對脫髮有緩解作用嗎

很多朋友頭痛脫髮的問題,尤其當代惡臭年輕人,滿頭化學顏色,最堅持的就是熬夜,熬夜精神壓力就大,精神壓力大就脫髮,脫髮就熬夜,熬夜就…..

其實也沒那麼無藥可救。

有研究顯示NADPH隨著年齡的上漲而上漲,而5α-還原酶( 5α-reductase)是依賴還原型輔酶Ⅱ( NADPH)的膜蛋白酶,其功能之一為催化睾酮轉化為二氫睾酮( DHT) ,而二氫睾酮正是雄性脫髮的罪魁禍首。NADPH可通過將電子轉移到NAD+上變成NADH,NAD+隨年齡的增加而下降,導致大量NADPH沒有機會變成NADH。因此,有可能男性年齡越大,二氫睾酮水準越高,禿發越嚴重。

另一方面,即使二氫睾酮隨著年齡下降,NAD+水準下降後,毛母細胞沒有足夠多的ATP來進行毛髮的蛋白合成,最終毛母細胞失去活力,最終也會導致脫髮。而補充NAD+前體(NMN),可以加強三羧酸迴圈,產生ATP,令毛母細胞有足夠多的能力生產毛髮蛋白,從而改善脫髮。

所以猜測,通過補充NAD+前體(NMN)可以治療雄性脫髮。

現有治療雄性脫髮的藥物非那雄胺是5α-還原酶抑制劑,其雖然可以有效抑制脫髮,但有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 原因可能是因為單純抑制5α-還原酶而破壞了身體的內在新陳代謝平衡。

NAD+參與人體中的上千種反應,提高NAD+使身體恢復年輕來抗脫髮不會破壞身體平衡,所以我猜測其不會有性功能障礙的副作用。NAD+與性激素之間的相互作用複雜,比如其可以通過抵抗糖皮質激素的作用來提高睾酮水準。所以雖然NAD+會降低二氫睾酮的水準,但能通過提高睾酮水準來維持性功能。即使NMN治禿頭效果弱,那麼用NMN配合非那雄胺,也可以抵消非那雄胺對性功能的削弱副作用。

這個猜想可以解釋為什麼男性在20歲開始出現雄性脫髮症狀,人體內的NAD+大概在20歲開始下降,下降到一定程度就控制不住二氫睾酮的水準,然後出現雄性脫髮症狀。

其實脫髮還不是最壞的事情,NAD+水準下降會降低DNA修復能力,還會使胸腺萎縮,胸腺萎縮導致免疫系統衰退,免疫系統衰退到一個臨界點,再加上DNA損失累計,我們人體就無法阻止癌症的爆發了。

我們人體每天都會產生癌細胞,NAD+作為每個細胞都需要的重要輔酶雖然也會為癌細胞提供營養,但強大的免疫系統可以將腫瘤細胞扼殺在搖籃裏。(這就像雖然食物都為員警和罪犯提供能量,但只要員警足夠強大,就可以阻止犯罪分子)

作為NMN的新興產品, 基於在世界頂級雜誌《科學》和《自然》發表的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Sinclair教授開創性的長壽基因研究成果著手,他們在紐約組建了一個夢想研發團隊,集世界一流生物醫藥,化學及營養學專家的共同智慧,經過4年的不懈努力幾千次實驗。一經推出,就被市場熱捧,

服用NMN啟動劑後,額角禿掉的地方長出的頭髮粗、黑、密了一些,禿掉的發際線處也重新長出了頭髮,而且原來頭皮屑很多並且經常掉頭發,現在頭皮屑很少,頭髮掉得也少了。

歸根結底,NMN得到了權威機構的認證,健康的本質還是防範與未然,和我們身邊息息相關,瞭解健康的知識,從點滴做起。